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纯:“……我们千手家世代——”

“世代忠良,满门英烈,”中也满头黑线,“没让你混黑社会,小小年纪混什么黑社会,去给我好好上学!”

源纯:“……哈?!”

“砰”的一声闷响,是太宰治笑得从沙发上掉了下去。

“上学?”源纯难以置信地问,“你们到底有什么毛病?一个两个都想让我去上学!”

“不上学你干什么呢?”中也犀利地问,“假设你一辈子都回不了家了——别咬我!你是狗吗!只是假设——你要怎么办?还活不活了?”

源纯悻悻地松开嘴,她在中也结实的胳膊上留下了一圈整齐的、深深的小牙印。

“想活下去,就需要钱,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中也继续说。

源纯冷笑一声,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又一把的金子,很快在桌面上堆成了小山似的一堆。

当然在中也和太宰治看来,她像变戏法似的“biu”就把金子变出来了。

太宰治:“……”

“我确实没钱,”源纯诚恳地说,“我只有金子,不知道怎么变现,你们两位谁介绍个渠道给我?我付佣金。”

中也说自己没钱,那是真的没钱,穷得叮当响,连块寿司都买不起,和曾经盯着甜品流口水、一摸兜发现没钱的宇智波斑一样悲惨。

不仅没钱,还没有朋友和亲人,曾经被他视为家人的同伴们背叛了他,联合敌对组织反手捅他黑刀,送他下黄泉。

源纯说自己没钱,那是假的没钱,瞎捷豹嚎,实际人家晚上睡觉说不定都枕着金砖。

不仅有金砖,还有爹有妈有叔有二大爷有上交工资卡的和童养媳,以及一大票狐朋狗友和手下们和宠物们,只是暂时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而已。

中也感受到了世界对他的恶意,他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你闭嘴,”中也表面坚强,内心虚弱,“我要静静。”

源纯和太宰治同时指向对方,两人不约而同地说:“从现在开始,他/她就是静静了。”

中也:“……把我气死了你俩当孤儿吗!”

源纯最后还是跟着中也走了。

是太宰治说动了她:“拥有特殊才能的人想安全地隐藏在普通人中是不可能的,只要你留在这里,总有一天,还会有麻烦找上门。”

源纯在后院的一棵树下埋了点金子,然后去老板娘的卧室,用幻术给她植入了一段“我在树下藏过金子”的虚假记忆,最后解除一开始设下的幻术,让老板娘彻底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晚安,做个好梦吧……谢谢您。”源纯轻声说。

路上太宰治逗源纯,“不是说你们千手家世代忠良,满门英烈吗?”

源纯瞥了太宰治一眼,淡淡地说:“我妈曾经差点儿毁灭世界。”

中也:“……”你这有点骄傲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太宰治:“……”这一家子都是些什么人呐!我们港黑甘拜下风!

天亮前,一行人来到了横滨。

源纯在车上睡着了,是中也把她推醒的,本来中也没打算叫她,但视线扫过源纯的手背,他突然发现那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ai7q.dzhhyy.com  a1sb.dzhhyy.com  hrq.dzhhyy.com  268w.dzhhyy.com  2t5.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