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若是你的话,发生任何事,或许都有可能吧。”

沐寒烟半跪在地,全身发颤,竟是许久无法站起。战栗之中,他忽然想到了云澈刚才所问的问题,瞬间瞳孔失色,惊声道:“凌前辈,难道……难道……”

“很近!?”云澈的注意力顿时被转移,沉声道:“很近是多近?你既然已能清楚感知到‘乾坤刺’的气息,那,能否推断出混沌之壁被彻底断开的大致时间?”

而且,打死他们都不会想到,梵天神帝,东神域第一神帝的召见,他居然敢拒绝!

洛孤邪与沐玄音之战,本该是单方面的碾压之势,却是……洛孤邪被沐玄音两个照面逼退数十里!

稍稍停顿,沐玄音继续道:“他刚才说的话,应该都是真的。但是,如果他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或者他发现自己力不可为,又或者,集合所有神主之力的【宙天大会】已足够应对绯红之劫,他便再无理由冒着巨大风险留在神界,而是会老老实实回去。”

云澈转身,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长长吐了一口气……要是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什么献祭血脉,献祭玄脉,甚至献祭生命,他都有想过。

“是……我不配,不配为父,不配为人,”星绝空凄声道:“但……至少……我不能让星神界灭在我手上……我不能对不起列祖列宗……”

云澈默默的想着,思绪从混乱变得迷蒙,又在不知不觉中沉寂……竟就这么睡了过去。

“卖你面子?呵……那谁来卖我面子?谁来洗我当年之耻!?”洛孤邪非但没有就此退步,神情却愈加阴沉,甚至微现狰狞……有人护着云澈,只会让她更加怒恨。

说话的时候,她暗夜般的眼眸中如有星辰在闪烁。

劫天剑破开荒雪神猿的力量风暴,重击在它的心口,一道巨大的苍蓝狼影在它心口部位刹那闪现,发出威慑万灵的咆哮。

这个问题,让沐玄音愕然,然后点头:“他提过,而且就在昨日……他告诉过你?”

“冰云宫主。”沐妃雪躬身而拜。

拖着一道长长的蓝光,云澈带着劫天剑,从荒雪神猿的躯体横贯而过。

云澈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神王,也并非吟雪界的人,只是偶然路过此地,至于其他的,就不要多问了。”

他们都不知道,今日的幻烟城这是被哪路神仙眷顾了。

“我有件事,想要去问询一下龙皇前辈。”云澈看着她,面露疑惑。

冰凰少女用不同的言语给予着云澈劝慰、鼓励和希望,或许有着刻意,或许有些强行。但,云澈真的就是唯一的希望,她必须给予着云澈足够的信念。

“你不用自我否认和怀疑,就是你脑子里浮现,那个你认定早已死了的人。”

哦不不,先不说难不难的问题,火破云现在可是一个神主,神主啊!当世最高层面的人物,走到哪里都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只要他愿意,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偏偏选择一个几乎没有感情的。

“哼,胡言乱语。”楚月婵别过脸去。

现在,面对她注视的眸光,听着她说着“我记得你的眼睛和味道”……云澈整个人都是懵的。

云澈抬头,看着满脸愤恨,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了的君惜泪,瞠目道:“喂喂……三千年了啊,你居然真的还留着它?你不会是暗恋我吧?”

“爹爹!”云无心一声惊喊,她扑到云澈刚才所站的位置,久久发呆。

“……”沐玄音看向水媚音,水媚音也在看着她,两人的目光短暂相触……却是沐玄音首先避开。

劫天……

“我当年曾说过,在你拥有了足够的觉悟后,我会将我最后的存在,最后的神力赐予你,现在的你,已有这样的资格。不过,不是现在。”

就连东神域四王界中仅次于梵帝神界的宙天神界,连同宙天神帝之内,也才两个十级神主!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vufaz.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