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让我不要告诉你。”水映月道,神色颇有些复杂:“只让我转告你一句话:醒来后,马上去北神域,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云澈的心绪无比之混乱,根本无法静下心思考。

水千珩开口,沉声道:“既然醒来,就赶紧离开这里吧。现在三方神域都在搜寻你的踪迹,而这里,是对你而言最危险的地方之一……你该明白这一点。”

“虽然有些残酷,但……现如今,北神域的确是你唯一的去处了。”

北神域,那个同在神界,却被称作“魔域”的地方。

云澈摇晃着站起,虽然全身剧痛酸软,但至少还能行动:“感谢收留,我这就离开。”

他很清楚,此境之下,水千珩没有将他交出,反而收留他,已是冒了极其之大的风险,他也绝不该再继续留下。

“你有匿影之能,足够小心的话,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你去吧,其他的,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了。”水千珩叹一声气,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有一件事,我很好奇……你究竟是因何事触罪了龙皇?”

昨日局面,他虽未在现场,但亦耳闻个七七八八。

没有了邪婴的威慑,东域和南域的第一神帝借助宙天一事立刻翻脸并不让人惊讶。但龙皇……他竟也直斥云澈。

龙皇当年可是极为欣赏云澈,还当众欲收他为义子,引得天下震动。当初云澈离开东神域那一年,也是留在龙神界,还深得龙后亲睐,得修光明玄力。

昨日之局,云澈无论言语、行动再怎么触罪宙天神帝,但他毕竟救世在先,宙天神帝也的确背信,那时,只要龙皇站出来,都无需偏袒,只需公正一言,绝对足以直压梵天与南溟两神帝,后面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但,他非但没护,反而和梵天、南溟两神帝一起共压云澈,之后的“号召”之言,亦分明是逼迫在场所有人都站到云澈的对立面,将他置于一个无比讽刺悲凉的境地。

三方神域的第一神帝共压云澈,其他人无论心中如何之想,明面上断然不敢忤逆。

昨日之果,宙天神帝为起因,而龙皇,无疑是最大的催动者。

“我从没有触罪过他。”云澈道,眼前晃过神曦的身影:“但我大概知晓原因。”

“……”水千珩没有再问,他手臂一挥,顿时,周围整整十几层水幕般的结界全部消失:“你去吧。”

云澈救了神界,所有人都欠他一条命,谁都没有资格指责他,更没资格追杀他……但,当掌控当世最强力量,最高话语权的人说他错了,说他该死,那么,他就是错了,就是该死。

龙神界、梵帝神界、南溟神界……神界排位前三的三大王界,他们在同一件事情上意志统一,那么,无论那件事多么荒谬,多么可悲,都是不容逆的真理。

自始至终,自古至今,这都是一个以力量为尊的世界。

“云澈哥哥,”水媚音拉过云澈的手掌,传来的却是刺骨的冰冷:“你真的要去……北神域吗?”

“我会先回我的星球,”云澈目光暗淡,声音如将散的雾一般:“千叶影儿身上的奴印很可能已经解了,她知道我的星球,还有家人所在,我必须先带走他们。”

就在这时,水千珩忽然脸色陡变,一声大吼:“你说什么!?”

云澈、水映月、水媚音三人转首,愕然看向水千珩。

水千珩手点眉心,显然是有人在向他传音,大吼之后,他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是什么时候的事!?”

“已经快一个时辰了。”那边的声音道。

“……这么重大的事,为何不早说!”水千珩怒声道。

“属下已接连传音十数次,皆无回应……”

“~!¥……”水千珩这才忽然想起,他为保万无一失,在这里打下了十几层隔绝结界,不让云澈的气息有半点泄露。

而他自己这段时间也在结界之中。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obo16.dzhhyy.com  rkodi.dzhhyy.com  wqho.dzhhyy.com  bn4.dzhhyy.com  b9p.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