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微微一笑道:“就算是他来了又能怎么样?不要忘了,我也是一个树魂者,我可不怕他,让他来好了,只是对方也真是够不讲究的,把人杀了,你到是给埋了啊,就直接丢在那里了,这就有点过份了。这树林里的妖兽可是很多的,要是让那些妖兽发现这些尸体的话。这些尸体怕是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吃光,而且这血腥味还有可能会引来强大的妖兽,我们把他们给埋了吧。”

胖子点了点头道:“好,听你的,埋了吧。”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挥了挥手,那些尸体所在的地面一阵的波动,随后那地面好像已经变成了一片流沙一样,那些尸体飞快的往下沉去,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把那些尸体处理好了之后,赵海又看了看那些大树,转头对胖子道:“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要是让人发现,以为是我们在这里跟人战斗那就不好了,在说了,现在茫荡山这里,全都是冒险者,他们可都是来找圣坟的,要是让他们发现我们,一定也会以为我们是来找圣坟的,到时候他们说不定会攻击我们。”

胖子点了点头道:“走吧,我们能把他们给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说完两人转身走了,就在两人走了不长时间,一阵野兽的嘶吼声传来,随后一只体形巨大,高足有两米左右,长度也达到了三米左右的巨兽,出现在了那片战斗的地方,这只巨兽长的十分的奇物,他长有六只脚,两只前脚很长,但是像一直缩在肩膀那时,而剩下的四只脚长在后面,那四只脚长是用来走路的。

那只野兽在这里闻了闻,随后一声嘶吼,两只一直缩着的前脚一下就伸了出来,不停的在地上挖着,很快的那几具被赵海和胖子给埋下去的尸体就被他给挖了出来。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道:“六脚,停下来。”

那只巨兽一听到这个声音,马上就停了下来,接着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随后一个老人慢慢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这个老人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一头的绿发已经有了一些灰色之色,脸上的皱纹也很深,皮肤很粗糙,一看就知道是长年在外面行走之人。

这老人穿着一身粗布的麻衣,手里拿着一根法杖,他的衣服不怎么样,但是法杖看起来却十分的不错,一根精钢制成的法杖,在法杖的顶端,还镶着一块绿色的宝石,这块宝石足有人的拳头大小,闪着动绿色的光芒,那光芒好像有活性一样,十分的漂亮。

老人看了一眼那些尸体,眉头皱了皱,随后一挥手,那些尸体就被埋了起来,而这时那头巨兽也走到了老人的身边,趴在了地上,一付十分乖巧的样子。

老人看了四周的树一眼,探了口气道:“是一个好苗子,可惜啊,杀气太重,六脚,看看除了这几个死了的人之外,还有什么人来过这里,他们都冲着那个方向去了。”

那只巨兽好像是可以听得懂老师的话,他慢了起来,四下闻了闻,然后走到了赵海他们出现位置对面的一个位置,然后冲着老人叫了一声,随后又走到了赵海和胖子出现的位置,又转头冲着老人轻叫了两声。

老人虽然是已经跟这只巨兽一起生活很长时间了,所以巨兽所要表达的意思,老人全都明白,他点了点头道:“你是说,先是有一人上出现在了那里,然后离开了,后来又有两个人出现在了这里,接着也离开,这么看起来,杀这些人的,应该是先离开的那个人,从那些人的死亡时间来看,应该在三个小时以前,而埋这些人的泥土之中。还有术法的波动。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也就是说,第一个人杀完人之后就离开了,后来有两个人来到了这里,看到了这些尸体,就把他们给埋起来了,这到是有点儿意思,六脚,我们找地两个人。”

巨兽轻吼了一声。往赵海和胖子离开的方向走去,老人也慢慢的往前走着。而赵海和胖子,这个时候却并不知道有人正在找他们,他们两个并没有回到他们原来休息的地方,而是直接往树林深处走去。

一边往前走赵海一边对胖子道:“看起来,以后我们也要多加小心了,茫荡山这里已经不在安全了。”

胖子点了点头,接着叹了口气道:“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现在连圣坟的影子还没有见到呢。就开始杀人了,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儿?”

