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列地址立刻进入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

Click on the small domain, immediately send you a big surprise.


请进入我们最新域名:地址1

方法:把蜂蜜和盐一起倒进杯子里,然后用温水冲开,连喝2-3次,口腔溃疡就能完全好了!亲测有效,我来大姨妈的时候就可以上火,偶尔会口腔溃疡T T

另外,这个对黑眼圈和眼袋也有效果~

6、心脑血管疾病:黑豆

陈醋100克,黑豆300克。注意,醋要是陈醋啊!

方法:先把黑豆煮熟,然后捞进碗里,再到上陈醋浸泡三天,每天早上早餐之后吃一勺。可以预防心脑血管疾病,也有一定的帮助恢复的功效~

今天就先说这些,明天继续分享其他的方子~

第199章 所谓家人

人家大师随随便便的作品都要十几万,独家定制的价格你就猜猜看吧。

所以姜萤天他们是真的挺好奇,到底什么家庭才能培养出张深这样的人来,道士难道都是这样与众不同的吗?!然后今天见到曹秋澜和张鸣礼,他们就发现,这两位和张深都不太一样。

曹秋澜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精致,全身上下都很精致,不只是他身上用的东西,还有他的发丝,他的脸。和张深身上的东西价格差距巨大不同,曹秋澜的所有东西,一眼就能看出来,价值不菲。张鸣礼又不太一样,他看着就很普通,虽然他的全身上下加起来也不便宜,但……看脸吧……

吃饭的时候,姜萤天他们说了不少张深在学校里的事情,虽然时间也没过去多久,但还真发生了挺多故事的。张深也无所谓,就淡定地听着。他并不是那种自己的事情不想让长辈知晓、管束的类型,也并不觉得那些事情有什么羞耻不能让人知道的,心态相对普通的小孩十分强大了。

当然,曹秋澜也就是随便听听,并不想要干涉他的校园生活。听说张深在学校里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曹秋澜还笑着问道:“小深准备在学校里找对象吗?”虽然张洵歌和张乃生的妻子全都是正一派的坤道,但倒也不是有什么规定,如果张深有另外喜欢的人,自然是看他自己喜欢。

张深却摇了摇头,说道:“我希望我的妻子是和我志同道合的道友。”除了他自己确实希望能够和将来的妻子有更多的共同话题之外,张深也是考虑到,自己将来肯定是要住在天师府的,如果妻子不是道门中人,便很难融入天师府的氛围,这对他们双方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曹秋澜微微点头,笑道:“小深长大了。”曹秋澜的年纪比张深大了十岁,他初次见到这个师侄的时候,张深才八岁。现在就到了可以谈论婚事的年纪了,可不就是长大了吗?

不过曹秋澜倒是并不为张深的婚事担忧,张深也不是没有主意的人,既然他有自己的想法,他们这些做长辈的只需要看着就行了。张深各方面都很优秀,在感情市场上还是很受欢迎的。

饭后,张深和室友散步回学校,曹秋澜和张鸣礼则开车返回玄枢观。实际上,他们也没能在淮城市停留太久,几天后就要启程去留香市了。董一言的猫神庙即将落成,神像开光仪式董一言必须亲自去一趟。顺便,还可以参加一下宋子木的拜师典礼,也是安排在这几天。

只是离开淮城市的前夕,玄枢观却又遇到了一桩麻烦事,准确地来说,应该是张鸣礼遇到了麻烦事——他的家人找过来了。看着三清殿上对着往来的信众和值殿道长哭诉张鸣礼不孝的张牧和庄敏,曹秋澜皱眉不语,他拦住想要出去的张鸣礼,自己走了出去站在两人面前。

哭哭啼啼的庄敏被曹秋澜的气势所摄,不由顿了一下,气势也弱了下来。至于张牧,一直都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站在妻子庄敏的旁边,一脸愁苦的样子,给庄敏的话增加可信度。曹秋澜看着他们冷笑道:“两位对神明面前胡言乱语,不怕神明怪罪降罚吗?”

庄敏和张牧闻言都愣了一下,不由抬头看了看大殿上高大的三清像,随即庄敏颇为不以为然地说道:“什么封建迷信的东西?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谁还信这个?”

原本还有几分信了她的话的信众,听了这话便觉得不对,便趁机溜到了外面。

现在不年不节的,也不是斋日,来的都是虔诚的信徒,自然因为庄敏的话而感到不喜。而且,他们也觉得庄敏这回答有点奇怪,有那么一点心虚的意思,再者他们也更信任曹秋澜。

假如庄敏刚刚说的都是真话,即便她是个无神论者,曹秋澜那样问,她也该说自己没有胡说八道,说的都是真话,问心无愧才是。可他们却先抬头看了一下神像,这本身就是心虚的证明,之后的回答又是说不相信神灵的存在,所以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神灵降落。

言外之外,岂不就是他们确实是胡说八道的,若是神灵存在,就该惩罚他们吗?信众的心已经彻底偏到了张鸣礼这一边,心里还有些愧疚,毕竟他们也都是和张鸣礼打过交道的,以前也一直觉得张鸣礼道长为人十分亲和。刚刚听庄敏哭诉,还有些半信半疑,觉得莫非知人知面不知心。

现在他们却是不好意思起来了,张鸣礼道长那样的人品,怎么可能是庄敏说的那种人呢?就算这两人确实是张鸣礼道长的父母又怎么样?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有资格做父母的。

类似的事情,他们即便没有亲眼见证过,新闻里也看过不少,没什么稀奇的。

庄敏看那些人走了,顿时想要拦,他们今天之所以选择在三清殿,在玄枢观的信众面前哭诉,就是为了占据舆论的优势,借助其他人的嘴,让张鸣礼不得不满足他们的要求。现在被曹秋澜破坏了,她又怎么能够甘心呢?可惜那几个信众都十分机警,跑的贼快,庄敏没拦住。

眼看人都已经没影了,庄敏恨恨地咬牙,怒视着曹秋澜,质问道:“你是什么人?也是这里的道士?我倒要问问,你们道观为什么要收张鸣礼这样品德败坏,不顾父母家人的人出家?”庄敏提高了音量,为的就是让殿外的人也能听到,她还是没放弃制造舆论优势的策略。

至于她的策略若是成功了,将会给张鸣礼多大的名誉损失和麻烦,张鸣礼又要怎么继续在淮城市在玄枢观呆下去,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在庄敏和张牧看来,张鸣礼最好是在道门混不下去,回去重新做他的销售,这样他们才好从他身上榨取出更多的钱财来。

曹秋澜目光凌厉地看着庄敏,他少有这样愤怒的时候,冷声说道:“贫道是张鸣礼的师父,玄枢观的观主,这位女士说贫道的弟子不顾父母家人,请问他怎样不顾父母家人了呢?”张鸣礼的身世曹秋澜曾经问过,张鸣礼也跟他说过从小的经历,但并没有怎么提及父母的为人。

道教是讲孝道,但不讲愚孝,那是儒家的东西。曹秋澜知道了张鸣礼父母的情况,便也认可了张鸣礼的处置方式,既然庄敏和张牧从来没有尽过作为父母的责任,到现在也没有反省自己和张鸣礼改善关系的意思,那张鸣礼自然也没必要牺牲自己去成全他们一家三口。

请大家记住我们最新域名地址2


Ctrl+D 保存到您的收藏夹,方便下次访问。

rej.dzhhyy.com  xjxjw.dzhhyy.com  d8cs0.dzhhyy.com  ikk.dzhhyy.com  0hiex.dzhhyy.com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
You can see this page that you just entered the domain name is about to be unable to access, please remember the above the latest domain 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