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队长年三十好几正值壮年,脚程快,没多大会儿就到了自家。

老秦家眼下正热闹着,也是赶了巧儿,陈秋花从山上跑回来的时候,撞上社员们下工,一个两个去食堂打了饭捧着碗来老秦家看热闹。

这年头没什么娱乐八卦有点热闹就想瞧是其一,其二是陈秋花这个老婆子这些年刚来刚去,在队里得罪了不少人,社员们也是奇了,这是遇着了什么把这刁蛮老婆子吓成这幅德行?就想探个究竟。

有热闹不看是傻子!

等秦队长到了家,社员们自动让了位置,让他进来。

他老娘躲在墙角,不让人靠近,拍着胸脯说自己命苦,为了喂好猪仔辛辛苦苦上山打猪草,结果遇上那不长眼的野猪,那野猪通体黑毛,生得膘肥体壮,估摸着有三百来斤,忒吓人了。

就这么朝她撞过来,要不是……要不是她跑得快她那几个不孝顺的儿子兴许就见不着她了!

秦队长站着看老娘又唱又作,头疼地上前要将她扶起来,陈婆子不乐意,伸手推了推,让他一边儿去。

也不让人靠近,就在墙角边,绘声绘色说她有多命苦,遇着那野猪有多吓人。

没多大会儿,几乎大半个大槐村的人都来了,几个队上干部站得近些,这些干部都是男的,就妇联主任张秀花是女个同志,她上前劝说,“老婶子,您起来好好说话,咱们妇联就是给妇女同志做主的,有什么委屈您就说。”

有个年轻小伙子撇撇嘴,那是队上的记分员,他嘀咕说:“有什么委屈啊,就是遇上野猪了呗,这不是没事嘛!”

谁敢给陈秋花老同志委屈受?不是冲着她是队长娘,而是这老婆子难缠得很,有便宜占钻得比谁都快,没便宜占创造机会也要上,还是个得不得理都不饶人的主儿。

妇联主任张秀花嘴角抽了抽,不敢咋样,不能让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婶子坐地上哭,这是妇联的失职。

跟着张秀花又劝了几句,她是语重心长了,还说大娘您坐这儿哭,队长脸上也不好看啊。

陈秋花一瞪眼,“他有什么脸可说的?当干部的就是得为人民服务!”

这天儿没法聊下去了。

秦于礼和秦国东进门的时候,他们老娘已经和队里的几个干部谈好了条件,她是为了割猪草才让野猪追,差点死在野猪手里的,要是出个啥事,那就是因公殉职!是得给奖励的!

陈秋花一张嘴说得几个干部哑口无言,秦国树几次想开口打断老娘都被她推开了,陈秋花还说了,现在是解决公事,你秦国树不是我儿子,你是为人民服务的生产队干部,你就得听老百姓诉求!

秦国树:“……”

老婆子掰着手指数:“三斤玉米棒子,一斤地瓜干,一斤白面,对了,两斤红糖总少不了的?”

干部们:“……”这是狮子大开口啊!

但是你不答应没办法,这事儿让陈婆子占住了理儿,你不答应她就不起来,坐那闹,说干部欺负老百姓。

快秋收了,再缺粮食这点东西咬咬牙还是能拿得出来的,就是把那两斤红糖砍成一斤,双方达成友好协议,陈婆子才拍拍屁股站起来,脸上有了笑容。

东西得到了,就变了个脸,那样子不像是被吓过的,见到最爱的三儿子进来,连忙冲他招手,中气十足:“三儿啊,快来快来,娘给你泡红糖水喝。”

社员们和干部们:“……”

秦国树木着一张脸挥散了凑热闹的社员们,他老娘还站在门口的墙角边上,他走过去要将老娘身上的竹筐解下来。

今天这事儿,别看他对老娘的无理取闹无奈,心里头还是有些后怕的,三四百斤的野猪,别说一个老太太了,就是两三个成年男子遇上了都够呛,能逃回来那是老天开了眼儿——侥幸!

秦国树对老娘说的话还是存了一分怀疑的,“妈,您今天真遇上野猪了?”照他妈的性子,为了坑队里一点好处装一装也不是没可能。

想是这么想,话也问出来了,还没等他妈回话,他伸过去的手顿住,低头看进竹筐里。

筐子里坐着个小小一团的孩子,白白嫩嫩的说不上来的好看,睁着一双清亮大眼睛怯生生带着几分好奇与他大眼瞪小眼。


red.dzhhyy.com  bdk.dzhhyy.com  b0tx9.dzhhyy.com  bj3b.dzhhyy.com  9agn.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zrvi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