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子行轻叹了口气,“好吧。”然后他又想到什么,把自己逗笑了,“但是如果你的爱人换了个男人的身体呢?你也能接受吗?”

“呃……能!好了,咱不聊了,干活。”

两人守着贺子行的笔记本电脑弄网站,一直工作到晚上十点多,萧陟说:“不早了,我开车送你回去。

贺子行刚要推辞,被萧陟打断:“别跟我瞎客气。人家别人坐十站地花两块钱还行,你这两站地也花两块,还不如省下来给我买瓶绿茶。”

贺子行又被他逗笑了,“好,听久哥的。”

两人坐进萧陟的面包车,这次由贺子行带路,萧陟光明正大地开到了他楼下,“久哥要不要上去坐坐?”

萧陟有些意外,他以为贺子行不会轻易让人到他家里去,毕竟他经常要变装,家里可能会有些痕迹。然而贺子行脸上一派坦荡,没有半分不情愿,看来并不是随便说出口的客气话。

萧陟冲贺子行咧嘴一笑:“走。”

贺子行住的“新丰小区”其实年头并不很长,但是楼房质量不好,小区物业维护得也不好,从外面看,墙皮又脏又旧,进到里面也是如此,地面的瓷砖已经有开裂或者缺角的了,角落里还堆着灰。

萧陟跟着贺子行来到电梯前,他眼尖地发现电梯按钮上蒙了层污垢,贺子行刚要按上行键,被萧陟一个大步抢了先。

贺子行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地看着萧陟。

萧陟嫌弃地瞥眼那个按钮,“脏。”

贺子行一下子红了脸,“这、这个小区的房租便宜。我不喜欢跟人合住,自己租一套公寓,只有这里能负担起。”

萧陟忙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你手干净,不想让你摸那个东西。”

贺子行不由地看他一眼,带了些许诧异和感动。他脸还红着,这样偏着头微微仰视着萧陟,猫一样晶莹的眼睛映着头顶的灯光,竟看得萧陟心跳骤然加速,视线难以自控地停在贺子行的脸上。

迎着这样的目光,贺子行突然莫名心慌。他掩饰地忙抬头去看电梯的数字,没话找话地说:“怎么这么慢。”

幸而这时电梯门就打开了,两人都跟得了特赦似的低头钻进去。

上到六楼,出电梯左转,楼道里灯光很暗,墙壁和地板跟大堂的一样破旧。

萧陟注意了一下,这一层三个住户用的都是一样的防盗门,看起来不甚结实的样子。

贺子行请萧陟进了屋,萧陟眼前顿时一亮,屋里跟外面好像两个世界,又整洁又舒适的样子,不由夸赞道:“真整齐,不像单身男生住的房子。”他又扫视了眼各个角落,没有一丝和女装沾边的东西,

贺子行听见他刚才的话,有些奇怪地问他:“久哥怎么知道我单身?彩玲姐告诉你的?”

萧陟勾唇一笑,看向贺子行的眼神里带了几分得意。

他这样笑的时候,一边嘴角翘得比另一边更高一些,显得有些痞,看得贺子行又是一怔,飞快地移开了目光,潦草地指向洗手间的方向:“久哥,你去洗洗手吧,我给你倒杯水。”说着一头钻进厨房,留萧陟站在原地,嘴角翘得更高。

萧陟去了洗手间,这里也很整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几个抽屉看了看,里面的洗漱用品和护肤用品确实比一般男孩儿要多些,但也在正常范围内,并且没有化妆品之类的东西。

萧陟很满意,子行这么谨慎,完成任务应该不是难事,何况他已经有了不少线索。

从洗手间出来喝过水,萧陟便没有理由再留下了,只得告辞。

他回到店里做完油泼辣子,比平时早了两个小时趟到床上,却是辗转难眠。他满脑子都是今天贺子行的笑脸,和那两个小小的慌乱,扰得他身上焦躁难安。

“系统,”他实在是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与焦躁,竟然跟系统聊起了天,“你说,是我自作多情吗?我觉得兰猗真的喜欢我……很喜欢我,也许不比我喜欢他要少……”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由地一酸,“上辈子我们命不好,还好还有这辈子。系统,谢谢你。”

系统一如既往地恭敬有礼:“萧先生客气了。”

萧陟在床上烙了两个小时的饼,还是一丝困意也无,干脆爬起来去外面抽烟。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bhvte.dzhhyy.com

ts1r0.dzhhyy.com  6ju3a.dzhhyy.com  nchn.dzhhyy.com  gtq7j.dzhhyy.com  7x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