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看了重播。”季闫说。

池暮闻言哧哧笑了起来, 身体都抖得蹲不住了, 差点一屁墩坐去地上:“小朋友,真可爱啊。”

池暮笑够了,才正色道:“参赛名单上有你。不管是常规赛还是季后赛, 你的名字都在上面, 不过宁小天给你报的是替补位。”

季闫瞪大眼睛:“替补?可我不是……”

“队长都没同意,你敢擅自退出战队?”池暮看着他, 半开玩笑地威胁了一句。

“……我是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季闫声音低了几分。

他从来没想过宁经理居然没有审批他的离队申请, 甚至在比赛的时候都给他留了个替补的位置。

还有池暮……他肯定也想了很多办法, 譬如找他姐姐,托关系走后门帮他解决那次事件。

“想什么呢?”池暮脚蹲的有点麻,拉着季闫在床边坐下, “宁小天心里的算盘打的可好了, 你可是电竞圈不可多得的天才选手,技术过硬, 脸又长得好看,又能吸粉, 他怎么可能不想方设法把你留下来?”

“至于我呢,我算盘比他打的还好。”池暮意味深长笑了笑。

“你打了……什么算盘?”

其实季闫心里已经差不多知道池暮会说什么,但他还是这么问了。

有些话说出口了,才好顺其自然往下做。

“我想让你感谢我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池暮说。

“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季闫红着脸把这句话说出了口。

池暮沉默片刻,看着他忽然轻轻啧了一声。

“季闫,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问。

季闫想了想,不太确定,但还是回答道:“……我生日?”

“过完生日你就成年了。”池暮侧面提醒他。

“嗯。”季闫点头。

“你知道成年代表什么吗?”池暮继续问。

“嗯。”季闫继续点头。

房间里忽然安静下来。

季闫踟躇地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池暮扶了扶额,难得认真地回答:“现在气氛有点不对,我在想应不应该继续问下去。”

“我……我来的时候……带了……安全套……”季闫吸了口气,故作平静地说道。

池暮只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全是白花花一片,懵的彻底。

他惊讶地问:“哪里买的?”

“……舅舅给的。”季闫说。

就在不久前,他舅舅知道他要来池暮的时候,一脸悲痛欲绝长吁短叹外加捶胸顿足,最后跑去小区门口的药店给他买了一盒安全套,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xs66k.dzhhyy.com  eqt.dzhhyy.com  9sd.dzhhyy.com  bao.dzhhyy.com  6qnpc.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