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温文海他们已经决定要进攻了,那就不会在等了,所以一看到血杀宗的弟子全都准备好了,温文海就直接下令道:“进攻。”他这一次是通过幻兽虫来下的命令,因为在这里,法阵不能用,他们只能用幻兽虫的子虫来下令。

其实最一开始,幻兽虫的子虫是没有这种传音的能力的,是赵海非让那些灵兽堂的人给加上的,这其实并不难,以前血杀宗就有过这种方法,只不过后来血杀过的法阵发展的越来越快,而法阵通信也越来越方便,所以这种方法就被放弃了,这一次不过就是又把那种老方法拿出来用一下罢了。

当时血杀宗的弟子觉得,赵海给这些幻兽虫里加上这种能力,实在是有一点儿多余了,但是当到了阿修罗界这里,看到了阿修罗界这里的情况之后,他们也终于明白了,赵海并不是在做多余的事情,这件事情是多么的有必要。

如果没有这种幻兽虫的通信能力的话,他们血杀宗的人,在进入到阿修罗界之后,就连通信都是一个问题,这对于习惯了那种快捷的指挥方式的血杀宗弟子来说,无疑将会是一种灾难。

随着温文海的一声令下,早就准备好的血杀宗弟子,马上就向阿修罗界的树林里冲了过去,他们都结成了小队,或是几人一小队,或是几十人一小队,或是几百人一小队,分头前进,相互之间又都有一些配合,直接就冲入到了树林里。

就在他们刚一进入到树林里,马上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了一阵阵的巨吼声,随后一阵恶风从他们的头顶上,直向他们袭过了过来,众人抬头一看,就发现一个个的阿修罗,正从头顶上扑了下来,直向他们攻了过来。

这些阿修罗全都是那种低等的阿修罗,三眼六臂或是四眼六臂的阿修罗,这些阿修罗虽然是最低等的阿修罗,但是他们的身高也都在十米左右,实力也十分的强悍,现在从高处往下扑,真的是居高临下,占足了地利的便宜。

不过血杀宗的弟子,也全都是身经百战之辈,他们都知道,该如何做,所以马上就做出了反应,几个血杀宗的弟子身上马上就出现了血河,直向那阿修罗撞了过去,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血杀宗的弟子被击落地面,而那阿修罗也是翻滚着,滚出去了老远,这才停了下来,不过看得出来,那个阿修罗并没有受伤,因为他落地之后,马上就又狂吼了冲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其它的血杀宗弟子也是一样,他们也遇到了阿修罗的攻击,有一些小队只是遇到了一个阿修罗,有一些小队却是遇到了几个阿修罗的攻击,自然,伤亡也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这也是正常现象,战争那里可能没有伤亡。

战斗十分的激烈,那些阿修罗本身就是好战之人,他们一但动手,几乎就不会后退,除非是接到了命令,不然的话他们就会一直战斗,那还是在他们进攻的时候,现在是血杀宗在进攻,他们自然就更加的不会后退了,一个个都是拼命死战,结果自然是激烈无比,血杀宗的弟子,伤亡也是不小,当然,阿修罗的伤亡也不小。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树林的下面,突的长出了无数的藤蔓,这些藤蔓一出现,马上就像那些阿修罗攻了过去,那些阿修罗显然是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儿,有好多阿修罗,直接就被那些藤蔓给卷住了,随后那些藤蔓用力的一甩,那些阿修罗有一些直接就飞了出去,有一些却是直接就被藤蔓给砸到了树上了,当时就是骨断筋折,眼看是活不成了。

而血杀宗的弟子却是趁机杀了过去,随着他们进攻,那些阿修罗在血杀宗弟子和那些藤蔓的攻击之下,节节败退,很快就退出了百里开外。而就在阿修罗退出百里之后,血杀宗的弟子却不在进攻了,而是全都停了下来,防备着那些阿修罗前来进攻。

就在这个时候,一些穿着血红色僧袍的血杀宗弟子,出现在了树林里,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降魔杵,他们进入到树林里之后,马上就把降魔杵给插到了地上,接着开始闭口诵经,随着经文出口,他们的身上,还有那降魔杵上,都有佛光冒出,这佛光慢慢的把整个树林都给笼罩住了。

随着这佛光把树林给笼罩住,树林里所有的植物身上,都开始冒出一团团的黑气,那些黑气好像是很不愿意从植物的体内出来,全都在挣扎着,但最后还是被佛光从植物体内给逼了出来,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而那些植物,也全都恢复到了他们本来的面貌,树木之上竟然隐隐的有佛光透出,树叶上,更是显示出了一层金边,显得无比的漂亮,但是同时却又给人一种宁静安祥之感,一棵树竟然会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同,这真的是让人十分的吃惊。

等到所有植物,全都变成了这个样子之后,马上就又有一批血杀宗弟子冲了出来,他们直接就把一颗颗的种子,洒到了地面上,随后一道灵气打了过去,那种子马上就长成了大树,或是藤蔓,或是小草等其它植物,几乎是在转眼之间,树林就变得更加的茂密了。

