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钱浅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兴许是我服务过的游客都特别喜欢放飞自我,家国天下这种辛苦活都不爱干。不然你去问我师祖,是他让我接剑宗传承的。”

“你明明就是个破龙套,也没主角的命,”7788歪着脑瓜吐槽:“人家原游戏里,玄靖接了宗门传承,得到了剑仙老祖一律剑意,实力大增,还领悟了个终极技,你可倒好,混来个退魔的剑诀,全宗门用的,还学了个封印法诀,救玄玉用的,自己忙了半天,啥都没有,你现在接下了传承,以后要当剑宗长老,为宗门当牛做马了,我还以为那个神仙会大方的给你点法宝呢。”

“没空手回来已经不错啦!”钱浅无所谓的耸耸肩:“我没有更高的期待。人界魔族肆虐,仙神又要遵循法则不能插手,眼下仓元老祖给了剑诀,真武神君又教了封印方法,已经不算是坐视不管了,该知足。我已经复制了玉简,将剑诀尽快寄去给师父和师祖了,宗门的弟子很快就能修习起来,临敌也好多一层保障。”

“哼!”7788不服气地模样:“要我说,那个神仙就是小气,给点保命的法宝多实惠。你怕宗门弟子对上魔族吃亏,可你别忘了,你也是个没主角光环没金手指的破龙套,甚至还经常比别人倒霉,我还怕你吃亏呢,有保命的法宝多好……”

“好了,别唠叨了。”钱浅伸了个懒腰:“我已经接下剑宗传承,是将来的剑宗长老,宗门师兄师弟们的安危,当然与我有关。而且,谁说我没金手指,我有你,还有长空,你们两个已经是很厉害的金手指了。放心吧,我没有保命法宝也不会死,我身负剑宗传承之责,谁死我都不能死。”

第1677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177)

玄玉是六个时辰之后才从须弥轮回境出来的,他一出来就收到了钱浅留下的传音符,因此并没有回法宗自己的房间,直接就来剑宗找钱浅了。

“拿到了吗?”钱浅看到衣服上好几个灼烧的洞,一身脏污的玄玉,有些吃惊:“怎么搞得这样狼狈。”

“别提了。”玄玉摆摆手:“你有没有受伤?我记得伤药就一瓶了,咱俩失散了,没人给你治。”

“还好。”钱浅摇摇头:“都是皮外伤,我出来以后去了一趟丹阁。”

“没想到啊!”玄玉一条疗愈术法丢在钱浅身上,接着毫无形象的穿着脏衣服躺到了钱浅床上:“接个传承差点玩掉我半条命。起来起来,借我躺躺,我要歇会儿。”

“干嘛不回法宗你自己的房间,还能换个衣服。”钱浅给玄玉让开了地方,开门准备出去:“你等着,我去给你倒茶。”

“别忙了。”玄玉一只手遮住眼睛,朝钱浅摆摆手:“我稍微歇歇咱们就出发,我比你出来的晚,耽误了不少时间,赶紧回去,他们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

“你们法宗的紫阳老祖没给你点好东西?”钱浅拖了一张椅子过来坐在玄玉对面开口问道:“有没有给金手指?我在这里等你的时候,又有新的魔族出现,以后形势恐怕越来越紧张。”

“紫阳老祖?”玄玉转头看着钱浅,一脸懵地眨眨眼:“谁呀?”

“我靠,你现在接了法修传承,该不会将法宗老祖紫阳上仙都忘了吧?”钱浅简直不知道该说点啥好:“人家刚刚把传承给你,你一扭脸忘了人家叫啥。”

“哦!哦!”拥有玄玉全部记忆的技术宅只是听到紫阳这个不常被提起的名字一时蒙,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想起来了。和你们剑宗仓元剑仙一起创立五灵道宗的紫阳上仙嘛!我知道的,就是一时发蒙。你怎么突然想起他来了,他四千多年前就飞升了啊,上哪给我金手指去。”

“哈?”听玄玉这样一说,钱浅也有些懵。玄玉没见过紫阳上仙?不会吧?!传承不是老祖看过了满意了,然后再走程序发姓名牌吗?

要说她见到真武神君那真是机缘巧合,因为真武神君刚好去仓元老祖家串门,从哪个什么镜子里发现了长空的剑气,因此特地下界来看热闹。但仓元老祖应该不是啊,他不是现身审核接传承的弟子吗?难道法宗程序不一样?

看到钱浅发呆,玄玉也有些懵,他赶紧掏出自己的传承玉牌给钱浅看:“你看,有这个玉牌不就是拿到传承的意思吗?这个不是符灵给的吗?关紫阳上仙什么事儿啊?难不成你见到仓元剑仙了?”

“嗯!”钱浅呆呆点点头:“难不成剑宗和法宗的程序还不一样?我见到仓元剑仙了,不过只是个虚影,像是全息投影似的,特别高科技。不光见到他,我还见到仓元剑仙的师父真武神君了。”

听到真武神君,玄玉又是一懵,好半天才在记忆底层泛出关于真武神君的信息,他吃惊地瞪大眼,手指着钱浅:“你你你……真武神君,不是真的吧?传说中的战神?居于琅霄界的战神穹瑛?神族?!我特么……真的假的?!原来真有神族!”

“废话!”钱浅翻翻白眼:“宗门典籍里记着呢!这都是修真界常识,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知道是知道。”玄玉歪着脑袋,眼神古怪地看着钱浅:“但都是以前的玄玉从书上看来的,像传说故事似的,没啥真实感。不过我说,你才是主角吧!我的传承是符灵给的,除了符灵,屁都没见到,你可倒好,见到神仙了,还一口气见到两个!传说中的上古战神都见到了,给了你啥金手指了?”

“也不算奇怪吧。”钱浅没打算告诉玄玉穹瑛是被长空引过来的:“真武神君是我们剑宗仓元老祖的师父。”

“你们剑宗这么牛逼的吗?”玄玉的下巴差点掉下来:“都是战神的后辈弟子,够吹一辈子了。唉不说这个,他到底给没给你金手指,都见到神仙了,不至于空手而归吧?”

“没有空手而归。”钱浅点点头:“我本来想求真武神君救世的,但他说仙神也要遵守天道规则,不可插手人界事务,但他的确给金手指了,不过不是给我的,是给你的。他教了很多关于空间术法的事,我道术学得不咋样,有些听懂了,有些没听懂,但不管懂没懂都记在玉简里了,还教了一套仙家封印术,我拿给你。”

玄玉接过钱浅丢过去的玉简,低着头仔细研究,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才抬起头,他望着钱浅沉默了很久,最后才开口:“玄音,谢谢你啊。我知道,你是为了保住我的命。”

“运气好而已。”钱浅摆摆手:“难得真武神君肯教,那还不赶紧顺杆爬。”

“你别这样说。”玄玉低下头:“我想也知道,见神君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他就算肯指点你,也不是予取予求,你向他开口问了这些,必然是牺牲了自己的机会。你原本可以找他讨些别的什么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0la.dzhhyy.com  uayu.dzhhyy.com  endhk.dzhhyy.com  d8eo.dzhhyy.com  evk.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