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有些心酸的看着女儿的脸,只觉得她是因为懂事才这样说,不免有些自责。殊不知,钱浅是真的不惦记那几块破点心。

一则是,在现代社会富裕家庭娇惯长大的钱浅,见惯了各种昂贵精致的点心,不至于那么眼皮子浅。更重要的则因为,穿越过来之后,虽然张家家贫,张氏却从未饿着她,总是尽量给她置办吃食。就算是因为条件所限,这些日子下来,钱浅的确有些缺嘴,她也只是有些馋肉了。尤其是牛肉。

只是实在太可惜,由于农耕保护法令,不许随意杀牛,牛肉在这个时代,堪比现代社会的燕鲍翅,是奢侈品,只有贵族才吃得起。钱浅一边啃干粮,一边恶狠狠地想,等回去以后马上找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定位置,连吃一礼拜牛排!!!

晏桁沉默着坐在火堆面前,修长的手捻起一块点心,旁边的人见状立刻将茶杯奉上。他抬起眼看了一眼对面角落的母女俩,只见那个丑丑的小丫头正在埋头大啃一块黑乎乎的干粮,一副吃得很香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饿了,眼前这些粗陋的点心,看起来似乎比平常好吃很多的样子。

晏桁低头轻轻笑了起来,将点心送入口中,合上眼。果然!看人吃东西也有开胃的效果。

兔子烤好了,发出焦香的味道,暗一将兔腿上的肉撕碎,放在油纸上,摆在晏桁面前,晏桁看看面前的兔肉,又看看点心,抬头向暗一点头示意。暗一心领神会,拿油纸包了个兔腿并几块点心,给墙角的钱浅母女俩送去。

钱浅早就闻到了肉香味,好久没吃肉了,的确有些馋,她不敢抬头,怕人看见她垂涎欲滴的表情。于是她闭上眼,大大的咬了一口手里的杂粮饼,想象手里拿的是五分熟的法式小羊排,最好搭配黑松露酱汁,她默默地想,最讨厌烂大街的黑椒酱。

钱浅的精神胜利法似乎没什么作用,她觉得周围环绕的肉香味似乎更浓郁了,哎呀!真是好馋!不知道7788有没有送餐服务。

“并没有,钱串子你不要异想天开,老子是高大上的智能系统,不干外卖小二这种跌份的事儿!”7788叽叽咕咕的抱怨:“不过你可以睁眼了,烤肉和点心正在接近。”

什么!!有肉??!!钱浅蹭一下抬起头,果然看见暗一手里捧着一个油纸包走过来,笑得很和善地说:“小五子,这是我们公子赏的,快来尝尝吧,这兔子可是大叔我亲自烤的,你尝尝看是你娘的手艺好,还是大叔的手艺好。”

张氏站起身,一边摆手一边客气道:“这位大爷,这怎么好意思呢,你们那么多人呢,我们怎么好占您的口粮啊,还是留着你们自己吃吧,我和我女儿有家里做的干粮,尽够了。”

暗一并没有立刻搭话,他先把油纸包放在钱浅的眼前打开,才回头跟张氏说:“张家大嫂不用客气,这兔子是现打的野味,管够的。我们都有自带的干粮,这些点心是公子赏下的,就让孩子尝个鲜吧,小五子还小,到京城的路还很远,要吃饱了才有力气嘛。”

“这……”张氏觉得有些左右为难,她一面觉得随便拿人家的东西不好,尤其是点心这样精贵的吃食,一面又心疼女儿,想收下来让孩子尝个鲜。

张氏这边不知如何是好,钱浅却知道,对面那位可是个皇子,这几块点心在他眼里并不稀罕,无非仅仅是个顺手人情而已。即便如此,对于晏桁和暗一的好意,钱浅还是非常感激的。

钱浅伸手把那个油纸包拿在手里,很正经的给暗一鞠了一个躬,脸色认真的道谢:“大叔,萍水相逢,您这样照顾我们母子,真是太感谢了,既然是公子和您的一番好意,我们就不拒绝了。也劳烦您向您家公子表达我们的感激,我就不过去道谢了,以免冲撞了贵人。”

暗一看钱浅并没有以道谢为借口往他家主子跟前凑,对于钱浅的识相真是万分满意。他心里暗赞钱浅的机灵,觉得就冲这小姑娘进退有度的样子,要是放在大家族教养,稍一调教,必定出息。

钱浅并不知道暗一的想法,就算知道了她也不在乎,毕竟,钱串子同学的第一志愿是到状元楼端盘子,其他的都是浮云。

张氏看钱浅收下了油纸包,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对着暗一不住道谢。钱浅放下油纸包,转身把她们娘俩放干粮的小包袱扒拉出来了,打开举到暗一面前,对暗一说:“大叔,你要不要尝尝我娘做的杂粮饼,虽然看着黑乎乎的不好看,但是真挺好吃的。”

第9章:大爷,我就跑个堂(9)

钱浅没说谎,她一个现代富家女,什么好吃的没吃过,张氏做的杂粮饼,经由隐形吃货钱浅鉴定,味道真的不错。

虽然如此,钱浅并不觉得暗一真的会接受她们家丑丑的黑饼子。在钱浅看来,暗一那一群人能够近身跟随侍奉身为皇子的男主,肯定是亲信级别,俸禄肯定很高。这样的人,没准本身就有品级在身,是绝壁看不上她们这乡下粗食的。

可是没想到,暗一伸头看了看钱浅聚起来的包袱,居然一脸感兴趣的拿了一块饼出来,并且立刻咬了一口尝了尝,笑道:“很好吃?那我可得尝尝……唔……张家大嫂,你手艺真挺不错的,的确好吃。”

张氏被暗一夸了一句之后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客气地说:“这位大爷,您要是不嫌弃,就多拿几块,自家制的杂粮饼子,不值什么。”

暗一摆摆手,对张氏笑道:“张家大嫂不用客气,我听小五子说你的饼子好吃,就拿一块尝尝鲜,你们明天还赶路,饼子还得留作干粮。”说完暗一就拎着饼子回去了。

钱浅看暗一走了,重新坐下,欢欢喜喜的打开纸包,好久没吃肉了,看见烤肉都有点眼睛发蓝,立刻捏起一大块兔肉塞进嘴里,满足得叹了一口气,之后就赶紧把纸包递到张氏面前,让张氏也吃。

张氏摇摇头,对钱浅说:“娘吃饱了,五……小五子你吃,吃不了包起来,留着你路上吃。”

钱浅知道她是舍不得,于是拿了一块点心忙忙的咬了一口,递到张氏嘴边:“娘,你看我吃了,我觉得点心没有肉好吃,你吃。爹爹以前说过,这些金贵的点心都要新鲜才好吃,一放就不好了,咱不能浪费,所以你也吃。”

张氏没办法,就着钱浅的手在点心上咬了小小一口,说到:“娘已经吃了,还是你吃,你还要长身体,多吃些。”

钱浅把点心塞到张氏手里,一脸正经的强调:“娘,我觉得肉更好吃,真的!!”然后回头就去闷头吃肉,不再理张氏了。

张氏犟不过她,只好把手里的点心慢慢吃了,但是也只是吃了一块也不再舍得吃,还是想要给钱浅留着。看着事事都为自己着想的娘亲,钱浅无奈了,只好装作看不见的样子继续吃肉。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r1f.dzhhyy.com  d0xr.dzhhyy.com  s1g.dzhhyy.com  ns9.dzhhyy.com  o8c54.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