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行。”尤优再次为他补充了两个字,露西则是边听边点头,脸上也挂满了微笑。

王小柱看了一眼露西,更是信心十足地发表着自己的想法,“泰勒先生虽是一个米国人,但是他的姥姥,就是那个,他妈妈的妈妈是意大利人,因此,葬礼将由华夏著名导演张国师执导的意大利歌剧《图兰朵》作为开场。”

露西又是一愕,“《图兰朵》?那开场不是要两小时吗?”

“当然不能是全剧了,但我们可以选其中的经典片段啊,比如说,《今夜无人入睡》,怎么样?”

尤优心事重重地道,“还是《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吧?这段旋律是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根据华夏民歌创作的,既是泰勒故乡的音乐,听上去,又更华夏。”

随着电影中王小柱、露西和尤优的对白,放映厅里也响起了各种窃窃私语,许多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张国师。

张国师原本严肃的脸上,也出现了微不可查的笑容。

说实在的,自己的作品和名字出现在另一位导演的作品之中,还是挺奇怪的。

但他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大腕》的编剧在写这段剧情时,也是实打实地捧了他的。

毕竟,在米国成长起来的露西,不是对自己拍的《图兰朵》完全没有陌生感吗?

说完了张国师的《图兰朵》之后,王小柱又接着说道,“接下来,就是由华夏著名笑星牛县长和马巩合说的相声悼词,——叫戏说泰勒。”

尤优担心露西不懂什么叫相声,低声给她做了解释,“就是把悼词编成你们米国的脱口秀。”

电影里的三个人正聊着的牛县长和马巩,此时显然也在《大腕》首映礼的现场,他们听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这部电影中时,都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而坐在他们旁边的人,也都很凑趣地向他们小声起了哄。

电影中,王小柱低头看了一眼笔记本,“再往下,就该煽点情了啊,由我们著名的摇滚歌手臧天树,演唱他自己创作的歌曲《朋友》。”

王小柱说着话,便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电影中顿时响起了《朋友》的音乐旋律。

而在电影画面中是由flash制作的动画短片,泰勒和臧天树的形象,自是交替出现的。

此时,臧天树本人显然也坐在这个放映厅中,正苦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的动画形象,坐在他身边的那些影视歌从业者,也都是不约而同地调侃起他来。

他这些朋友的骚扰解释几句之后,便合着《朋友》的节拍,跟着节奏低声哼唱起来。

电影中,王小柱还在继续卖着自己的创意,“就在《朋友》这歌要完没完的时候,华夏著名导演程凯歌,将偕同泰勒生前最喜欢的华夏女性巩皇缓步登台,他们代表华夏电影金鸟奖的全体评委,向泰勒的遗体颁发终生成就奖。”

听着王小柱充满诱惑性的异想天开,露西已经是感动得流下泪来。

尤优又连忙补充道,“巩皇要是来不了,就换章菁初。”

由章菁初扮演的露西,此时却表现出一脸懵逼的样子,“Who is 章菁初?”

尤优正要给她解释之时,王小柱已经抢过了话头,“接下来这个单元,我们称之为泰勒的新生……”

而在电影画面中,flash动画里,泰勒的遗体已经成了人体炮弹,被大炮发射之后便翻起了跟斗,而后这枚人体炮弹就变成了一个婴儿。

尤优指着这PTT画面,强行解释,“这孩子就是泰勒转世。”

露西已经擦干了泪水,脸上只留着少许泪痕,她此时这翘着二郎腿滋滋有味地看着PPT呢,听了尤优的解释之后,却满脸疑惑起来,“泰勒是白种人,怎么会变出来的孩子是黄种人呢?”

泰勒转世后,到底该是白人还是黄种人,这是一个问题。

王小柱和露西就找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前者甚至还搬出了华米两国的关系,“那样,不利于增进华米两国人民的友谊吧?搞得不好,还会伤害到,我们热情的华夏人民的感情,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露西针锋相对,“那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也会伤害到我和泰勒的感情啊?”

尤优只得起身和起了稀泥,“不争了,不争了,那个,我以为泰勒是世界大腕,国际名导,不能因为他是白种人,就一定会变成白种人。”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7u.dzhhyy.com

1yj4.dzhhyy.com  dofsq.dzhhyy.com  ei45e.dzhhyy.com  srw.dzhhyy.com  l881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