而那些站在外围,防备着阿修罗一族的血杀宗弟子,却是一直都没有动,都静静的看着外面,防备着阿修罗的进攻,而那些被逼退的阿修罗,自然也看到了树林里的反应,他们也全都十分的吃惊,不过他们也知道了血杀宗弟子的目地。

血杀宗弟子就是在占领刚刚打下来的地盘,那些阿修罗自然是不愿意的,他们又试着进行了几次反扑,但是结果却不太好,全都被血杀宗子给打退了,而随着血杀宗战植的种植,那些阿修罗一族的反扑,就更加的没有什么结果,最后那些阿修罗也只能是退走了。

这一次血杀宗的进攻,可没有使用蘑菇,也没有用菟丝子和幻兽虫,就是靠着血杀宗弟子的进攻,生生的打退了阿修罗一族的防守,当然,这里面也有通天藤的相助,但就算是这样,这也显示出了,血杀宗弟子的进步。

血杀宗弟子最一开始面对阿修罗一族的时候,看起来好像是十分的吃亏,那也是因为,他们对于阿修罗一族这样的战斗方式,并不是很了解,面对阿修罗一族的时候,他们不知道该如何的进攻,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战斗,在加上他们在真实幻境里,又练习了一下,面对阿修罗一族的时候,该如何的战斗,所以他们现在应付起阿修罗一族来,真的是得心应手。

阿修罗一族的战斗力,要是单对单的话,确实是要比血杀宗的弟子强上不少,普通的阿修罗,就有血杀宗真传弟子的实力,实力强上一些的阿修罗,都有血杀宗核心弟子甚至是一些普通长老的实力,这样的战斗力,确实是很强。

但是血杀宗也并不是弱者,血杀宗弟子的实力也不弱,在加上之前一段时间,在夜叉界那里,血杀宗的弟子,都进行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修练,特别人对于身体的修练,同时也让他们,对于功法更加的了解了,也让很多血杀宗的弟子,都学会了功法加持,而有了功法加持,血杀宗弟子的实力,自然是又提升了很多。

而且血杀宗弟子以前经常在一起战斗,虽然那个时候他们用的是大战阵的战斗方式,但是他们之间也是需要配合了,默契天成,而阿修罗一族的进攻,往往都是单独一个人的,就算是几个人一起进攻,他们之间的佩服,也不如血杀宗的弟子,所以血杀宗的弟子现在对上阿修罗一族,也是不吃亏的。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这一次血杀宗与阿修罗一族对上,就算是没有蘑菇这些可以破坏阿修罗一族黑烟护罩的方法,也把阿修罗一族给打退了,现在血杀宗的弟子,与阿修罗一族对上,已经不落下风了,就算是没有通天藤,他们也可以击退阿修罗一族,毕竟阿修罗一族的数量,比起血杀宗,要差上不少。

而通天藤对于血杀宗弟子的帮助也是十分大的,通天藤可以说是赵海以前使有和最多的战植,这种战植经过多次的改良,现在已经十分的完美了,他们的生长速度十分的快,十分的灵活,还十分的坚韧,是一种十分难对付的战植,有这种战植的帮助,阿修罗一族自然是讨不到好去。

第六百二十一章 总结

“对于这一次的战斗,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吗?”温文海站在血杀战堡的房间里,看着房间里的这些核心长老,这一战他们拿下了百里之地,并不是很大,但是他们还是进行了战后总结,因为这是血杀宗的习惯,每一战之后,都要进行战后总结,以便于找出自己在这一战之中,犯下了那些错误,该如何的改正。

一听他这么说,众人都是一阵的沉默,好一会儿古远征这才站了起来,沉声道:“我先来说两句吧,我觉得我们这一战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我们并没有派人从树上进攻,而阿修罗一族的人,大部分全都呆在树上,正是因为他们呆在树上,所以连地下的虫族都没有发现他们,这是一个失误,也正是因为这个失误,所以我们在最一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些被动的。”

众人都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一个失误,而且可以说这是一个不该有的失误,因为之前他们与阿修罗一族交战的时候,阿修罗一族就从树上对他们进行过攻击,但是他们在这一次进攻的时候,竟然没有想到要防着对方这一点儿,这真的是很不应该。

温文海点了点头道:“这确实是我们的一个失误,下次进攻的时候,一定要改正才行,还有吗?大家可以说一说。”温文海只是主持会议之人,要真的说起来,他的身份跟在坐的所有人都是平级的,他之所以能主持会议,是因为赵海给了他更高的身份,温文海从来就没有觉得,他比在坐的人强多少,他十分的清楚,在坐的这些人中,有一些人还是赵海的仆从,所以他并没有高人一等的想法,当然,他也不会觉得自己比不上这些人,因为他跟着赵海的时间可是很长的,而且对赵海一直都是忠心耿耿,所以他不认为自己不佩做这个位置,相反的,他觉得自己坐这个位置十分的合适。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rorr.dzhhyy.com  4kxxx.dzhhyy.com  hpm.dzhhyy.com  llxw.dzhhyy.com  skv.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