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馨道:“你要过去的时候叫我,我陪你去。”

冷瑜看了她一眼,隐去了一闪而过的悦色,应道:“嗯。”

林馨见两人或许又会再次陷入沉默尴尬,觉得她们之间还是最适合聊案子,便道:“冷警官,我听说你为了救人而受伤了,你救的那人是谁?”

冷瑜看了眼自己的左手臂,苦笑道:“他是郭全,之前是南市里的警官,曾经负责亦清诗的案子。”

林馨道:“李广益要杀了他是因为怪他不处理好案子?”

冷瑜道:“想来是这样了。郭全被发现时,身上穿了警察的制服,想来应该是李广益逼迫的。他或许认为对方收了贿赂,更是想趁这个时候利用这个案子来升官发财,便想把案子盖了起来,并草草找了个替罪羊订上去。可是,我看郭全的样子不像是收了贿赂就想草草了事的人,他刚才脸上没有显露出害怕的神色,反而有了一些愧疚。”

“所以,我猜想他当年是想继续查下去,可是应该是上头的指示,让他不得不服从。之前我查过郭全的资料,他后来是被革职的,有可能他看不过眼想暗中查下去,结果被发现了,所以找了个理由开了他。”

说到这里时,冷瑜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见是警局里打过来的,便接了起来。

林馨见她接起电话后,脸上神色瞬间变了。

待她盖了电话,林馨问道:“怎么啦?”

冷瑜道:“李广益死了。”

林馨吓了一跳,道:“什么?死了?”

两人匆匆赶回警局。

萧程此刻已经回到了阳市,刚刚就是他打过来的电话,他见到了冷瑜,便道:“老大,他的尸体被抬进了解剖室。”

冷瑜问道:“怎么发现他死的?”

萧程道:“据扣留所里那儿的警察说他们把晚饭拿进去时,看见他已经口吐白沫躺在地上。”

冷瑜听了后,瞬间了然:“他在几个小时前应该是服毒了,他这是自杀。”

他们来到了解剖室,见一名法医在那儿检验尸体,法医见冷瑜与林馨来了,便从旁边取出了一封信,道:“这是从他的身上搜出来的。”

冷瑜接了过去,打开信件,见有几张纸,上面满满写了字。

像是遗书。

冷瑜问道:“他是中毒死的吗?”

法医道:“是的。而且几个小时前服了毒,看来也不打算活了。一直到现在毒性发作,才要了他的命。”

冷瑜与林馨来到了办公室里,两人一起读了那封遗书。

一直到读完后,林馨叹道:“李广益果然是亦清诗的哥哥。他们从小就因为父母亲离异而分割两地。李广益被父亲带到了日本,而亦清诗则随着母亲来到了南市。”

冷瑜道:“他是在看见了亦清诗的性丑闻与吸毒报导后,查出了那便是当年与自己分开的亲妹妹,便从日本回来了。那把藏在房里的武士.刀应该也是那时候带回来的,苏琴的腿也是用了那柄利器割断的吧。想来李广益在日本学过一些防身的武术,所以他能打倒在警局服务多年的郭全。”

“在他找到了亦清诗后,她也已经被自身的模特公司雪藏了。所以,两人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李广益因为妹妹被苏琴下药在酒里,然后被检验出吸毒后,再加上性丑闻事件从此失去信心,便为她画画、拍照,想尽办法让她重拾信心。等她好不容易拾回信心后,却遇到了周连英这等事。可是,亦清诗为了不让哥哥担心,竟然把被性侵的事隐瞒了起来。”

“只可惜他们的生活并不如意。李广益在外面做起了小生意,有天回家却发现妹妹惨死在家里,谁杀的都不知道。他们的住所与其他人距离又远,自然就没人看到了。就算是有人看见,也因为秦霜当年的家族势力,不敢说什么。”

林馨接口道:“还不止这样,他们还特意把李广益送入监狱里,以他是帮凶的理由把他关起来。然后,他们就有时间去找个替罪羊顶替了罪行。等到李广益被放出的两年后,已经物是人非。”

“然后,也不知如何,让他认识了赵家仁那一家,当起了他们的司机与管家。不过,天网恢恢,刚好周连英与赵家仁交好,他们夫妇来到了赵家做客一段时间。有一晚,两夫妇在房里吵了起来,还把当年杀害亦清诗的往事兜了出来,刚好被李广益听见了。看来周连英夫妇也不如外界所说的恩爱,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呢。”

冷瑜点了点,道:“所以,李广益开始了他的复仇计划。首先,他必须混入娱乐圈,近距离接近周连英。刚好赵家仁那不成器的家伙也要混入娱乐圈,于是两人便被周连英引进来了。在几年的时间里,他又识得了其他的当红明星,包括了曾伟健与苏琴。这两人是地下情侣,而赵家仁对苏琴有感觉,横插进来。就这样三人之间的三角恋也让李广益知道了更多内幕,其中曾伟健与苏琴逐渐破裂的关系和当年的惨案也让他知道了一清二楚。”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xocnw.dzhhyy.com

4rquv.dzhhyy.com  gv1h.dzhhyy.com  i74.dzhhyy.com  f3m7q.dzhhyy.com  6d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