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太危险了。”

“作为一名现役军人你也怕危险了吗?”黎明瀚问道。

“这次受伤之后变得惜命了。”

“我也一样。我考虑过转行,或者到军区去,不去一线战斗了。可以想,国家为了培养我花了多少钱,多少心血,我就这么走了,实在是舍不得。”

霍宛没有劝他,他也是这么想的。

国家和人民培养他们,他们还没有把自己所有的光和热奉献出去,又怎么舍得从最一线的位置上下来?

黎明瀚要是一直在战斗,他的活下来的几率也要比其他人要大得多。

现在又是身体和精力的顶峰时期,这个时候退下来,确实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霍宛自己带了一身伤痛,心里也依旧是惦记着战士们在前方的抗震救灾。

如果不是有这一层念想,他在醒后和现在的复健工作也不会进展的这么顺利,这么心平气和。

他想给他们做一个表率,也不让被他救的战士心怀愧疚。

他救他是自愿的,变成现在的样子也是他心里有数,本就不该怪任何人。

所以从他醒来基本上是一个很理智,很淡定的状态来面对它的汤,还有他以后的路。

目前他放了更多的心思在他的病痛上,对于以后该怎么走反而是其次。

他知道他有很多种选择,无论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和工作,他都能走的很好。

复健是一项艰难而缓慢的治疗辅助,就算是坚强平静如霍宛,有时候也为这种进展缓慢的复健感到压抑和痛苦。

整个复健室只有他一个人,空气安静的几乎落针可闻。

他眼睛发蒙地盯着眼前的地毯,一股积郁已久的怒火和烦躁几乎能掀开房顶。

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霍宛压着声音说道“我现在情绪不稳定,麻烦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那阵脚步声停顿了一下子之后,渐渐走远了。

霍宛颓然坐在地毯上,瞪着那两条依旧修长笔直的大长腿,那两条腿依旧没有力气,依旧无法支撑身体。

尽管所有人都告诉他这个是暂时的过程,只要他有足够的耐心慢慢的进行复健,他是会比别人更早地站起来。

可知道归知道,这种没有任何进步,看不到进展的情况,谁挨谁知道。

绝望,一天比一天更严重。

这是无法言说的绝望,别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因为他自己也看的很清楚,那些理论那些话他自己都能拿去安慰别人。

所以没有人能安慰一个清醒的人。

霍宛用力的闭了闭眼睛,任由额头上的汗珠滑下眉毛,渗进他的眼睛里。

眼睛瞬间一阵刺痛。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aoi1.dzhhyy.com  u702.dzhhyy.com  6ss.dzhhyy.com  b5chd.dzhhyy.com  4wga.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