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热切地望着裴宴。

郁文也热切地望着裴宴,道:“是这幅舆图有什么问题吗?这图虽然是请人临摹的,但临摹的人手艺很好,还悄悄加盖了私章的。”

万一有什么不妥,不知道找钱师傅还有没有用?

裴宴这才惊觉自己无意间卖了个关子。他笑道:“倒不是这舆图有什么问题,而是这舆图太珍贵了。是拍卖,还是以此入股哪家的商铺,还得你们自己拿个主意。”

这笑容,也太灿烂了些吧?

那一瞬间,仿佛冰雪消融,大地回春,整个面孔仿佛都在发光,英俊地让人不能直视。

郁棠看着裴宴的脸,半晌才回过神来。

这次他也应该是真笑。

自己何其幸运,居然一天内看到裴宴两次真心的笑容。

郁棠在心里啧啧称奇,不敢多想,朝父亲望去。

只见父亲神情呆滞,好像被这消息砸中了脑袋似的。

她忙喊了一声“阿爹”。

郁文一个激灵,脑子开始重新转了起来。

他们郁家家底单薄,这舆图太珍贵了,拿在他们手里,就如同三岁的小孩舞大刀,根本举不动,不是把别人割伤,就是把自己给割伤。从现在的形势看,他们会被割伤的机率远比割伤别人的机率大得多。

郁文立马就有了决断。他道:“三老爷,这是幅什么舆图?怎么会像您说的那么贵重?我们要是想像您所说,依旧请了裴家做中间人,能把这舆图给拍卖了吗?”

裴宴颇为意外,目光却是落在了郁棠身上。

他知道,郁家的这位大小姐是很有主见的,郁文未必能管得住她。

郁棠是赞成父亲的决定的。

有多大的碗,就吃多少的饭。

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人,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她虽然也好奇这舆图是如何地珍贵,但怎样能把郁家从这场龙卷风似的事件里摘出来,全家平安无事才是最重要的。

郁棠连忙朝着裴宴点了点头,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裴宴自嘲地笑了笑。

他突然知道自己为何愿意帮郁家了。

不是郁小姐长得漂亮,也不是郁文为人豁达,而是郁家的人一直都看得很通透。

哪怕是富贵滔天,可也要能承受得住才行。

他见过太多的人,在权势的浮云中迷失了方向。

包括年轻时的他自己。

这才是郁家最难能可贵的。

特别是郁小姐——郁文有这样的心性,与他的年纪和阅历有关,从他不再去考举人就可以看出来,并不稀奇。但年纪轻轻的郁小姐也有这样的胸襟和气度,就令人刮目相看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nirfq.dzhhyy.com

i71u.dzhhyy.com  32m94.dzhhyy.com  s4g.dzhhyy.com  7qnj.dzhhyy.com  xgfig.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