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曾经被靳严挖出来的不堪,陆门上下也知道得差不多了,所以大家伙能用各类眼神攻击蒋璃,她也无所畏惧。

陆北深始终在照顾陆振杨,相伴左右,陆振杨心有郁结,再加上身体不适,站时间长就熬不住,所以一直坐着轮椅。

对于杀害秦苏的凶手,陆北辰那边始终没盖棺定论,而对于陆北深的怀疑也只是纸上谈兵。没有切实证据,所有的关系就不能撕破。

陆北深同陆东深说话时面色忧伤,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装的,看得蒋璃挺困惑。他宽慰陆东深节哀,陆东深对他说了声感谢,这段时间来一直照顾父亲。

陆北深道,“他也是我父亲。”蒋璃一直在旁站着,看着陆北深的脸,听着陆北深说的这声“父亲”,心里有了判断,陆东深只有在非常正式的场合下才叫陆振杨为父亲或陆董事长,平常都是叫爸,今天 这个场合都是自家人,陆北深与陆东深说这话时叫的是父亲,可见陆北深与陆振杨还是生分了些。

陆北深把视线落在蒋璃脸上,面色无异,也不说见过或没见过,只是道,“我该怎么称呼合适?”

蒋璃暗想,真是好聪明的开场白啊。

陆东深直截了当,“长嫂。”

这话旁人也能听到,纷纷惊讶,陆北深许是也没料到,眼底滑过浅浅愕然,很快恢复如常,叫了蒋璃一声长嫂,又补了句,“陆门长媳的担子不轻。”陆东深直接以这种方式将她拉到陆姓家人面前,她也是没想到,毕竟还没登记呢,但这个时候也不能露怯,她看着陆北深,眼神淡然,“既然我敢坐上陆门长媳的位置,那 我就有本事扛下担子。”

这话像是说给陆北深听,又像是说给众人听的,总之,她的嗓音清冽如泉,不卑不亢不低不高,足以让在场的人听得明白。陆北深眼中似有赞意,道,“的确有陆门长媳的风范。”

第578章 我看的从不是天意

葬礼之上不宜多谈婚礼之事,所以陆东深没接受其他人的贺喜,转身投到葬礼的相关事宜中去了。

牧师在念悼词的时候,蒋璃一阵心酸,想到曾经跟秦苏为数不多的接触,想到秦苏问她说,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不会伤害东深?

蒋璃心中默念:婆婆,哪怕日后舍我之命,我也会护东深周全。

葬礼虽说没有外人参与,却在墓园外守了不少记者,这是无法避免的事,一来因为秦苏的离世,二来,也是重中之重,陆东深回来了。

所以葬礼一结束,众多记者就都围上来了。

之后的好久蒋璃都在回味着今天的这一幕,每每想起心头总有震撼。有记者守着这是大家都预料到的事,只是不想来人之多已经超出想象。陆家儿郎不喜面对记者是众所周知的事,所以能挡则挡,不少都在保镖的护送下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

陆东深和陆北深等人先将陆振杨和陆家几位长辈护送上车,然后直面媒体记者。

现如今陆北深是整个陆门最受关注的人,媒体记者把眼珠子落他身上无可厚非,可偏偏陆东深横空而回,所以大家也就转移了目标重点。

除去现如今陆门股价动荡外,记者们最关注的就是陆东深再现陆门后的打算,还有四年前工厂出事一事的最终解释。

面对记者们的长枪短炮,陆东深没做直面回答,表明天际国际即将召开新闻发布会,旗下公关团队马上会向各位发出邀请函,由天际国际副总杨远亲自召开。记者们一听这话都沸腾了,很显然这是个大事件,天际国际那可是陆门开发国际及中国市场的排头兵,当初是陆东深的心头好,现在虽说不再任职,但杨远的态度就等同 于陆东深的态度。

天际国际有大动作,也就意味着陆门内部的结构发生调整。

同时,陆北深作为天际国际大中华区副总也被问及,记者提出质问说,同样身为副总,是否知晓即将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陆北深当然不知道,陆东深在说上述话时,他的眉心有瞬间微蹙,许是记者们的注意力都在陆东深身上而忽略了陆北深,蒋璃却看得清楚。

但是他在面对记者的追问时从容淡定,“当然,天际国际的任何商业行为和决策都是经过管理层一致决定的。”

有记者又问陆东深,是否会出席此次的新闻发布会。

陆东深不着痕迹地拉过蒋璃的手,面对众多镜头淡然道,“当然,届时我会携同夫人一起出席发布会。”

蒋璃觉得眼前像是炸开了一个万花筒的世界,一切都在天旋地转,头是昏昏沉沉,可心里是喜悦的,又觉得一切都不那么真实,耳边也是一片闹哄哄的。

等再拾回清醒时,陆东深早就拥着她回到了车里。

杨远十分仗义地做了司机,麻溜地离开了墓园范围,避开记者们的车辆后他才放慢了车速,前方有车引路,后方有车跟着,是保镖车。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qecny.dzhhyy.com

9wee.dzhhyy.com  sbyra.dzhhyy.com  jhw.dzhhyy.com  5menp.dzhhyy.com  0j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