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关了。”孟寒抽空瞥了她一眼。

其实她早就发现了女孩的小动作,一室温暖纵然她不曾偏头去看,可窜进了微凉的气流怎么会感觉不到,只是放纵一下,想让女孩玩得开心罢了。

“哦。”沈暮央乖乖应了,将窗户重新拉地严严实实,满眼的笑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不安分地瞎动。

她真的太兴奋了,这一天等了许久。

自从学姐答应成年后愿意将自己给她,她就每天掰着手指在数日子,并且趁着学姐不注意的时候,做了很多的资料小调查。

里面的各种小技巧,女朋友会出现的羞耻小反应,简直叫她期待地每天睡觉都能乐到笑醒。

也因此她这段时间不定期无规律出现的诡异傻笑,叫她收获到孟寒各种莫名其妙的怀疑眼神。

到家后,孟寒一如既往地体贴,跑来替她开车门,在她出来后的第一秒就将女孩包了个严实,围巾裹到只剩双眼睛,手也捂进自己口袋里。

虽然其实只有不到一分钟就能进家门的路程,孟寒却总是这么严阵以待。

这个冬天来临之前,孟寒就跟她说了,“从今年开始,以后冬天不准再三天两头躺医院,再不注意身体感冒病倒,以后我们怎么一起白头到老?”

沈暮央享受着孟寒的悉心照料,真的出现了奇迹,至少到今天,她今年冬天确实还没有感冒过,这在过去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晚餐提前请了鹿君曦家酒店的大厨来家里做的,两人回来就能直接开动,还有一只小蛋糕。

跟以往沈暮央过生日的情况不一样,这次最重要的成人礼反而只有一个小蛋糕,因为今晚,是她们的二人世界。

“学姐,许完愿也吃完了蛋糕,你是不是该给我生日礼物了啊?”

两人笑闹过一阵,女孩还仗着今天过生日要特权,捏了奶油在孟寒脸上鬼画,却不准人还手。

此刻,被涂成小花猫的孟寒,鼻尖上都是樱粉色的奶油,滑稽又可怜,配着那张清冷无尘的五官,违和好笑极了。

孟寒记得答应过她什么,做了两个月的思想准备,结果事到临头其实还是会紧张得不行。

“给你,你自己拿。”

少女眸子微阖,脸颊上一块儿白一块儿黄,五颜六色,缤纷多彩,就站在那安静地随她处置。

餐厅里,堆满了彩带,桌子上还摆着丰盛的晚餐,冒着热气,杯盘狼藉,大概只能等明天再找人来收拾了。

沈暮央得了孟寒的应允,在桌上抽了张纸巾,走到少女面前,踮起脚替她擦脸,将一张白净脸蛋终于恢复本来山清水秀的面目。

“亲亲。”沈暮央眼睛弯弯,向孟寒预示。

少女听话地半弓下身子,将薄唇送至她面前。

双臂勾上孟寒的脖颈,两人纠缠了一小会儿,沈暮央仰着头吻她,“回房间。”

女孩哼哼唧唧下命令,却不放开她,于是孟寒只能将小东西像抱小孩那样抱起来,好脾气地带回了房,一路上亲吻就没停过。

两人一同倾倒,摔在床上被迫分开,沈暮央记着正事,翻个身,又黏糊糊地爬到孟寒上方,寻着少女的樱唇吮吸咬啃,房内空调开得足,温度一路之转而上,翻腾起看不见的热浪。

女孩手脚很急,动作却轻柔,解了半天没能成,急的要出汗。

孟寒呼吸沉重,等了半天,被小姑娘的笨拙打败,一手扣在女孩后脑勺继续吻着,一手捉过女孩的手腕带着她一颗一颗掠过,手臂飞扬间,棉质的家居服布料在空中划过,凌乱洒落在地。

没了阻碍,沈暮央得以继续,从唇到下巴再到少女细嫩的脖颈,一路蔓延,又是亲又是舔的,将这些天学来的知识一股脑儿全倒出来在孟寒身上用了个尽。

理论跟实战毕竟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纵然动作一刻不曾停止,其实沈暮央此刻非常的懵,紧张已然压过了兴奋。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vu.dzhhyy.com

9wx.dzhhyy.com  xmt.dzhhyy.com  w2m.dzhhyy.com  n2irf.dzhhyy.com  520fg.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