赵海看了胖子一眼。微微一笑道:“谁说杀人就一定是为了圣坟,为了别的就不能杀人吗?不要忘了,他们可全都是冒险者。”

胖子一愣,接着马上就反应了过,他明白赵海这话是什么意思了,那些人全都是冒险者,冒险者杀人,可不只是为了找圣坟,他们也是为了钱。

胖子苦笑了一下道:“我还是没能适应一个冒险者的身份,哎,我说老赵,你当冒险者的时候,也像现在这样,为了钱杀人吗?”

赵海摇了摇头道:“并不是每一个冒险者都这样的,事实上大部分的冒险者,还是会尊守一个规则的,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今天我闻到的不是血腥味,而是有人在那里交手,我是不会跟你凑过去的,因为冒险者不管是在跟人交手还是在跟妖兽交手,要是有其它的冒险者凑过去,就会被认为是有敌意,那样的话,最后双方可能就是不死不体的局面了,在野外,没有人会随意的得罪人,就算是你的实力强过对方,也不要轻易的得罪对方,因为你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突然算计你,要是你正在与妖兽交手的时候,敌人突然偷袭你,那你就死定了,当然,如果你非得得罪对方不可,那就一定要至对方于死地,绝对不能给他翻牌儿的机会,这就是野外生存的法则。”

胖子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说白了,你想要野外生存,就要像一只野兽一样,野兽都有自己的地盘,两个地盘相临的野兽,不会发生争斗,除非一方跑到了对方的地方上,为了争地盘他们才会发生争斗,但是如果到了非战争不可的时候,就一定要把对方给打跑,打败,甚至是打死,对吗?”

赵海微微一笑道:“对,就是这个意思,我管这个叫丛林法则,在野外,一切都是丛林法则,与城里完全的不一样。”

胖子点了点头道:“说的好,丛林法则,没有比这话更合适的形容了,哈哈哈,老赵,我发现你还真的是挺有才的。”

赵海微微一笑,正在说话,突的他脸色一变道:“小心,有一只巨兽正在往我们这里来,嗯?后面还有人,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

胖子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脸色一变道:“巨兽?什么样的巨兽?”

赵海白了胖子一眼,沉声道:“我怎么知道,我只是感觉有一股十分强大的野兽所息直往我们这里来了,在这个野兽气息的后面,还跟着一个人的气息,而且这个人的实力也十分的强悍,我们要小心一些。”赵海当然没有跟胖子说实话,他知道胖子是皇室中人,对于各魂物的修练方法都十分的了解,要是他表现出了,一种完全不同的修练方法,胖子一定会感到奇怪的,所以赵海并说实话。

胖子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嘿嘿一笑,没有说什么,不过两人却已经把法杖亮了出来,随时准备攻击,两人一直等了半个小时左右,这才听到有野兽的嘶吼声,胖子一听到那野盖的嘶吼声,却一脸惊奇的看着赵海道:“赵海,你够强的,这么远你都能感觉到敌人?”

赵海苦笑道:“要是我真的能在这么远感觉到敌人就好了,我们在往前走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在我们走过的路上使用一个预警的法术,就用在树上,只要有人经过那里,就会产生预警波动,我就知道了。”

胖子一脸羡慕的道:“那也挺好了,怪不得有人说,没有人能在树林里战胜树魂者呢,有这本事儿,当然没有人能打赢你们了。”正说着,一个黑色的脑袋,突然出现在一棵树的后面,这棵脑袋看起来就像是老虎的脑袋,但是要比老虎的脑袋大得多。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czxes.dzhhyy.com

cpcsg.dzhhyy.com  hqlm.dzhhyy.com  1mkbr.dzhhyy.com  dmig.dzhhyy.com  rx89.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