“那在那条小路上呢?”老三开口问道。

“三爷,那条小路弟兄们没敢进去,生怕被他们两伙人发现......所以,小路上发生了什么,小的们也不知道,只知道,商州城的那伙人带着秦湛从小路抄近路上了官道,没一会儿便被秦湛的人追上给围住了,后来不知道双方说了什么,秦湛寨子里来接应的人便退去了,那豹子和秦湛一起,被绑了,然后他们就去了商州。”

“豹子和秦湛一起被绑着来了商州?”鹰头抚着胡须问道:“消息可确切?”

“回大当家的,确切无误。”探子回道。

“真是有点儿意思,一个秦湛,半路还搭上了一个豹子,这狮子是怎么想的,又或者说,秦湛那寨子里的师爷,是怎么想的?”老三疑惑的说道。

老六重重的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瓮声瓮气的说道:“管他怎么想的,现在秦湛这个大当家的被人生擒了去,秦湛的左膀右臂豹子也搭了进去,这对秦岭中的山寨,可谓是一大打击,咱们不如趁着现在出手,我早就觉得咱们的地盘与秦湛的地盘分界线该往秦岭方向推一推了。”

老六的话便是在提醒鹰头和老三,趁着现在秦湛寨子里的人心不稳,可以借此机会,多吞并一些地盘什么的。

“老六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不过现在乃多事之秋,不可太过张扬,按照老六说的,派十几个人出去,先看看那位师爷那边儿是什么反应再说。”鹰头说道:“老三,你性子谨慎周全,这事儿你亲自让人去办。”

“是,大当家的。”老三拱手应声道。

“切记,不可贪功冒进。”鹰头不放心的嘱咐道。

“恩。”老三点了点头。

“老六。”随后,鹰头的目光又放在了老六的身上:“这两天你带着弟兄们下山,严密的探查山下的动静,紧盯着秦岭里面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异常,立即找我和老三商量,知道了吗?”

“老大放心。”老六也是神色严肃的应道。

“既然如此,咱们便静观其变就是了。”鹰头说道。

现在是东山侯和秦湛两家相争,或者说是东山侯和秦湛山寨里头的那个师爷两家相争,鹰头现在决定要坐山观虎斗,东山侯赢了,对于自己山寨来说,是件好事儿,东山侯输了,自己的山寨没损失,不过照目前来看,这东山侯失败的几率,不多。

这边鹰头积极的打着好主意,商州城这边,玄世璟和珑儿正在客栈中等着高峻的消息。

鹰头那边已经派人过来禀告过了,将高峻在官道上的事儿事无巨细的说给了玄世璟,玄世璟也只是好奇,这秦湛明明有这么好的机会,为何偏偏却放弃了呢?

“珑儿。”玄世璟放下茶杯唤了一声。

“侯爷有何吩咐?”珑儿走上前,走到玄世璟的身边儿。

“现在什么时辰了?”玄世璟问道。

“已经戌时一刻了。”珑儿回道:“侯爷可是在担心高峻?”

玄世璟点点头:“恩,走官道的话,现在应该也要进商州城了吧。”

“或许没了追兵,高峻赶路的时候,会慢下来呢,毕竟现在天已经黑了,骑马赶路,也多有不便,更何况还带着秦湛和他手底下的豹子,怎么说行程也会慢些,侯爷放心,您不是也嘱咐过高峻,万一遇到什么,保命要紧嘛。”珑儿劝慰道。

虽是嘴上这么说,但是心中也是为高峻担心着,现在也只能这么说,说出来安慰自家侯爷,也安慰自己。

“侯爷!”石虎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怎么了?”玄世璟“腾”的一下站起来,看石虎这慌慌张张的表情,别是出了什么事儿才好。

“高峻他,高峻他,他,他回来了。”可能是跑的太急,石虎说起话来,有些上起步接下起,倒是把玄世璟和珑儿下了一跳,一句话,说的七转八转,让人的心也跟着这么忽上忽下,这滋味儿,简直酸爽。

“高峻他们人呢?”玄世璟朝外打量一番,却是没有发发现队伍的踪迹。

“人在后院呢,十几号人,直接在后院门口,把马匹牵进了院子。”石虎回道。

说到这里,玄世璟和珑儿才送了一口气。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2mcv.dzhhyy.com  lk1.dzhhyy.com  urt.dzhhyy.com  xj3a.dzhhyy.com  h59dt.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