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说姥姥姥爷年龄大了,怕吵,”黄多多直接插嘴道,“然后她们就不说话了。”

“哟,十一点了,我得赶紧做饭了。”陈维维又从老三手里接过菜。

黄多多在钢琴比赛中得奖后,全家一直没有做庆祝,只有今天是周六,全家才得空聚在一起。

连向来很少着家的老四也回来了。

她刚从车上下来,黄多多便冲到大门口,一边跑一边喊,“姐,我给你抱。”

“哎呀,我们家小六又长高了。”正从后备箱拿东西的老四,猛不丁的被吓了一跳,见她瞄准了最重的酒箱子,赶忙拦着道,“这个重,喊你老子出来,你把这个盒子拎着就行,进屋拆开看看是什么,这是送你的礼物哦。”

她算不得冷性子,但是对黄李玉,包括眼前这个妹妹,刚出生的时候,她其实满不在乎的。

但是黄多多毕竟是自己亲妹妹,那种来自血脉的情感,不是说抑制就能抑制的。

随着黄多多越长越大,她发现了这个妹妹的可爱之处,会说话的时候,就开始跟在她身后,姐姐长姐姐短,有好吃的东西,处处想着她,给她留。

起码比老五好,从小到大,老五都懒得喊她一声姐姐。

现在对黄多多,她是发自真心的喜欢,自己最小的妹妹,家里的老六,她当然不能亏待。

“谢谢二姐。”黄多多高兴地抱着盒子里的礼物跑进了屋里。

凌代坤道,“跑慢点。”

“后备箱东西都拿出来。”老四提着两个塑料袋也直接进了屋,剩下的东西就全让她老子去搬了。

刚进门,把东西放下来,听见了手机响,接完后,又对着凌代坤道,“老五快到地铁站门口了,你骑电车去接一下。”

凌代坤把手里的酒箱子放到门后,望了望外面毒辣的太阳。

又看看老四,意思很明显,你自己不能开车去啊?

“那边不好停车,这么点路,你骑电瓶车来回十来分钟的事情。”老四说完就到厨房和嫂子打招呼了。

“我来去吧。”老三正好从隔壁的卫生间出来,从他老子手里接了电瓶车钥匙,骑着就要走。

“我也去接三姐。”黄多多还没来得及把包装繁芜的礼盒拆开,就麻利的绕过二哥的胳膊,站在了电瓶车前面的踏板上。

“行。”老三高兴地应了。

到了地铁站门口后,他给老五发了个信息,询问是几号出口。

老五一直没有回消息,老三干脆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老五还是没接。

“搞什么呢?”老三气呼呼的道。

“三姐在那。”黄多多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从地铁站出来的老五。

又从老三胳膊底下钻出来,往老五的方向跑。

“哎,哪家孩子啊,”老五摸着她的脑袋,开玩笑道,“长的这么漂亮啊,听说还得钢琴比赛第一了?”

她和老四一样,开始的时候虽然不抵触这个妹妹,但是也懒得多加关注。

人心是肉长的,这么可爱的小妹妹,实在难以拒绝啊,带出去也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她是家中老小,家里是个人都能呵斥她,被霸权主义所欺凌。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l8oa.dzhhyy.com  ma3.dzhhyy.com  ju59.dzhhyy.com  sixr.dzhhyy.com  34c9.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