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没记错的话,今晚夜校有课。

说起夜校,忍不住晒然一笑,自己有多久没去过夜校了?

好像就考试的时候露过一次面,还只考了一门课,当期剩下来的两门,是花钱找人代考……

自己呆在夜校的时间不长,真正谈得上关系好的,也就两个人,一个项冲锋一个姜小荔,从大宇宙事件开始,也好久不见了,正好抽个空回去瞧瞧,顺便找项冲锋了解一下汽水厂的实情。

项冲锋爷俩都在汽水厂保卫科干,最初新时代才成立,缺保安,还想拉他过来帮忙,项冲锋倒是十分乐意,可他老爷子不肯,好好的国企不呆,去什么私企?

如今汽水厂这副摸样,估计项冲锋日子也不好过。

驱车来到夜校,就等在门口,等了快半小时,才老远看到项冲锋骑着个自行车过来,隔着车门,冲他招招手,喊了一嗓子冲锋。

“咦?一飞……飞啊!”项冲锋吱呀一下刹住车,还是那副结结巴巴的样子,先打量着梁一飞那辆岚韵湖的桑塔纳半天,冒出来一句:“你买车了?”

“你这信息也太不灵通了。走,上车说,咱们吃饭去,你选地方,我买单!”梁一飞拍了拍车门。

“成!反正我也不……不想上课,无聊的很。”项冲锋把自行车大咧咧朝学校门口车棚一锁,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座。

强壮的身体几乎要占满半个驾驶座。

两人开车翘课,让项冲锋选地方,没想到他选了市里的肯德基,到了二楼一个角落卡座,点了满满一桌子的油炸食品,项冲锋被他老爹逼着每天要锻炼,平时即没机会,也什么钱来消费这些不健康饮食,吃得满嘴流油。

吃了差不多,他擦擦手,打了个饱嗝,忽然幽幽的冒出来一句:“一飞……现在夜……夜校,挺没意思的。你不了,小荔也……也走了……我一个人都不想去上课。”

以前夜校里,他们三个人玩的最近,不过大宇宙事件之后,姜小荔忽然跟梁一飞讲她想出国,到外面去见见世面,梁一飞安排了她从新时代走,资助了她第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对了一飞,你……你学校那边还,还要保安不?”项冲锋忽然问。

“怎么讲?你爸不是不让你从国企走嘛。”梁一飞接着话题朝下引。

“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国企……我们汽……水水厂现在是越来越……越差!”

说起汽水厂的现状,项冲锋一肚子苦水要吐,都不用梁一飞专门来问,就把梁一飞想知道的说了个七七八八。

汽水厂以前不愁市场,全市就这么一家,市面上也没有其他有力的竞争产品,生产的桔子汽水非常畅销。

加上设备都是进口的、有一批经验丰富的老员工、各方面政策向来有限供给,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属于不折不扣的优质企业;

但是这几年,一大批新产品涌入市场,国外的,有可口可乐,国内的,有健力宝,还有各个地方性的山寨可乐、各种新口味的饮料,几乎一夜之间就抢占了饮料市场。

按理说,这时候汽水厂应该想的是改革管理节约成本、研发新产品,重新抢回市场,可厂长罗贡献压根不朝这方面想,采用了一个简单干脆粗暴的办法:直接从银行贷款。

银行一开始还愿意放款,渐渐的看汽水厂老不见起色,银行也不傻,贷款越来越难审批,罗贡献又玩起了很常见的套路:扣住供货商的钱不给,等产品卖出去之后再还款。

如果是优质产品,压货款这一套的确是可行的,可问题是产品销路越来越低,回来的那点子款根本不够还原料商的钱。

这就导致了一个很诡异的情况:汽水厂欠着其他厂子一大笔钱,这笔钱越滚越多,为了保证那些供货商的欠款不至于成烂账,以及汽水厂几百号职工的生存,市里就只能再想办法通过银行给汽水厂贷款,确保汽水厂不能黄掉。

欠钱的反而成了大爷。

这种窘迫环境下,汽水厂的职工的日子自然是一天不如一天。

私下里,大家都在传,厂长罗贡献挪用公款,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挥霍,自己买房买车养女人。

民怨沸腾!

“要是……要是能换个厂长就好了!”项冲锋嘀咕着问梁一飞:“一飞,你朋……友多,能不能,曝……曝光他?”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8n.dzhhyy.com  nx0.dzhhyy.com  2jgb.dzhhyy.com  rrk.dzhhyy.com  24l93.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