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邱太阴想要再如同之前那样,光凭借着灵力压制牧尘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修修修!我修你大爷的!”百里大骂了一声,然后飞快地翻开了那本书。

“嘻嘻,牧尘大哥这话可真有魄力。”颦儿乐儿笑嘻嘻的道:“队长,你说是不是?”

他并没有继续与牧尘比拼手段,而是选择了对他而言最有优势的战斗方式,那就是汇聚自身以及至尊法身的力量。

魏西辰摇摇晃晃地起身,明明身体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却又被他硬生生压了下去。

邱太阴冷笑,手掌一握,那寒冰牢笼迅速的缩小,幽黑的寒气疯狂的对着牧尘侵蚀而去,在这种寒气侵蚀下,就算是四品至尊,都得被冰冻起来。

“灵山共分九层,越是顶层,灵物便越是珍稀,而每一道灵物,都有着战偶守护,唯有在独斗之中战胜战偶,方才能够取走灵物,而若是挑战失败的弟子,将会受到半年囚禁之苦,以作修炼不勤却好高骛远之惩罚。”在众人皆是疑惑间,那道光影再度空洞出声。

“免了,我没兴趣。”百里瞪了他一眼,抬脚走进了小胡同。

至于那个逆徒……呵呵,不仅成功突破了幻境,甚至修为也因为双修而得到了提升,如今已经是筑基期的修士了。

所以当他在见到牧尘竟然想帮秦钟驱逐体内阴寒灵力时,嘴角也是忍不住的掀起了一抹讥诮的弧度,喃喃道:“真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滥好人啊……”

这里,便是陨落战场所在的区域,也是整个北界的禁地,无数强者曾经为了寻得秘藏进入其中,可最终能够出来者,十之无一。

“你很怕我和他联手?”武盈盈盯着牧尘,道。

在那黄金王座上,曼荼罗金色的眸子也是微微的闪烁了一下,旋即红润小嘴轻轻一掀,这个家伙,还算是蛮有本事的。

所以说,五级灵阵师的实力,强与弱之间会有着巨大的差异,一些厉害的五级灵阵师,就算是渡过灵力难,甚至神魄难的高手都会忌惮头疼,而另外一些五级灵阵师,则是连对付肉身难的高手都会显得极为的麻烦。

青木光轮掠过空气,最后射进地面,地面没有任何爆裂的痕迹,只是留下了一道极长,但又极为纤细的幽深痕迹,那痕迹,光滑无比,但又仿佛没有尽头,光滑处,散发着一种可怕的洞穿之力。

而随着那一道巨大裂缝的出现,仿佛是有着一股古老的飓风自那裂缝之后席卷而出,令得这片天地,都是在此时变得有些苍莽起来。

与北界其他区域的繁华相比,这极西之地却是显得荒凉无比,一座座孤峰矗立,偶有兽吼声响彻,反而是令得这天地显得愈发的孤寂。

在牧尘身侧,九幽俏立,贴身的黑色战甲包裹着那傲人的娇躯,凸显着惊心动魄的性感曲线,那笔直修长的玉腿,看得人血脉喷张,冷艳的脸颊,更是令得她有着一种野性的魅力,让人忍不住的对她产生一种征服的欲望。

牧尘自从进入灵院大赛后,基本未曾暴露过他灵阵师的身份,这倒并不是他不想动用,而是因为他并没有合适的阵图,毕竟他这个阶段所遇见的对手,全部都是在至尊小三难之间,而他以往所修炼的那些灵阵,不是太弱,就是强得无法动用。

“师兄你也要过来?你的身体没事了吗?”

这座灵院有些奇特,因为如果单一来算的话,其中任何一座灵院都达不到顶尖灵院的层次,可一旦四院合在一起时,他们所拥有的实力,甚至能够媲美五大院。

他们所修炼的功法,也有着共通之处,若是联手,威力也会随之暴涨。

虽然这几天两人一直同床共枕,但一直没有做什么太亲密的举动,今天突然来这一下,也把百里吓到了。

在那光芒越来越黯淡的大日不灭身中,他们隐隐间,似乎是察觉到了一些异样的波动,不过那种波动在大日不灭身磅礴的灵力掩盖下,一时间连他们都是有点难以确切感知。

“百里……”魏西辰拉住百里的手一直不曾松开,生怕这人一生气便会不管不顾的离开,“我很抱歉,但是我会负责……”

“那域外邪族诡异得很,一旦身死,身躯就会融化,化为尸气,那种尸气极其的恶毒,一旦扩散,甚至连天地间的灵力都会被侵蚀污染,从而无法让人吸收炼化。”

显然,牧尘的劣势,谁都看出来了。

显然,他们队伍内的灵阵师告诉他们,这种复杂的五级组合阵图,他们无法成功布置。

陨落战场,是这北界的一处禁地,据说在那远古时期域外之族侵略大千世界时,便是攻打到了北界,然后在这座超级大陆上,爆发出了毁天灭地般的战争。

出人意料的是,牧尘竟然没有任何的闪避,他也并没有施展任何的防御,而是猛的一把探出了手掌,手掌之上,黑色的雷光疯狂的闪烁着,他的那一条手臂,仿佛都是在此时变得璀璨如银起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vufaz.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