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长老沉吟了一下,沉声道:“应该,这小子值得我们这么做他。”说完两人缓缓的退回到了楼里,没有了声息。

而赵海这个时候还沉浸在他的修练之中,他已经找到了在不同的状态下,要如何做才能最完美的劈出那一刀,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手里的刀活了,他感没到了刀在愉快,刀在高兴,这种感觉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但是他更加的高兴,因为他终于证实了一件事情。

赵海在最一开始修练这一招的时候,就试着把这一招当成一个思维体来对待,因为赵海在用异术与其它东西沟通的时候,他就发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好像都是有思维的,包括风,包括空间这种无形无影的存在。

所以他在练刀的时候注想,是不是每一个刀招也都是一个思维体,只不过他们是一种十分特别的思维体,这些思维体需要你把这一招做到最完美的情况下,才能与他进行沟通。

带着这种假想,赵海开始了第一次前劈的修练,随着这一招的练习,随着他对这一招的体悟更多,赵海越发的坚信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的思维力,已经慢慢的感觉到了一丝的思维波动,虽然还十分的轻,但是他却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也更加的坚定了他的想法,他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

他的这一招越来越完美,他感觉到的思维就越来越清晰,就在他在站着的时候,可以劈出完美的一刀时,他已经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丝思维之力了,不过他还是没有办法与那丝思维之力进行沟通,他这才开始练习在不停的情况下进行前劈,现在他终于把自己的思维之力,与这一招的思维之力结合在了一起,一道与众不同的刀道之门,已经对他打开了。

第九百一十一章 刀道九境

赵海不知道自己练了多长时间,在练过一招前劈之后,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按照计划,开始练习下一招,依然用他自己独特的练习方式,不停的练习着,一刻都没有停下来过。

不知不觉中一个月过去了,赵海却早就忘记了时间,在不停的练习着,阴阳二位长老也没有到赵海的小院里来找扰他,而是吩咐林令他们,千万不要去打扰赵海。.

最基本的招式,一招一式的修练,赵海却已经完全的沉浸在了其中,他在不停的感觉着这些招式的中的思维之力,这让他有些着迷。

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的基础招式都已经练习完成了,赵海终于可以练习一下其它的东西了。

在阴长老给赵海的玉简之中,在最后的部分,就是一些组合招式,这些组合招式并不是什么太强的刀招,只是用来练习用手,他只是把各种各样的最基本的刀招,组合了起来,让练习的人可是更好的,更熟释的使用那些最基本的刀招,同时这也是来用检验练习者的成绩的,如果他练习的好,这些组合招式,自然可以轻松的使出来,如果他练习的不好,那这些最基本的招式,自然也就用不出来。

赵海现在就是在做这些的练习,他想看看,像这样的组合招式之中,是不是也有思维之力。

答案是肯定的,在这些组合招式之中也有思维之力。虽然这个招式是有很多的刀招组成的。但是他们却只有一个思维之力,也就是说,他们是一个整体的。

赵海一边练习着这些组合招式,一边小心的与刀招里的思维这力沟通着,在沟通之前他就发现了一个特点,当他把所有的基本刀招都练到完美,并且跟刀招里的思维之力进行沟通之后,他现在在看那些组合的刀招时,就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刀招是有思维之力的,他只要试着跟这个刀招的思维之力进行沟通就行了。并不用像以前一样,不知道这个刀招里是不是有思维之力,还要自己慢慢的去尝试。

这一发现对于赵海来说可是十分重要的,也就是说。他拿过了一个刀招,马上就可以感觉到这个刀招里的思维之力,那剩下的事情就十分的简单的,他可以一边把刀招练得完美,一边去沟通刀招里的思维之力,等到刀招完美了,思维之力也沟通成功了,他就等于是完全的掌握了这一招刀法,这对于一个学刀的人来说,可是梦寐以求的。

因为赵海现在练习的刀招组合十分的简单。所以他很快就把这招刀法练到了完美的境界,同时也与这招刀法的思维之力沟通上了,他沉醉其中。

一招一招的练习着,当赵海发现玉简里所有的内容他,都已经掌握的时候,他终于长出了口气,收回了心神,他的灵台一片的清明,同时他发现自己的精神力竟然有一些增加,而且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他脑海里的那一丝金色的精神力竟然也有一丝的增加,而且增加的速度比起以前来,可是快了不少。

赵海愣愣的感觉着自己的情况,他还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可以让自己的精神力和那丝金色的精神力都得到增加,难道是因为与那些刀招的思维之力进行沟通的原因吗?赵海有些弄不清楚。

正在这时。就听到劳拉的声音传来道:“海哥,海哥,你听到了吗?”

赵海一愣,因为他听到劳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颤音,好像是十分激动一样,赵海连忙用自己的精神力进入到了空间里,沉声道:“听到了,怎么了劳拉?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好像很紧张?”

一听到赵海这么说,劳拉她们都松了口气,劳拉更是道:“海哥,你是不知道了,这都一年我了,可是我们却一直没有办法联系到你,叫了你几次,你好像没有注意到,我们又不敢太大声的叫你,怕打扰你的修练,可是把我们给急坏了,真怕你出什么事儿,好,你没事儿就好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赵海一听劳拉这么说,却是微微一愣道:“一年多?你是说我这一次修练竟然用了一年多?这么长时间了?”

劳拉点了点头道:“可不是吗,一年多了,准备的说是一年零三个月又十三天,你说时间长不长,海哥,我拜托你,下一次你要是在进入这种闭关状态,麻烦你提前通知我们一声,弄得我们以为你走火入魔了呢。”

赵海不好意的道:“对不起啊劳拉,让你们担心了,放心吧,以后不会了,我当时只是想做一个试验,却没有想到,试验成功了,我却觉迷其中,要不是完成了这一次的修练,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劳拉摇了摇头道:“算了,你没事儿就行了,早点休息吧。”

赵海苦笑了一下道:“休息什么,我这一修练就是一年,师父当时只是让我修练一个月,我得马上就去见见他们,等过一段时间我在来陪你们吧。”

劳拉也理解赵海,冲着赵海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赵海收起了自己的刀,刚要外面门,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赵海马上就走了过去,把门打开了,打开门这一看,外面竟然站着阴阳二老和林令还有向英。

赵海连忙对几人一抱拳,沉声道:“师父,林师兄,向师兄,你来了,快请进。”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zmvhq.dzhhyy.com

pknow.dzhhyy.com  w9l.dzhhyy.com  me40g.dzhhyy.com  tr2vh.dzhhyy.com  bjno.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