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做了同样的梦,甚至还更多一点。”惜春淡淡道,“我想,三姐姐、琏二嫂子和老太太,一定也做了同样的梦。”

她直白无比地说:“大厦将倾,我只要顾得上自己就够了。”

黛玉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们所梦到的事情,绛珠并没有告诉自己,是为什么呢?

她急匆匆地回了潇湘馆,坐在绛珠草的花盆面前,那草的叶子耷拉下来,看起来无精打采,一副耗尽了精力的样子,黛玉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绛珠哪里回答得了这个问题,她为了把这些梦传递给该传递的人,已经累得一塌糊涂,至于为什么不告诉黛玉……“因为我一定会帮你的啊!”

可是她现在已经消耗完了所有的力量,读条时间又要很久,实在是没力气再去为黛玉答疑解惑了。

黛玉正着急,只见贾母的贴身丫鬟鸳鸯忽然来到:“林姑娘,老太太请你过去。”

刚才从那里回来,外祖母又有什么事情呢?黛玉心中纳罕,随鸳鸯过去后,却见贾母只是歪在卧榻上,鸳鸯却悄悄地走了出去。

贾母挥手让黛玉过来,将她揽在身边,轻轻抚着她的头发,眼中满是慈爱,说出的话却让黛玉震惊:“玉儿,你可知道那位绛珠姑娘么?”

黛玉睁大了眼,她没有想到,绛珠真的把消息也传递到了贾母这里,见她如此神色,贾母反倒笑道:“不必这样,那位绛珠姑娘也算是你的福星,她告诉了外祖母一些事情……”她沉吟片刻,决然道:“这些事情,你倒是不必知道。”

这时鸳鸯走了进来,递给贾母一个小小包裹,贾母将包裹交给黛玉,双目凝视着她的面孔:“这些东西,你好好拿着。外祖母老了,过得一日是一日,也不去想其他的事情了,只有你和宝玉,我实在放心不下。”

黛玉听这话里的意思不祥,心头一震,忍不住哽咽起来,贾母道:“这也是人生常理,又有谁长命不死的?不管将来如何,你和宝玉好好的,外祖母就放心了。”

“那绛珠姑娘说,无论如何,她会保住你,还有个阿瑛……”

黛玉轻声道:“那块玉。”

贾母立刻明白了,笑得欣慰:“那我可总算放心了,我这般老婆子,也就尽力保住你们几个便是了。”

黛玉回到潇湘馆,方打开那包裹仔细看,里面满满装着各种地契票子,银票和一些轻便的古董首饰,单凭这一个包袱,黛玉可以直接活到老。

她思忖着贾母今日的话,忽然听紫鹃喜气洋洋地跑进来,说今日见过黛玉之后,贾母又将凤姐等叫了进去,还做主将探春的婚事也定了。

黛玉更是心中雪亮,贾母自知连她也难挽颓势,便抢先将能救、或者说是想救的人赶快做出安排,只是不知道绛珠都跟贾母说了些什么,她并没有安排自己的婚事,而是给了自己这些财物。

“……是因为,知道我想离开这里了吗?”她轻轻地说,忽然想到,既然给了她这些,那么宝玉那里呢?

她并没有猜错,贾母对这两个自己心尖上的孩子,安排的方式更是与众不同,她甚至没有安排他们两人的婚事,尽管阖府上下都知道,老太太是想撮合林姑娘和宝二爷的。

可是,她也知道,王夫人是不愿意的,与探春不同,宝玉的婚事,她一定会插手,而贾母已经无力去阻止这一切。

背后的发展,梦里的那位绛珠姑娘已经告诉了她。

她甚至看到了自己的孙儿“寒冬噎酸虀,雪夜围破毡”的落魄。

贾母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宝玉和黛玉能在最后,一起依靠彼此,她不敢再希冀过多了。

就在一切都安排好了的时候,黛玉的病陡然加重,贾府真正的日落西山,也从这一刻开始了。

第28章 补天石与绛珠草(十三)

黛玉躺在床上,面色如纸, 苍白憔悴, 身边的药炉子中飘出袅袅的药香气,将这个屋子熏得烟熏火燎。

看着紫鹃在一旁伺候,绛珠心急如焚, 那该死的嫩叶却怎么长都长不出来, 就算她再努力也是枉然。

阿瑛见她如此着急, 便安慰道:“何必呢?绛珠仙子此时正可以归还太虚幻境, 为什么非要救她呢?”

这安慰比不安慰还糟糕,绛珠狠狠瞪他一眼,黛玉是黛玉,绛珠仙子是绛珠仙子,这怎么能混为一谈?黛玉有自己的思想、情感和经历,若是这些没有了,又怎么是黛玉这个人呢?


uuxh.dzhhyy.com  xhmou.dzhhyy.com  hfy9s.dzhhyy.com  94vnn.dzhhyy.com  s2d.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e2.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