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东深闻言一笑,“你以为谭耀明得罪的只是沧陵势力?这几年他的势力渗透到了周边不少省市,多少被吞了地盘的地头蛇都压着气。谭耀明的胃口越多,想要切他胃的人就越多。”说到这他顿了顿,抬手将她脸颊的一缕发轻轻别在她的耳后,手没撤,顺势滑到她的耳垂,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耳廓,“沧陵就要变天了,蒋璃,跟着我吧。”

第80章 扶摇直上的感觉可好啊

沧陵就要变天了。

在这个寒冬腊月,在冬祭的日子即将到来,在农历年的红灯快要铺满长街。陆东深利用天际酒店闹鬼一事翻身打了个漂亮仗,成功摘得官阳区最有价值的投资地皮,圈内人多少盛传,陆东深之所以将这块地抢得顺风顺水,除了在背后的运作筹谋外还有左右手杨远为他在政府关系中奔走,都说杨远是陆东深的一张王牌,早在陆东深远赴沧陵时就已安排了他随时待命。蒋璃的两家店所属古城文化街内,街东和街西脸对脸,中间隔着条上百年的青石板路,这条文化街被囊括在官阳区的管辖范畴,所以这些日子蒋璃每次来店里的时候都听左右商铺在议论这条街将如何如何进行改造的问题。

虽说大家几乎都是小道消息,但也是当了茶余饭后津津乐道,几家欢喜几家愁,大抵就是老百姓面对是重建是扩建的担忧吧。

自打陆东深在凰天那天跟她说要她跟着他的话已经有一阵子了,蒋璃自认很多事都能如酒肉似的穿肠过,但唯独他的那句话总在她耳边回荡。甚至有时还会在梦中惊醒,然后抬手一摸,额头上都是冷汗。

那天她跟陆东深说,跟你?陆先生,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的胃口比谭耀明还大?也许每每噩梦并不是因为陆东深的那句话,而恰恰就是她对陆东深说的这句话。蒋璃深知自己,她体内深处藏了一头兽,这些年就是因为有谭耀明在才压制了这头兽的暴戾。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压制多久,

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说不准陆东深就会是那个将兽放出来的人,然后,她不再是蒋璃,她的生活也不再平静。谭耀明对于陆东深的大刀阔斧不为所动,这阵子他在外地待的时间较多,回沧陵也是在积极筹备冬祭的事。他和陆东深这两人看上去像是各忙各的,可相对于川阳区的地皮开发速度,官阳区那边就时不时会明显受阻。

旁人看不懂这其中的道道,蒋璃能看懂,谭耀明没得到那块地,但也不代表他没能力延缓那块地的开发。

这天午后,有两只猫趴在蒋璃手鼓店的窗台上晒太阳,见她来了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继续闷头睡,倒是蒋小天从里面出来,朝着店内呶呶嘴,示意她来人了。

这阵子蒋小天彻底沦为蒋璃的小跟班,他没脸见谭耀明,所以每天蒋璃一开店他就成了这里的打杂的。

蒋璃往里一瞅,眼里没惊没讶,叮嘱了蒋小天,端壶生茶吧。

来手鼓店的人是陈瑜。

坐在后院扶栏旁的茶椅上,稍稍一抬头就能感受到纳西小院的午后阳光,也顺带的看见蒋璃来了。蒋璃今天穿得利落,深棕色小羊皮机车夹克,里面深色内搭,配着简单的经典色牛仔裤,裤腿塞进短款的黑色机车靴里。她又戴了短发,深亚麻色,额前有碎发,落在阳光里,衬得她脸更白,眉眼更是英俊。

她在陈瑜对面坐下,一条胳膊搭在扶栏上,看上去慵懒又英气得很。蒋小天很快就端了壶生茶过来,在隔着两人的茶桌上支茶炉的时候,蒋璃搭在扶栏上的手指一下下有节奏地敲着。

那枚眼睛的刺青冲下,但仍旧能瞧见长长的眼尾,只怪她的手腕太细,所以才显得刺青格外狭长。蒋小天将茶壶坐在茶炉上后,蒋璃就伸手打发他走了。临走前蒋小天略有疑惑地瞅了一眼蒋璃的背影,心里嘀咕着怎么还让上生茶了?那个女人不是跟在陆东深身边的吗,照理说按照蒋爷的性子顶多就是一杯热茶给打发走了,但上了生茶,那就意味着两人有话聊?

