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雪児脸上泪迹未干,她的表情痛苦、痛心、难以置信甚至似乎还有丝丝的绝望。

毒辣、无耻、险恶、卑劣这些,这一生,只曾在太古玄舟,在夜星寒和凤非烟身上见到过,而这两个人,也成为她今生第一次产生“痛恨”情绪的人。

而这一次却是她的至亲所带给她。

“为什么”她喃喃而语,不知是在质问着自己的亲人,还是在问着自己和这个世界:“爷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凤天威没有言语,心中一阵诧然。

那道火焰玄光虽是他骤然出手,但绝不仓促,他出手前静默的数息一直都在悄然蓄力,所以那道玄力,灌输着凤天威毫无保留的全力,他确信不要说已是力竭的云澈,就算全盛状态的云澈,也绝无抵御的可能,一旦中之,必死无疑。

而以凤雪児的纯心,不会想到他会忽然攻击云澈。所以,她是在他出手之后到轰中云澈之前的瞬息之间出手

如此仓促的出手,能用出三成的力量便已是极限,却竟然将他全力轰出的火焰玄光给打偏!!

“雪児,你还小,你现在一定无法明白”凤横空苦涩的道:“但是,这样做,真的是为了我们全族啊!等你长大了,自己看清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你就会懂的。”

“我的确不懂也永远不会懂!”凤雪児的雪颜上满是凄伤,她手中的凤炎未灭,另一只手紧紧的抓着云澈的手臂,用自己的身躯与火焰守护着他:“我只知道你们杀了无仇无辜的苍风国那么多人我只看到云哥哥选择了宽恕,而你们却反而要杀他,还是用这么这么卑劣的方法!”

“父皇爷爷你们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啊!”

最后一句话,凤雪児强忍的眼泪再次流落,也让凤横空,还有凤凰神宗所有人的心脏猛的一揪。

“不必多说了,”凤天威低声道:“雪児不可能一下子长大。而云澈今天是无论如何都要死的。尤其是刚才对他的出手以他狠辣的性格,若当真让他离开了,他今后的报复”

凤天威的话,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对方在绝对优势之下,最终选择了收起领域,让凤凰神宗从毁灭的边缘解脱,但他们却在他的饶恕之后骤下毒手。就算是一个再仁慈的人,也定会因此生出极重的恨意何况云澈!!

他若不死,今后的报复单单是想想,都让他们不寒而栗。

凤横空一咬牙,碾碎心中本就微小的一丝犹豫,不再去看凤雪児的眼睛,沉声道:“众长老听令,封死云澈一切退路,不惜一切手段将他轰杀!!”

凤雪児:“”

凤横空的命令之下,众凤凰长老全部腾空而起,呈一个颇大的包围圈,将云澈牢牢的困于中心但凤雪児就在云澈身前,与他紧密相贴,众长老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没有一个人敢贸然出手。

“雪児,到父皇这里来。”凤横空缓缓来到半空,向凤雪児伸出手:“你就算会怨我,恨我也好我们今天都必须要杀了云澈。等你长大了,你自然会明白父皇的苦心的。”

凤雪児没有摇头,更没有离开云澈,甚至连眼泪都已不再落下。周围,那些平时只会让她感觉到亲切、温暖的面孔都变得好可怕,那些平时充满了宠溺与温和的目光变得陌生与丑恶

她终于开始明白三年前在栖凤谷时,云澈和她说的那些话的含义

“云哥哥,我想快点长大,等我二十岁之后,就可以离开神凰国,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雪児,我反而希望,你永远都不要长大。”

“因为你越长大,懂得的越多,就会失去的越多,而且这些失去的东西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你虽然可以去到更广阔的世界,但看到更多的却不是世界的美好,而是黑暗与丑恶尤其,你还是神凰的公主,背负着凤凰神宗的未来。”

“唔?”

“父皇,你可以给雪児一个理由吗?”凤雪児的声音有些飘忽。

“雪児,他杀了你四个皇兄杀了我们那么多族人!难道这些理由还不够吗!”凤横空激动的喊道。

凤雪児缓缓的摇头,轻轻的道:“很多的事情,我的确不懂。但是这件事,我看的清清楚楚害死他们的不是云哥哥,而是父皇你啊!”

“正是因为父皇下令入侵苍风国,让本安宁祥和的苍风国生灵涂炭,血流成河,甚至还害死了云哥哥的父皇云哥哥才会来报仇,来阻止战争!他们才会死父皇,难道你真的不明白,你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是你犯下的错误所招来的报应他们不是因云哥哥而死,而是因父皇而死。”

“”凤横空身体一晃,脸色一片惨白。相似的声音在这些天不止一次的侵袭他的心魂,几乎成为他无法驱散的梦魇。而这些话从凤雪児口中喊出,要比梦魇还要锥心。他嘶声道:“雪児,你不懂你真的不懂!父皇做的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父皇是为了我们凤凰神宗的将来关系到我们全族的生死存亡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wsylf.dzhhyy.com

pasf6.dzhhyy.com  spcu.dzhhyy.com  gv6go.dzhhyy.com  8yk.dzhhyy.com  kyfli.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