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议论声,都集中在了夏倾月身上,却鲜有几人提到明日对战的另一个主角云澈。这也难怪,云澈和凌杰的对决虽然精彩,但比之凌云和夏倾月的对决差了至少好几个档次,云澈胜凌杰也胜的不是那么容易,还折了武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连凌云都击败,还可以施展领域的夏倾月的对手。

夏倾月领域一出,或许整个地玄境范畴,都无人是她的对手。这种脱境界和玄力规则的能力,简直就像是上天给开的金手指。

天剑山庄的人现在的确不好受。

被领域冻结躯体和经脉,又被夏倾月一击创伤,还伴随着施展剑灵分身的后遗症,凌云整整昏迷了三个时辰都还未醒来。昏迷中的凌云脸色苍白,眉宇间不知闪过痛苦的神情不知是因为身体上的痛苦,还是在年轻一代从无敌手的他无法承受当众惨败,也让天剑山庄蒙羞的结局。

“云儿还未醒吗?”凌月枫走过来,脸色无喜无悲。

“还没有。剑灵分身不是自行消失,而是被击溃,大哥的灵魂应该也受到了不小的创伤,不过再过一两个时辰应该就醒过来了。”凌杰担心的道。

“唉”凌月枫长长一叹,闭上了眼睛:“这两战,你和你大哥都挥出了全部实力,我们败的无话可说。看来,是我这些年太过自傲和坐井观天了我们天剑山庄的霸主时代,就要就此终结了吗”

夜幕降临,天空残月高挂,无声的倾洒下皎洁的月芒。月芒之下,夏倾月静坐在荷花池旁,手托香腮,静静的看着天空并不圆满的明月,眸若静水,毫无涟漪,不知在想着什么。

寒风微飘,一个雪白的倩影无声的来到她身侧,夏倾月垂下目光,站起身来,轻轻一礼:“师伯。”

楚月婵微微颔,然后伸出玉手,手心之中,是一枚如雪一般纯白,又释放月一般光芒的药丹:“你今天动用领域,元气小伤,明日最多恢复六成,服下它,便可以恢复十成。”

“冰魄回天丹”夏倾月美眸讶然,却没有接过:“冰魄回天丹珍贵无比,不应该浪费在倾月的身上。”

“你是冰云仙宫未来的支柱与希望,宫主之位,将来也非你莫属,任何珍奇的东西用在你身上,都不是浪费,服下吧。”

楚月婵在冰云仙宫有着仅次于宫主的声望与威严,夏倾月不再抗拒,伸手接过,然后直接服入口中。

“谢谢师伯。”

冰魄回天丹入体,周围的夜风忽然变得冷凛,卷动着天地元气快的涌入夏倾月体内,让她损伤的元气和玄力以极快的度回复着。

楚月婵看了夏倾月一会儿,眼神一阵复杂的变幻,轻语道:“倾月,明日一战,千万不要小看了对手,更不要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就实力而言,他虽然有所隐藏,但就算全部释放,也远远不如你,你的领域之内,天玄境之下,也的确无人是你的对手,但,他有两件东西,是你远远不及的。”

夏倾月抬眸,皎月般的美眸中微现讶然:“请师伯指教。”

“第一,是他的战斗经验和敏锐到极点的五感,他的战斗经验和危境之时的反应、判断和决断,不要说你,纵然是我,都远远不及第二,是他的毅力和爆力。即使他被你压制到毫无还手之力的绝境,也千万不要以为他败了,相反,绝境之下的他,或许会变得更加可怕,常人的毅力,可以从身体里压榨出最后的力量,而绝境之下的他,可以从灵魂中压榨力量明日一战,你非但不会轻松,或许,还会陷入苦战。这不是虚言,而是我作为师伯,对你的忠告。”

“甚至你就算败了,我也不会太惊讶。”

楚月婵的话,让夏倾月的美眸之中盈.满了深深的惊讶。

楚月婵心如玄冰,心情清冷,平日里极少说话,字字如金。她是第一次,听这个人人敬畏的师伯一次说出如此多的话。而她的所有话,都是在给予一个男子高到极点的评价高到近乎不真实的评价。

如果不是楚月婵亲口说话,她根本无法去相信。

“是,师伯的话,倾月会牢记。”夏倾月轻轻的道。随之,她稍稍犹豫,还是问道:“倾月有一个冒昧的问题想要问师伯”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那么了解他吗?”楚月婵微微闭目。

“是”

楚月婵转过身去,就在夏倾月以为她要离开时,她却忽然幽幽说道:“当初为了给你炼制冰心玉液,我离宫去寻取三颗冰系天玄兽的玄丹。在得到第三颗玄丹时,我不慎身染剧毒,然后就遇到了他,他帮我解掉身上剧毒,也因此让我欠他一个人情。”

夏倾月粉唇张开,目光颤荡。

“我回宫之后两月便再次离宫,之后,我消失了五个月,那五个月的时间,我便是和他在一起,我为了偿还人情而保护他,但最终,却是他也救了我的命。我得以突破至王玄境,也是因为他。”

“”夏倾月久久无声,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

连楚月婵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把这些决定深隐心中一辈子的秘密告诉夏倾月。或许,是她内心深处,对她有一种莫名的亏欠因为毕竟,夏倾月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而她作为夏倾月的师伯,却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mwsdt.dzhhyy.com

u4f8.dzhhyy.com  v5n.dzhhyy.com  ia3.dzhhyy.com  6am.dzhhyy.com  rn73.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