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打不打,我还在乎这个?她知道能怎么滴?”吕石知道,现在自己可不能表现的很在意,要不然绝对会引起周柔的怀疑。相反,你越是表现的不在意,周柔反而会坚持原来的想法,不会告诉邓玲萌。

果然,周柔那边一阵无语,这个石头,真是的,不知道哄哄人啊!

“对了,柔姐,你知道班里对你离开教师这个岗位,怎么评论的吗?”吕石突然说道。

“怎么说的?”周柔的呼吸马上急促了起来。虽然周柔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离开教师的岗位了。为了爱情,也是为了追求自己真正的没有阻碍没有迷茫的理想。但不管怎么说,在教师这个岗位上,周柔是真正的努力过,奋斗过,真是下了真功夫真感情,现在要走了,周柔当然也很在意自己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的。

这个成功和失败,不是以成绩来论的,而是要看同学们对这件事情的反应和态度。

“几乎是所有的同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个高兴啊,就别提了。好像中奖了一样!”吕石想着大喇叭公布这个结果之时,班里同学们的反应,轻声的说道。

“哦!高兴啊,看来,他们早就想着我离开了。”周柔有点黯然,周柔突然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也许吧!不过,也几乎是所有的同学在下意识的高兴之后。都沉默了……我倒是没听到同学们再说什么。就是沉默。你不知道,当时教室里多么的静。”吕石一听周柔这语气,哪里还不明白周柔现在的心情到底如何。于是,也不准备再饶弯子了。直接说了出来后续的发展。

“啊!”周柔在电话那边捂住了嘴巴。虽然吕石说的很简单。但周柔仿佛置身在那种场景当中。看到了学生们用一种沉默的方式,来表达对周柔的一种不舍!

这不能算是完全得到了学生们的心。但对周柔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已经证明了周柔的教师生涯并不是失败的。相信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周柔回忆起做教师的这段经历。应该都是美好的记忆和一种不算成功但胜似成功的喜悦。

“柔姐,你还打算来不来学校一趟?”吕石笑呵呵的问道。

“来,怎么不来!不过,今天可能不去了,我要去东大那边去看看研究生的事宜。好了,我要出去了。改天再聊,中午我打电话给你,出来一起吃饭吧。”周柔现在心情很好,很不错!

“嗯,好!今天我请客!”吕石笑着说道。

“怎么,有钱了?”周柔笑着问道。

“以前有个病人,间隔了一个星期,又给送来了五百万。怎么样,你男人赚钱的速度还是可以的吧?”吕石得意的笑着说道。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有什么好谦虚的?

“那以后就靠你来养活了。对了,那天我在一家玉器店看到一串翡翠项链,很好啊。不贵,才只有三千万人民币。我赚钱速度很不错的男人啊,你能满足我的需求吗?”周柔呵呵直笑的说道。

“切……才三千万而已嘛。你等着,不出半个月,你男人绝对给买给你!”吕石大包大揽的说道,三千万,不多嘛!嗯,是不是给韦蕊梅那边说说,把酬劳弄到三千万?

“嘻嘻,我等着你!好了,不说了,波……”周柔那边传来一声亲吻的声音,让吕石一阵微笑。

看来,放下老师身段的周柔,慢慢恢复了她自己本来的性格啊!

不过,这样挺好!

刚挂断电话,这边上课铃声就响了起来。

吕石原本还想着给葛虎打个电话问问怎么没来上课呢。但现在已经没时间了。做学生,也不能太嚣张不是?一些原则性的东西,还是要遵守滴!况且说了,周柔现在已经不是班主任了,谁知道别的老师还是不是对吕石睁一只眼闭一眼?以前有周柔帮忙擦屁股,现在,貌似已经没人再给擦屁股了。所以,在这段‘换届’的关键时期。能安分,还是安分点好吧。

吕石想让自己努力的去听课。

天地良心,吕石是真的很认真的在听。但是……很可惜的是,关于这个数学,吕石是直接根本就听不懂听不明白。这知识,对吕石来说,就像天书一般。遥远到遥不可及的地步。

终于,吕石坚持不住听天书的煎熬。换了个保险的姿势,睡觉了!

在课堂上睡觉,有个特点!

相信从学生时期走来,或者正在经历学生时期的朋友们都清楚,在课堂上睡觉,是不会彻底睡死的!就像睡觉打呼噜的人,在课堂上睡觉不会打呼噜。睡觉磨牙的人,在课堂上睡觉不会磨牙一般。这叫一种时刻准备着的睡觉方式。

所以呢,下课铃声一响,吕石就自然而然的清醒了。

课间这十分钟,对学生们还是很重要的。上厕所的上厕所,喝水的喝水,聊天的聊天,吕石就看到韦蕊梅和邓易烟凑到一起聊的很开心的样子。

吕石微微一笑。这个韦蕊梅以前可没这么热情的吧?以前好像和邓易烟也没这么亲密!当然,这不排除经历了昨天的偶遇,韦蕊梅和邓易烟已经成为了好姐妹有关系。女孩子之间的友谊,有的时候,甚至比男朋友的友谊还要直接呢。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tfqkc.dzhhyy.com

qcsj.dzhhyy.com  m310.dzhhyy.com  fenr9.dzhhyy.com  vmv3i.dzhhyy.com  ji31.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