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浅参加战争不是第一次,无论是作为将领还是作为普通的战斗者,战场经验算是及其丰富。到了这个位面,那些很久很久之前学过的军事理论记不清了,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几辈子的积累,让钱浅对于战场、对于战争的理解,远远超出他人。

有句话叫做“眼光决定发展”,钱浅觉得很有道理,认知水平绝对是影响发展程度的重要因素。夏虫不可语冰,有些事见过了才知道,没见过永远想象不出来。

因此有意展现自己长处的教头钱浅,又开始做许久以前在秦城边关时常做的事,她开始校场练兵。不是一般教头那样,盯着军士练武技套路,而是对抗性的校场演武。

钱浅的基友们这一次倒是有了用处,钱浅目前除了废柴周阿福,有四个关系不错的好基友:跟她打过架的枪兵王传武和周耀宗,刚当骑兵时候住一个营房的骑兵梁五,还有巡防时候被钱浅救了一命的骑兵任建英。

这四个家伙都是优秀的军士,习武有些天分,在军中混的也不错,其中三人已经是伍长了,任建英因为之前一役升为什长,手下都有几个人可以使唤。

就这几个家伙,再加上他们手下的兵,钱浅开始在训练之余,带着人在校场做对抗演习。对抗演习在军中不是没有,隔些日子就会有一次。一般来说平由将军亲自指挥,骁骑军在营中的士兵,大部分都要参与。

但钱浅这个可不一样,统共加起来也就不到三十人,因为人少,普通士兵也瞧不出太大门道,一开始只当个乐呵看,只当钱浅他们几个关系不错的哥们儿,训练之余闲着无聊。

但士兵们看不出门道,不代表将军们看不出来。一开始,许副将只是偶然路过,看到了钱浅他们闹着玩一样的对抗演练,看着看着,很快就发现其中玄机。

许副将并没多问什么,但从此,但凡他得空,又遇上钱浅带着自己的小哥们在校场演练,他总是会去看。许副将自己围观了大约四五天,刚巧碰到林副将到骁骑军,许副将立刻邀请林副将一通围观新教头胖子与自己小哥们的表演。

林副将那天看过钱浅他们的演练,也没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又过了两天,林副将又带着个校尉出现在骁骑军,看样子是专门来围观钱浅演练的。

教头钱浅好不容易抓住表现机会,自然十分积极,只可惜那个校尉看过以后也没说什么,转头就离开了,害得钱浅无限失望。

不过钱浅的小伙伴们倒是挺喜欢她安排的对抗活动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在校场上多滚一滚还能涨些本事呢!而且王传武他们四个,越来越觉得,这个胖乎乎的吕小宝,本事是真的不小,功夫高,居然还会排兵布阵,以后没准能当个大将军呢!

被小伙伴们崇拜的钱浅却有些心塞,她当教头已经整整一个月了,向许副将申请过无数次调职都被拒绝,攒军功看起来暂时无望。

真是的!还没在金主爸爸面前刷熟脸,就已经被剥夺了上战场的权利,心塞!

第1856章:王爷,请问何时论功行赏(46)

一个月之后,钱浅没找到在上战场的机会,自然更没机会在上级的上级的上级的上级的上级宁王大人面前刷脸,但她倒是又见到了女主姚若云。说起来,女主也是游客,钱浅的关照对象之一,看到姚若云好好的,钱浅还是挺开心的。

姚若云是特意来看钱浅的。玄甲军大营和骁骑军大营距离不算近,她告了假,天还没亮就出发,在玄甲军大营附近的镇上雇了车,赶到骁骑军大营时,也已经辰时了。

姚若云发现钱浅成了教官倒是特别开心的样子,她大大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真好!我这些日子一直提心吊胆的,就怕你不当心在战场上受伤。那天见到你一身都是血,是真的把我吓坏了,连着做了几天噩梦,梦里都是你一身是血的样子,我吓得哭,想要给你包扎,却怎么都找不到我的药箱。”

“别瞎操心了!”钱浅很不给面子的撇嘴:“我们许副将都称赞我的功夫,你也太小看我。”

“怎么能不担心。”姚若云一边低头掏包裹一边答道:“你才十四,怎么就上战场了。”

“不上战场怎么攒军功啊?”钱浅拍了拍自己的胖肚皮,仰着胖脸,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你……”姚若云抬头看了一眼固执的钱浅,有些心塞地模样:“在军中就算是当教头不也挺好吗!你眼下大小也算个军官了,过几年也许能升牙门将呢。”

“还要过几年啊?”钱浅一脸执拗的模样:“我打算在军中混上两三年退伍回家呢!我爹就我一个儿子,我要是在军中常年不回家,谁管他?我爹只是让我出门历练,又没让我在外头不回去。”

算了算了。姚若云心塞地叹了口气,决定暂时先不要继续这个话题,说不通,反倒惹得小宝不开心。反正小宝现在也已经是教头了,至少目前很安全。

“小宝,你看,”姚若云打开包裹,献宝一样掏出了两个大大的油纸包:“玄甲军驻军的镇上,有家包子铺特别出名,我特意给你买了,也一起买了附近摊子的肉饼,你尝尝喜不喜欢。其实镇上聚贤楼的酱肉也很出名,但我出来太早了,聚贤楼还没开门。”

一提吃,钱浅立刻眉开眼笑,立刻打开油纸包,拿起一个包子就往嘴里塞:“好吃。哦,对了,阿福哥也在骁骑军,我已经让人去喊他了,大约忙完了就能过来。阿福哥被我调去当伙夫了,应该没啥事,好好混到退伍就可以回家娶媳妇了。”

“嗯!”姚若云低头应声,还在不停的往外掏东西:“这些药粉和药丸你收好,用法我都写着,有个头疼脑热或者意外受伤,给你应个急。我向林副将申请过调到骁骑军,他没同意,我们玄甲军那边多是步兵,人多,军医不够。”

“说起这个,”钱浅趁着营房中无人,小声问道:“你胆子也太大了!被发现了是杀头的罪你知道吗?小心些,别拖累家人。”

“我是一个人住。”姚若云垂下头答道:“你说的我都晓得,我一直小心,我知道无论如何都决不能拖累家人,也不能拖累你。小宝,其实我之前没说实话,我不是家里无人,我是逃家出来的。我祖母……算了。总之,之前是我不懂事,对不起爹娘。我出来时真的什么都不懂,逃家出来不仅没反省,还总觉得自己特别理直气壮。幸而遇到你,否则我都到不了这里。来这里之后,当军医……其实我很喜欢,只是我很后悔,以前不懂事,随随便便就离家,眼下想要写封信回去道歉,我却又觉得没脸这样做。我这样不懂事,爹娘怨怪我,不认我,也是应该的。”

“暂时不许写信!不许联系家里。”钱浅的脸立刻拉得老长:“不能被人抓住任何首尾!说好了不拖累家人。”


hj6.dzhhyy.com  uvf5.dzhhyy.com  gw0.dzhhyy.com  stcpa.dzhhyy.com  cxqld.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4l09.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