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李厥就不同了,现在他仍旧在宫中,只要在宫中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过日子,经常在陛下面前露个脸,不做错事,那就是最大的好事。

而且李厥的母亲是苏贵妃,现如今后宫之中虽然没有执掌六宫凤印的皇后,但是却就只有一个贵妃,照现在看来,苏贵妃封后,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儿。

而且,苏贵妃当初可是太子妃来着,虽然这事儿耽搁下来了,但是夫妻就是夫妻,正妻就是正妻,皇后的位子,跑步了。

一个嫡出的皇子,后宫之中有皇后助力帮忙,可谓是前途无量了。

至于李象,除非优秀到能够打动陛下,打动太上皇,陛下才会有这个年头立他为太子,不然的话,不可能。

但是李象没有那个本事。

表面上李象一副谦谦君子,一个贤王的模样,但是心思却是阴沉的很。

郑家家主见过李象几次,就是从这几次会面之中,郑家家主就把李象给看透了,所以他认定,李象是没有什么大出息的,将来不在太子之位的争斗之中丧命,就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

不论是皇位之正,还是太子位之争,都是万分凶险,一个不谨慎,就会把自己的命给填进去。

“管家,你派人想办法,给鄂王殿下送个消息。”郑家家主说道:“等他从庄子上回了长安之后,就说我在顺风楼等他,想要与他见上一面。”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郑家家主的谋算

“是。”管家应声而去。

郑家家主依旧坐在书房之中,盘算着,而在他的面前,则是有一封信,但是信却没有署名是谁送来的,只是他到书房的时候,这封信就已经摆在书案上了。

他的书房被人摸进来了。

这封信郑家家主已经看过了。

信上写的不是别的事儿,正是玄世璟在沂州城外遇到刺杀的事儿。

郑家家主有点儿想不明白,送信的人把这件事儿告诉他,这是什么意思?

自从齐国公玄世璟到了登州之后,与郑家这边就没有什么关系了,那时候郑家这边,郑家家主正焦头烂额的处理自己儿子的事儿呢,根本就无心去管玄世璟在登州如何如何。

而且,沂州城外的事儿也不是郑家这边派人做的,这事儿告诉他,有什么用?想要栽赃在他们郑家身上?要是这样的话,就更不必送信过来了?

郑家与玄家之间的深仇大恨,人尽皆知,玄世璟在沂州城外遇刺,估计不少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幕后主使就是郑家,但是长安城离着沂州城可是千里之遥,郑家大公子才刚刚埋坟堆儿里,郑家也这才刚缓过一口气儿来,连玄世璟什么时候离开的登州城都不知道,又怎能去谋杀玄世璟呢?

现如今郑家虽然因为郑家大公子的死而稍微缓过一口气儿来,但也仅仅是郑家家主凭着自己的手段把郑家内部给收拾干净了而已,郑家家主现在依旧是白身,没有官职在身,入不了朝堂,郑家的其它旁系,在朝堂上依旧是被打压的厉害,没有了郑家嫡系官员做靠山,日子过得艰难着呢。

自己家里都自顾不暇了,哪儿还有心思去召集刺客刺杀远在千里之外的玄世璟呢?

因此,郑家家主面对摆在眼前桌子上的这封信,心里的疑惑却是解不开。

信件是偷偷送来的,笔迹也看不出是谁的,而且没有署名,所以,这封信是个谜。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刺杀玄世璟的事儿,就是送这封信的人背后的主子干出来的。

郑家家主靠在椅子上,冥思苦想。

玄世璟还得罪谁家了?或者说,接下来将要得罪谁家?

玄世璟去了沂州城,沂州城是个小地方,并不说繁华,但是要说起沂州城的钱庄,那边离着登州和琅琊可不远,难不成是王家做的事儿?

从现在传到长安的消息来看,倒是看不出来,王家在面对这件事儿的时候,并没有选择与玄世璟正面碰撞的办法,而是想着破财消灾,结果到最后损失了一大笔钱财,不过这样的后果也是保全了王家的人,至少到现在,王家还没有一个人出事儿。

王家犯不着在玄世璟去沂州城的时候选择动手,明明登州城的事儿已经过去了。


hwss.dzhhyy.com  ugd8u.dzhhyy.com  2gxki.dzhhyy.com  s3ri6.dzhhyy.com  w14w.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kegjs.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