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摇了摇头,无奈笑道:“正是因为你程伯伯答应要帮忙,所以娘才觉得,有些愧疚,璟儿啊,你要知道,现如今你程伯伯处处帮照咱们府上,等到了将来,你也要与处默相互扶持才是,不光是处默,还有怀玉、崇义他们,你们是从小到大的兄弟交情,这些对于你来说,都是最为宝贵的,从小到大娘没教导过你什么,但是今日也借着这个机会,娘要告诉你,做人,最起码要知道感恩,要懂得信义,如今保护冲儿全身而退虽然困难,但若真的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娘会亲自进宫去求陛下,哪怕一直跪在甘露殿外,也要为你单伯伯,留下这条血脉。”

“放心吧,娘,就算没有程伯伯帮衬,儿子也能一样将这事儿办妥当,加上程伯伯和秦伯伯,这事儿,没问题。”玄世璟信誓旦旦的说道。

与王氏聊着聊着,马车便到了侯府,玄世璟从马车上跳下来,随后又转身将王氏扶了下来。

“侯爷,您可回来了,神侯府过来的人都在这儿等您好一会儿了。”门房的刘叔见到玄世璟从马车上下来,连忙走出来告知玄世璟。

“现在人在哪儿?”玄世璟一听是神侯府的人来了,瞬间紧张了起来。

“就在里面大厅等着呢。”刘叔说道。

“璟儿,赶紧去见人吧。”王氏叮嘱。

“恩。”应了一声,玄世璟撩起衣摆便跑进了侯府,径直到了大厅。

大厅的门敞着,玄世璟一路跑进了大厅,大厅中中站着一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见到玄世璟到来,拱手行礼。

“免礼,怎么样?有消息了吗?”玄世璟问道。

“回侯爷,咱们的两个弟兄跟着侯爷您说的那个人,七拐八拐的到了道政坊的一个偏僻的小院子里头,那院子原本的住户早在年前就将房子卖给了钱大掌柜,然后就搬走了,现在整个道政坊也没有几个人了,所以他们这两天看上去一直藏身在那边,在院子外面,咱们的弟兄发现院子里加上回去的那人一共有三个人,一个是侯爷您说道的那个出去买药的,还有一个是留在院子里照看伤者的,剩下的那个,就是受了伤的,那个受伤的人年纪大约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那锦衣卫将带回来的消息一一禀报给了玄世璟。

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玄世璟摸着自己的下颌思索着,当时在卢国公府的时候自家娘亲说武德年间见过单冲一面,那时候的单冲不过是十四五岁,到现在,年纪倒是对的上。

“还有吗?”玄世璟问道。

锦衣卫摇了摇头:“没了,因为侯爷您吩咐过不能打草惊蛇,所以那两个弟兄只是看清楚了院子里面的情况,便回了神侯府。”

“也好,你先在这里稍等一会儿,一会儿跟我回神侯府,带两个弟兄,本侯亲自去那院子看看。”玄世璟吩咐道。

王氏刚刚走进院子,玄世璟便迎了上去。

“娘,有消息了,锦衣卫回来禀报的消息,那人年龄上看,倒是与单大哥相仿,所以一会儿儿子打算带两个人过去看看。”玄世璟说道:“娘,我与单大哥素未谋面,您可有什么办法,让他清楚儿子的身份?”

“璟儿说的是信物吧。”王氏说道。

“跟我过来吧。”说完,王氏便带着小欢往后院走去,玄世璟紧随其后。

到了后院,王氏带着玄世璟进了自己的房间,从柜子之中拿出半块玉佩,上面一面刻着一个“贤”,而另一面则是刻着一个“义”字。

“璟儿,这是单二哥随身携带的的玉佩,当年单二哥临走前给你父亲的,希望你父亲有机会能交到冲儿的手上,现如今,正好你带着它去见单冲,单冲身上有另外半块,与这半块正好能拼成一整块,所以,你大可用这玉佩,来确认冲儿的身份。”王氏伸手,将手中的玉佩递给了玄世璟。

玄世璟接过玉佩,端详了一番。

“那如此,孩儿就先去了。”玄世璟说道。

第二百七十七章:尾巴

玄世璟这边因为发现了单冲,所以长安城街上包括已经出了城的锦衣卫全都回到了神侯府之中,一时间,让诸多在暗中窥测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皇宫,甘露殿。

“陛下,百骑司的人回来了。”德义从外面走进来,走到李二陛下身边低声说道。

“让他进来见朕。”

“诺。”德义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到殿外将百骑司的探子带进了甘露殿。

“百骑司梁芳叩见陛下。”一身着软甲的中年男子跪在地上,向李二陛下行礼。


h8py.dzhhyy.com  bi7fq.dzhhyy.com  no5t.dzhhyy.com  tgu9w.dzhhyy.com  nwamt.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mkib.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