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紧紧抱着源纯,把侧脸贴在她的腰腹处。

源纯只当樱在撒娇,她用给小猫咪顺毛的手法轻轻揉着樱的头发,“我妹妹。”

在说出“我妹妹”这几个字的时候,源纯脸上的表情非常温柔,语气也特别绵软。

同学短暂地怔了几秒,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起来。

“都没听你说过,你还有个妹妹。”她轻声说。

“刚刚找回来的。”源纯说,“有点粘人。”

听她的语气是抱怨和烦恼,但看表情就知道,这人又在无耻地秀。

“姐姐,这是你的朋友吗?”樱突然说话了,她好奇地盯着源纯的同学,眼中一派天真。

“对,跟你介绍一下,”源纯拍了拍同学的肩膀,“她叫……”

源纯卡壳了。

卧槽!我似乎从来都没有问过她叫什么……

源纯的额角挂下一滴大大的冷汗,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也会犯这种白痴的错误。

“……源……源臻。”同学闭了闭眼睛,发出无声的叹息,主动自我介绍。

停顿片刻,她随即话锋一转,开始抱怨,“你根本不关心我!这塑料花一般的友情!”

圆真?源纯的表情变得有些一言难尽,心想好好的妹子,名字怎么听着像少林寺和尚的法号呢?

“你在想什么?”源臻突然警觉。

“嗯……没什么,”源纯挠挠头,用高深莫测的语气说,“就是觉得你的名字很有禅意。”

源臻盯着源纯看了一会儿,突然翻脸,气哼哼地转身走了。

“难道她发现了我在腹诽她的名字吗?”源纯单手扶额,“我错了,怎么能拿姓名随便乱开玩笑呢。”

“姐姐,你在说什么?”樱轻轻拽了拽源纯的衣角。

“没什么,”源纯说,“走吧,吃饭去了。”

下午上课前,源纯专门去找了同学,郑重地朝她道歉。

“哎……哎?”同学露出茫然的表情,“为什么要道歉?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偷偷去网球部看帅哥不叫我吗?”

源纯满头黑线,“就是中午那个……”

听了源纯的解释,同学并没有恍然大悟,反而更加迷惑了,“有这回事?我不记得了……今天我没带便当,就没跟你一起吃饭,而是先去食堂了……”

源纯的脸色微微一变。

“你还好吗?”同学双手交握抵在胸前,仰起头小心翼翼地望着源纯。

“我没事,”源纯摇摇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同学:“………”

“藤原真子!我谢谢你哦!”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1heoy.dzhhyy.com  bpq.dzhhyy.com  5fol.dzhhyy.com  ux0.dzhhyy.com  bqq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