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慕君朝欲言又止,漂亮的眼眸中居然浮现出一丝焦虑。

“明日我要灵前登基。”钱浅叹了口气:“没事,别担心,岳母大人亲自主持。”

“妻主……阿鹤……”慕君朝怔怔地看着钱浅:“明日,你就是女皇了。”

与慕君朝一起生活了十来年的钱浅立刻就懂了他的意思。她将小儿子交到慕君朝手里,自己主动伸手挽住了慕君朝的一只手臂。这是个大胆的举动,这里的女人没有主动挽男人的,男人挽女人手臂还差不多。尤其是在宫里,钱浅的行为简直可以称得上失仪。

“我在太女的位置上也有十一年了。”钱浅语气平常又温柔,仿佛在和慕君朝说着最日常的家长里短:“我说过我会是个好妻主,我一定会做到。你放心,我不会另纳君侍的。”

“你已经是最好的妻主了。”慕君朝的语气微微发涩:“我母亲前两日跟我说,你很快要登基,我以后要做君后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任性,否则你会为难。”

“我有什么为难。”钱浅微微翘起嘴角:“娶一群进后宫是为了平衡,一个不娶也是平衡。我还省了后宫的开支用度呢。”

“嗯!”慕君朝腾出一只手来紧紧握住钱浅的手:“其实我是想说,再为难你也不许另娶!成亲那日我说过,你若敢另娶,我绝不与你善罢甘休。”

“说话真不讨人喜欢……”钱浅翻翻白眼。她知道慕君朝在掩饰什么,但她没有说破。后宫清净的女皇殿下压力会很大,然而作为后宫唯一一人的君后压力只会更大。慕君朝这个男人,只会用凶凶的口气来掩饰他的不安。

慕君朝会担忧、会焦虑,但他选择信任钱浅,关键时刻总是义无反顾地站在她身边。钱浅想,她自认是好妻主没错,因为她也已经有了这位面最好的夫郎不是吗?

第386章:公子,本王赶着去边关(完)

钟离凤仪发丧后一个月就是钱浅的登基大典。她穿着沉重的凤袍,带着象征着女皇身份的九凤朝阳冠,一步一步走上了那高高在上的,被钟离凤仪看做是祭台的御座。

钟离凤仪留给她的玉玺被她紧紧握在手中,她接下了这份传承,再难也会坚持下去!

钱浅站在御座前回过身,看向高台下跪拜的众臣,还有站在高台一侧身着红袍的君后慕君朝。没关系,她能坚持下去!钱浅笑了,至少她不是一个人奋斗,她身边有慕君朝,朝堂上除了帝师三公以外,还有那群充满干劲的“前”五皇女党。

且走且看,谁说没有金手指的龙套不能当个尽忠职守的好女皇呢?只要她肯努力,一切都有可能,不是吗?

钱浅登基后的第二个月,她收到了钟离鸾的来信。

“就知道她是装病!”钱浅看完信,气得在御书房里破口大骂:“身为女主,这样坑龙套,难道她良心不会痛吗?!”

“说着也没用,人你肯定抓不回来,你这十几年派了那么多人都没找回来。”7788小爪一摊:“钟离鸾的女主光环还是挺强硬的,毕竟她原本是要当女皇的,她自己不想回来,你肯定拿她没招。”

“我知道!”钱浅叹口气:“我就是气得慌,当女皇这么累的工作就这样甩给我了,她倒是痛快了,我呢?”

“哎呦!”7788搓搓小爪子:“突然想起来我免责申诉提交了好久了,咋还没回信儿呢?我去查查……”

后来的几十年,钱浅再也没见过钟离鸾。资质普通又缺乏金手指的钱浅在女皇的御座上咬牙硬抗了三十五年。

她觉得吧,她这辈子还没到七十就要挂了,一定是因为太累了。

钱浅努力了一辈子,最终也只是个中庸的守成君主,这还是多亏了她的小伙伴们都很给力。已经当上丞相的杜锦若不比以前的慕丞相差,兵部尚书许灼清也精明强干,再加上吏部尚书慕归燕,钱浅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了这三个人教导。

禁军统领夏月染虽然年纪也大了,但是钱浅没什么不放心的,她还生龙活虎的能够继续再保护京城几年,这几年足够自己女儿另选个合适的人选出来接替月染。

红袍将军苏葵替钱浅守了一辈子的边关,苦寒之地的长期磋磨,让她去得比钱浅还早。

“臣不愿进京,”钱浅永远记得她的话:“臣是边将,守好边关才是臣的本分。况且臣知道陛下的心思,陛下原本是想回秦城戍边的。陛下请放心,臣一定代陛下尽守土之责。”

还有慕君朝。和她一起被困在皇宫几十年的慕君朝,两鬓也已斑白了,眼角爬上了细细的皱纹,面色也不似从前一般莹白如玉,不过还是好看的。

“孩子托付给你了。”钱浅伸手抓住慕君朝的手:“有事跟你姐姐她们商量,对不起,要丢下你一个人。”

“不!我送信给我师姐了,她能救你,任何人只要有一口气,她都能救!”慕君朝直直盯着钱浅的眼睛,脸部肌肉微微抽搐,他执着地不肯向命运低头,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要尽一切努力留住钱浅。

“墨紫苏吗?”钱浅笑了:“没用的……母皇说过,皇位是个祭台,我的血肉精神都要祭献给国家。她说得没错,我已经撑不下去了,墨紫苏也救不了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rmbau.dzhhyy.com

frc.dzhhyy.com  6w0r.dzhhyy.com  n4f.dzhhyy.com  xqx.dzhhyy.com  0d4d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