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然地往床上一倒。

眼睛出神地盯着上方的天花板。

她……怎么都不相信帝昊天会对她冷漠。

可是那双冷漠的眼神和态度又该怎么解释?

她选择相信帝昊天是有苦衷。

可是,她该如何让自己心平气和?

蓝婉柔胜利的嘴脸简直就是在扎她的心。

而帝昊天就那么冷眼旁观。

车子带着帝昊天掉下悬崖,那跟帝昊天为了她跳崖给她带来的震撼是一样的。

还有在做检查的时候,他让她亲她。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么?

唐宝绝望地想。

她始终是看不透帝昊天的原因么?

白天,虞桑环进医院。

就看到守在帝昊天床边的蓝婉柔。

心里顿时感到欣慰。

她来的时候就问了,这几天,蓝婉柔每天都过来。

“怎么过来这么早?”虞桑环问。

“我昨天住在这里的。”蓝婉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虞桑环意外了下,随即脸上带着笑:“也是,跑来跑去的累,在昊天出院前,你就住在这里吧。”

“不用住在这里。”帝昊天说。

蓝婉柔立刻说:“昊天哥,我想住在这里,睡在家里我反而不安。”

“随你。”帝昊天没有拒绝。

“对啊,反正都已经住在这里了,和家里的条件也差不多哪里去。就让婉柔住在这里。她在这里,我也好放心。”

出了病房之后。

蓝婉柔告诉虞桑环:“昨天晚上唐宝来了。”

“什么?”虞桑环的脸色顿时变了,“她来干什么?谁让她进去的?这些保镖是隐形的么?”

“大伯母你别生气。是唐宝太狡猾,她是从后面爬上来的。”

“爬……爬上来?你说的是哪里爬上来的?”

“阳台护栏。”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ojvug.dzhhyy.com

f04h.dzhhyy.com  lba37.dzhhyy.com  fnwm.dzhhyy.com  jf89.dzhhyy.com  uutu.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