这头,蒋璃拿起茶钳翻了翻茶炉里的香炭,随着火苗的燃烧和炭的翻动,空气中开始隐隐飘香。

“这个季节还能闻得到这么纯粹的白兰香很难得。”陈瑜轻声说了句。

蒋璃没抬眼,翻了两下后将茶钳搁置一旁,静等茶开。“我喜欢白兰的香气,所以制了这香炭,对于你来说不难。”“有些香是做得到想不到。”陈瑜笑道,“就像是对面神仙饮的饮品,每一道都是你精心调制的吧,还有那家临客楼,听说之前不景气极了,谭爷接手后生意大火,外人喝的是热闹,内行人喝的是门道,想必临客楼里的每一道茶也都有你的气味改良吧。”

炭火很快热了壶底,偶尔有水在壶里咕嘟的声响。蒋璃扫了陈瑜一眼,嘴角一挑,身子靠在椅背上,潇潇洒洒地来了句,“你比我想象中来得要晚。”

没接陈瑜的话,自然就没有跟她切磋香道的打算,这般直切主题让陈瑜脸色略有尴尬,少许说了句,“其实我也是犹豫了很久,我怕你不想见我。”“怎么会?”蒋璃似笑非笑的神情显得又痞气又帅气,“打从在医院里看见你的那天起,我就在想着你陈小姐什么时候能大驾寒舍,没想到一等倒是等了不少日子,我想,要不是陆东深在凰天出格的行为,你就打算对我避而远之了吧。”

陈瑜咬咬嘴唇,半晌后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拉住了她搭在扶栏上的手,“蒋璃,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个态度啊?”

蒋璃没吱声,看了一眼她的手,陈瑜觉得她的目光阴沉沉的,手又缩了回来。“你想我什么态度对你?还跟以前一样?呵。”蒋璃笑了,却笑不入眼,又故作恍悟,“明白了,今天你是找我叙旧的吧?我倒也是想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关键是,我现在连你叫什么都拿不准,你让我怎么乐乎啊?倒不如你先告诉我——”

说着,蒋璃的身子朝前探了探,隔着茶壶上方开始腾起的水雾看着她,一字一句问,“我是应该叫你陈瑜呢,还是喊你陈楠楠?”

陈瑜的手指微微一颤,少许后抬眼看她,“我只是改了个名字而已……”“是啊,改了名字,顺带脚的又改了命运。你现在可是天际集团最有前途的调香师,哪还会是以前什么都不懂的山野丫头?陈瑜,有句话我特别想问问你。”蒋璃唇角笑容扩大,“你拿着我的秘方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感觉可好啊?”

第81章 能拼死护着的就是蒋爷你

如果杯子里装了茶,那陈瑜手中的那杯茶必然会因为蒋璃的这句话都抖出来,幸得茶还没好,那只拿着空茶杯的手才在轻轻一颤的时候避免了被烫的命运。她的脸色看上去尴尬又苍白,眼神惊促有些无处安生。蒋璃说完这话就一直盯着她,眼神犀利又有点高高在上。陈瑜终于受不了她的这种眼神,硬着头皮说,“是,当年是我不对,你真心待我,而我起了别的心思……”

蒋璃没说话。陈瑜深吸了一口气,“可是那一年我遇上了东深,我没有别的办法,想留在他身边最好的方式就是快速成长,我……”她抬眼看了蒋璃,“你那些秘方是我能应聘通过的筹码,我没有办法,因为只有进入公司我才能有机会靠近陆东深。”

茶壶烧开了,茶水在里面翻滚,呼呼的热气从壶嘴蹭蹭冒出。蒋璃听她这么一说,大致的前因后果也就想个八九不离十了。“那年你跟我说你救了一个快死的男人,就是陆东深?”

陈瑜点头。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5kjw.dzhhyy.com  qj1o.dzhhyy.com  l5xkq.dzhhyy.com  w0d.dzhhyy.com  03l30.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