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整个刀魂国给清扫了一遍,除了横刀城之外,整个刀魂国已经完全的控制在赵海的手里了,刀魂国的生产也得到了一定的恢复。

要说起来,普通人的要求其实十分的简单,以前兵魂大陆这里之所以没有出现过大乱,就是因为这里的植师地位十分的高,人们全都能吃饱,全都能穿得暖,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没有人会起来造反。

但是这一次刀魂国就是生生的把那些普通人的生计给打没了,让他们不得不起来造反,这才让兵魂大陆这里乱了起来。

现在赵海把那些人又集中了起来,给了他们粮食,给了他们用的东西,而且还给他们安排了工作,能平平安安的生活,谁愿意每天去跟别人打仗,所以刀魂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平定了下来。

赵海现在就站有鬼王舰的船头,远远的看着横刀城,横刀城还是那么的气派,但是现在怎么看起来都像是一只纸老虎。

温文海站在赵海的身边,而胡玉龙站在赵海的另一边,两人也都看着横刀城,温文海转头对赵海道:“头儿,我们是不是要进攻了?”

赵海点了点头道:“是该进攻了,最后这一座城拿下来,我们就算是把整个横刀城都给拿下了,走吧,是该过去看看了。”

胡玉龙看着横刀城,眼神有些复杂,说实话,当年胡家被赶出刀魂国的时候,他还真的没有想过,有一天他可以这样回到横刀城这里,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去见刀家的人,但是现在却做到了,这让胡玉龙的心里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

赵海挥了挥手,鬼王舰直往横刀城开去,其它战舰也是一样,他们全都跟在鬼王舰之后,往横刀城开去。

但是让赵海感到奇怪的是,横刀城那里好像是太安静了,横刀城的城墙上虽然站着人,但是那些人对他们这样的动作,好像是根本就同有看到一样,这让赵海有些不解。

随后赵海的脸色突的一变,因为他发现横刀城那里,突的血光冲天,阴气弥漫,赵海马上就知道,横刀城那里有变,刀家不知道在那里又在搞什么。

温文海注意到了赵海的脸色,他不解的道:“头儿,怎么了?刀魂国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一听温文海这么说,胡玉龙也转头看了赵海一眼,赵海转头看着胡玉龙道:“八叔,你可知道刀家什么特别的功法吗?”

胡玉龙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没听说刀家……,不对,等等,让我想想。”胡玉龙话没说完,就是脸色一变,随后他低着头沉思了起来,好一会儿他才脸色难看的拿出了传送阵,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写了几个字,然后用传送阵,把纸条传了出去,接着他就一直盯着传送阵在看,脸色难看的很。

一看胡玉龙的脸色,赵海就知道一定是有事儿,他一挥手,舰队停了下来,赵海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横刀城,等着胡玉龙的消息。

很快胡玉龙的传送阵上白光一闪,接着一张纸条出现在了传送阵上,胡玉龙拿起了纸条一看,脸色更加的难看了,接着他转头对赵海道:“小海,你说的对,刀家确实是有一种特别的功法。名为鬼刀兵。这是一种十分奇怪的功法。刀家的人也很少用这种功法,只听说以前刀家的人与毁灭者战斗的时候用过一次,这种功法在使用的时候,好像是有一种十分特别的方法,然后可以让人变得强悍无比,刀枪不入,力大无穷,他们可以在天上飞。而且他们不怕痛,不怕死,但是这种情况,只能持续几天的时间,几天之后那些人马上就会死掉,但是这种功法到底是怎么用的,没有人知道,因为这么多年来,刀家的人一直没有用过这种功法,很多人都以为。这种功法只是传言。”

赵海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横刀城的方向。沉声道:“这传言看来是真的,至于说怎么用的,我大概已经猜出来了,无非就是血祭罢了。”

“血祭?”胡玉龙和温文海都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不知道赵海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海看了两人一眼,沉声道:“血祭,就是以人血为祭品,换取你想要的东西,而刀家的这种鬼刀兵,很有可能就是以人血为祭品,换取人短时间内的实力大增,让他们可以达到无敌的状态,但是这种做法,都会有很大的后患,像八叔你说的,几天之后,使用这种秘法的人,就会死掉,这可能就是血祭的后患。”

胡玉龙和温文海的脸色都是一变,他们现在明白为什么赵海之前的脸色那么难看了,他们看着横刀城的方向,脸色也是无比的难看。

血祭啊,还是以人血为祭,那么不用说,如果刀家真的用了这种方法的话,那么现在横刀城里一定已经是尸横遍地,血流成河了。

赵海看着横刀城的方向,叹了口气道:“真没有想到,刀家竟然会用这种方法,看起来他们已经用了,现在就算是我们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我们了,传令下去,放出剑舟,进攻横刀城,提醒剑盘上的人,不要与敌人硬拼,那怕对面只有一个敌人,也要给我躲着点儿,一但发现事情不好,马上就弃舟逃命,去吧。”

温文海应了一声,马上把命令传了下去,随着赵海的命令,舰队的旁边突的多了无数的剑舟,这些剑舟往横刀城的方向飞去。

赵海看着那些剑舟,什么话都没有说,他只是翻开了金书,随后在金书里不停的写着东西,好一会儿他才把东西写好,随后他转头对温文海道:“温文海,你领着八叔到其它的战舰上去,通知各战舰,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向前,剩下的就交给你来指挥了,在必要的时间,你们可以撤退,明白我的意思吗?”

一看赵海现在的样子,温文海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十分的清楚,赵海这样的表现,就已经说明这一仗十分的难打了,上一次赵海这样,还是在灵兵界那里,清除白骨山上的阴气,没想到这一次赵海又是这样的脸色,这让他明白,横刀城那里的情况,一定不乐观。

一想到这里,温文海的脸色也不由得一重,他转头对赵海道:“头儿你放心,我会让所有战舰,都把护罩打开的,能打多少打多少,胡先生,请随我来。”

胡玉龙也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在说什么,所以他只是对赵海道:“小海,你小心一点儿,要是事不可为,不要强求,对方要是真的用了那种方法的话,那也不过几天的时间罢了,等几天之后,我们就赢了。”

赵海点了点头道:“八叔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胡玉龙没有在说什么,冲着赵海点了点头,跟着温文海去了其它的战舰,赵海的战舰上,只留下他一个人了。

赵海看了一眼横刀城的方向,现在剑盘已经快到横刀城的方向了,而横刀城里的血光也越来越浓了,随后他就见到横刀城里,突的飞起了无数的人影,这些人影全都一身的血气,接着那些人就往剑舟攻了过去。

不过赵海的设计剑舟的时候,就想到了这种情况,所以剑舟十分的灵活,人用剑舟要是用得好,那真的可以说是如臂使指,灵活无比,在加上赵海的特别提醒,所以那些剑舟虽然最一开始不太适合那些人的攻击,但是很快就学会组团攻击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rlsti.dzhhyy.com

hfce.dzhhyy.com  e9i.dzhhyy.com  xoq.dzhhyy.com  xgv.dzhhyy.com  v5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