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婆娘也是有些尴尬的,不过转眼便开始威胁,“老娘乃是老爷的内务副总管,你这贱人还在落后的东瀛做丘八时,老娘就在这地方做大工了。这些事你应该知道的吧?”

“如果是自己人,你不该在这种时候占老爷便宜。”理慧子道。

“小贱人怎么说话的!”

婆娘继续大吃盐菜,又老资格的样子道:“不要以为老爷真信你,不要以为老娘没能力把你整走。就这样,你要是敢嚼舌,随时教你怎么做人。”

理慧子瞅她一眼离开了。

“咦,你还敢瞅我,好大的胆子。”

婆娘起身一瘸一拐的追着出去想要教训她,却不巧撞在刚巧进来的刘光世身上。

刘光世都被她强大的体重撞退了三四步,一阵恼火。

就此婆娘的脑壳啪啦啪啦的响了起来。

把她抽了满头大包溃逃后,刘光世看了看,又拿着桌上的盐菜猛吃了一番,左右看看后,贼贼的又把罐子放回了原位……

敲钟吃饭时张子文从苏州回来了。

“老爷我的菜呢?”

把瓶瓶罐罐的折腾了一遍,想挑选出比较适合今天胃口的,却发现少了许多。

伺候在身边的理慧子比较紧张,哪怕张子文问了三遍她也不敢说。

好吧这也不是重点,张子文不确定是自己记错了还是神经过敏,开始去想更重要的那些事务。

理慧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看好你哦。”

下午时候婆娘没被抽,就说明理慧子没有跳反,所以遇到的时候酒鬼婆娘和理慧子打了个招呼。

这是婆娘第一次给理慧子好脸嘴。

为此,多愁善感的理慧子用日语记录下了今日的心情:老爷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也不知道朱勔他们怎么想的,反正现在为止没人来洽谈那批被海军扣下的银矿石,就此相反成了烫手芋头。

但现在是心理对持阶段,不能怂,只要怂一次一辈子都有阴影!

要张子文来分析,他们仍旧抱有侥幸心理,朱家认为海军就快撑不住了,截获一次船队属于瞎猫碰死老鼠,恶劣条件下,他们觉得海军已经不具备长期骚扰、打击航线的能力。

这样理解倒也就通了,换张子文处于他们的立场,也不会低头认输。两船矿石并不算不能承受的损失,他们只需往后避开稽查行动就可以渡劫。

“老爷我不是危言耸听,海军的难关仍旧没过去,还处于黑暗时期。”

“能否走出黑暗看见曙光?我认为是有可能的。”

“认输是不可能认输的,我一认输,我一走,这里再次沦陷在朱家手里,底层民众看不到任何光明,往后看不到任何希望。”

“基于朝廷赋予的责任,皇家海军誓不离开苏州,不会关闭矿井。年复一年,斗争不会结束,直至信我的人看到黎明。”

考虑到持续斗争的需要,张子文加大了精神文明建设力度,一言不合就聚众誓师,导致整个领地的军民都持续处于暴走状态。

与此同时两手准备。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u5o5.dzhhyy.com  kp0.dzhhyy.com  gn81.dzhhyy.com  xr1c.dzhhyy.com  fq8r.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