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八年前,晖王的实力便惊艳绝伦,四国难逢敌手,长达八年的蛰伏,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准备?潜在的祸患总有一天要除去,因此,他们决定趁着晖王的逃出之下,先装作君臣不和睦的模样,接受了朝廷里大员的挑唆,罢官离京。

“若是呆在长安,那么,万一长安被困,我们都走不了。因此,太子殿下假意去杭州赈灾,实则却换了衣服,偷偷地去邻国借兵,我则出了长安城,替太子看守着皇宫里的安危。”

魏若水隐隐的觉得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在变化,身上渐渐的热了起来,却没有在意,只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便接着问道。

“那罢官是假的?可是,现在晖王有了楚家,若是时日一长,太子没有回来可怎么办?”

乾荒知道这个计划非常的冒险,因此,早在禁卫军中就悄悄的安插了自己的人手,偷偷保护着皇帝。

楚家军实力无话可说,破城只是时间的问题,但若是仅凭他们,是绝对无法抗拒的,哪怕赔上整个长安也不是对手,因此,他只能让太子去邻国借兵,如果能找到琴里将军自然好,若是找不到……

乾荒正说着,突然的感觉到了一直手顺着自己的后脊柱摸了上去。

温热而躁动的触感,让他一下子停下了自己的话语,脑子里开始变得一片呆滞起来。

他一脸懵的眨了眨眼睛,看向身旁的魏若水,却发现,她早已经变得脸颊、脖颈通红,眼波如水,含情脉脉的让人能够陷进去一般,雪白的牙齿咬着下嘴唇,此时正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

他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呆滞的看着她。

空气中陡然升起的灼热让魏若水渐渐混沌一片,内心如同有一个猫爪子在挠一般,特别的不舒服,但是意识却十分清醒。

乾荒勉强的压下自己内心的躁动,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因为现在已经是深冬了,空气中凉飕飕的,所以如果不是因为屋中烧着暖炉的话,他都能够感觉到丝丝的凉意,那么这股魏若水凭空而升起的热度是什么情况?让人一下子感觉到了怪异。

他用手轻轻的放在魏若水的脸颊上,有点奇怪的温柔的问道,“你怎么了?你吃了什么吗?”

刚才喝过的桃花酒他也喝过,倒是没什么感觉,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因此,只可能是魏若水在这之前吃了什么东西。

魏若水晕晕乎乎的,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本能的回答道“我什么也没吃啊,我就和白灯一起吃了几个烤红薯。哦,对,我们还在乡下里发现了一种红色的果子,清甜可口,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她突然脑子一惊,想起了这个唯一不清楚的东西。

“百兴香果?”乾荒惊讶的问道,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百兴香果是一种著名的催、情药物,它如果单独服用的话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如果配合着酒水的话,在妓、院里通常是催情的天然良药。

魏若水来自现代,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白灯有可能是根本不知道这些杂乱的事情,毕竟他是可以逛遍长安城所有女子的闺房却不碰一下的人。

然而,堕落时也曾混迹妓、院的乾荒却十分清楚这是什么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先发出来,还有一章

第60章 阳光

“百兴香果?那是什么东西?”魏若水不知所措的轻抚着自己的脖颈,感到无比的燥热和难以控制。

乾荒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眼波含泪的魏若水,再次不知所措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他隐隐的感觉到空气中似乎有一种什么东西正在破芽而出,是他难以控制的。紧紧地盯着魏若水红彤彤的眼尾,盈盈水光的双眸,那饱满而清透的双唇,如红石榴一般,轻轻的打开着,露出柔软的一角和白色的牙齿,似乎在诱、惑着他,更进一步。

烛光下的魏若水看起来白皙粉嫩,配合着点点额头上的汗珠,简直要让人的整个神经都濒临崩溃。

此时,她正亮晶晶的眨着双眸,柔柔的看着自己,红扑扑的,连脸颊带着脖子都浸满了整片红晕。

这是他爱的人,也是他一直以来视线都放在正中心的人,更是刚才承诺了要一生一世的人,此时,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这简直是在考验他君子的忍耐力。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gg5.dzhhyy.com  7jkn3.dzhhyy.com  jprw3.dzhhyy.com  gwxw.dzhhyy.com  1vl9.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