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显然,火破云骨子里的执着,并不单单只表现在玄道之上。

当年,他对沐妃雪一眼失魂……那时,云澈就在他的身边,亲眼所见。

那时他虽然看的清清楚楚,但并没有太往心里去。毕竟,生于吟雪界,拥有冰凰血脉的沐妃雪冰雪为容,寒玉为肤,对任何情窦初开阅历浅薄的男子都会造成极大的杀伤力……

而三千年,整整宙天三千年,他竟是没有断念!?

云澈就算是个傻子,也能一眼看出火破云出现在这个他绝不该出现的地方,只是为了沐妃雪!

成就神主,俯视天地的人物,却跨越星界,专程去帮助其他宗门的弟子……能让一方神主如此的,怕是唯有红颜祸水。

这份执念,在云澈看来……似乎已执着的有些吓人。

想着沐妃雪的性子,再想到师尊的性情,云澈略微有些头疼……当年在玄神大会之前,他就告诫过火破云,沐妃雪是个几乎不可能生情的人。

宙天三千年是不假,但那毕竟是封闭的世界,火破云玄力修为脱胎换骨,但对付女人嘛……云澈十足十的相信,他在自己面前依然是个弟弟。

但这个东西是教不来的,而沐妃雪又偏偏是那种情感被封印最彻底的女子。火破云触动她的心弦,难啊难啊。

也不知这两人将来会有怎样的发展。

在他们交谈间,冰凰弟子和幻烟玄者也已迅速飞至,沐寒烟在前,向火破云道:“果然是火少宗主,感谢火少宗主又一次出手相救。”

他虽在感谢,但表情明显透着些许异样。

他说出的话,分明提到“又一次”……

emmm……

“举手之劳,不必介怀。”火破云自然回礼,毫无傲态。

出手相救,还向一个只有神劫境的年轻弟子回礼……说他是整个神界最亲和的神主,毫不为过。

幻烟城主带领一众守护玄者在后,一时之间不敢相信,他嘴唇哆嗦了好一会儿,才又是激动,又是战战兢兢的道:“这位……这位尊者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金乌少宗主?”

火破云微笑点头:“正是在下。”

听着火破云的亲口回答,脑中是那只神君巨兽被一瞬断灭的惊世画面,他全身都开始哆嗦了起来,然后猛地跪拜而下:“在……在下是这幻烟城城主……能……能亲身见到传闻中的金乌少宗主……炎神界的至尊神主……实乃……三生万幸……金乌少宗主出手相救之恩,幻烟城万世难保,请受我等一拜。”

云澈斜了他一眼,腹诽道:好歹是个神劫玄者和一城之主,你这膝盖也忒不值钱了!

众幻烟玄者心中的激动简直无以复加……大界王亲传弟子亲身驾临,然后又来了一个神王出手相救,随后引来一个千世不出的神君巨兽……最后,竟是得一神主天临。

他们都不知道,今日的幻烟城这是被哪路神仙眷顾了。

火破云摆手:“起来吧,不必如此。”

然后他目视沐妃雪,声音变得格外柔和:“妃雪仙子,近期玄兽动向越来越异常,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你以己为首,未随长辈,实在是太过危险了。”

看了一眼四周,他继续道:“周围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你受伤颇重,而且似乎损了元气和精血,我来助你吧。”

火破云话刚出口,还未向前,沐妃雪已是第一时间回绝,下意识抬起的手上还结起了一层很薄的冰晶:“不必,我自己便可。炎神界那边定也极不安宁,火少宗主又何必总是分心来此。”

火破云微笑:“对我而言,守护炎神界,和守护有妃雪仙子在的吟雪界,同等重要。”

云澈:(⊙o⊙)…(我去?)

“咳……咳咳……”沐寒烟轻咳两声,道:“妃雪师姐,你伤势太重,不可耽搁,我们先入城疗伤吧。待伤势稳定,再回宗门。”


ai7y.dzhhyy.com  1ivsn.dzhhyy.com  oley.dzhhyy.com  twj.dzhhyy.com  sp6.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4b.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