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些,玄世璟自然也就听出来了,这三名男子看其着装打扮,定然是富贵人家的子弟,来了这玄武楼,却没捞到雅间,见到这书生对上对子进了雅间,心里估计是不自在了,这就起了争执。

“你们三个,既然这玄武楼立了规矩,那这规矩就需要人来遵守的。”玄世璟看向那三名男子说道:“此事本侯也不追究了,你们三个,赶紧离开吧。”

“凭什么啊。”三人当中的其中一人听到玄世璟的话,显得十分不忿:“这酒楼不就是赚钱的嘛,有钱本公子自能进得,这书生,瞧瞧他这落魄劲儿,怎配得上那玄武楼的一湖风光。”

“他不配,难不成你们还配不成?”玄世璟有些好笑的说道。

“侯爷说的没错,好景色,有德之人赏之。”那书生傲然道。

第三百七十八章:

听到这句话,玄世璟才仔细的打量起这书生来,一身蓝色布衣,洗的十分干净,但却是已经有些发白,看样子是穿了挺长时间了,由此也能看出,这书生家境确实贫寒;身后背着一方包裹,看上去有些分量,但是观其形状,定然不是铜钱金银,而是基本书籍,下面垫着几件日常换洗的衣物。

玄世璟就好奇了,这来酒楼,为何还背着包裹,不应该先去找客栈下榻才对吗?

“你对上了挂在那雅间门口的对子?”玄世璟看着这书生问道。

“正是。”那书生脸上带着几分傲气的回应道。

玄世璟低头,笑了笑,这书生或许有几分才气,但是为人方面,太傲,恃才傲物或许是用来形容眼前这书生最贴切的一个词,这样的人在长安,长久不了,所以玄世璟自然也不会将他放在心上。

在玄世璟看来,一个人的才华并不是放在第一位的,为人处世,对于一个人来说就显得十分重要,这样的人即便是春闱中了进士,入朝为官,到最后的下场无非就是两种,一种就是一生不得志,郁郁寡欢,另一种就是在官场上自身的菱角不断被打磨,直到被打磨到十分圆滑。

这是两个极端,到目前为止,能不能破解这个极端,还是要看个人的悟性。

“为何来这酒楼吃饭,还要带着包裹呢?”玄世璟饶有兴致的问道。

“一看就是个住不起客栈的主儿。”旁边的锦服男子嘲笑道。

“是,学生身无长物,唯有一身才华,愿报效大唐......”

“恩.......口气倒是不小,看来这位公子说的确实对了,你没有钱住客栈,看你这行头,也不像是流落街头的。”玄世璟打断那书生的话:“不知这位公子现在,暂居何地啊?”

“长安城外法华寺。”那书生回应道。

没听说过.......

现如今长安城周遭的佛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大大小小的,玄世璟回长安也才几个月的功夫,哪儿知道长安城外这几十个佛寺叫什么名字。

“既然有住的地方,为何出门还背着包袱呢?”

“子曾经曰过,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学生将这些书本带在身边,是为了能够随时温习先贤的教导。”那书生说道。

玄世璟打量着眼前这书生,说话之间,假大空一搬一套一套的,说话之间也透漏着几分迂腐之气,若说雅间门口那对子是他对出来的,玄世璟倒是有些怀疑了。

不像啊......

“璟哥哥,发生什么事儿了?”晋阳从房间里走出来,走到玄世璟身边儿。

房间里的晋阳见玄世璟迟迟没有回来,忍不住找了出来。

旁边的小厮见到晋阳,连忙躬身行礼,称呼还未出口,便被晋阳挥手制止了。

“在外面无需如此多礼。”

“兕子,怎么不在房间里呆着。”晋阳一出来,玄世璟也顾不得去仔细寻思那书生的事儿了。

“我在房间里等了良久,见璟哥哥迟迟不归,心中好奇,便寻了出来,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晋阳环视众人,好奇的问道。


i83bw.dzhhyy.com  cuj.dzhhyy.com  2c51v.dzhhyy.com  7co5.dzhhyy.com  ilp.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pqcr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