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啊。”钱浅趴在桌上一脸懒洋洋的答道:“皇上明日先把三皇子的嫡子送出宫,那孩子养在宫里也有六七年了,最近很是不安分,开始养暗卫、接触朝臣了,我看也差不多该断了太后的念想了。”

“这事儿交给朕,直接给封号让他宫外开府,不给封地,眼皮子底下养着,谅他也翻不起浪来。”穆熙敬不甚在意的答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后宫权柄。”

“知道了!”钱浅翻翻白眼:“这两天就收回来。我逼宫还不行吗?放心吧,一定办到,只要前朝您能压的住,我现在去逼宫都可以,我的名声够差了,不怕多背恶名。”

“不用瞻前顾后。”穆熙敬大手一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有穆熙敬这句话钱浅就放心了,那还不好办,正面硬杠呗,她又不缺武力值,既然穆熙敬说了,舆论镇压归他,那么武力镇压就归自己呗。

于是接下来连着三天,朝中大臣都处于晕头转向的状态。第一天,三皇子遗孤,被太后娘娘早早抱进宫里养的皇孙被封了个郡王,皇上直接给自己这个年纪相差不算远的侄子弄了个颇为豪华的府邸,让他即刻出宫。

第二天,太后娘娘上表为自己的孙子求情,然而她自己其实都自身难保了……

第三天,镇国长公主逼宫,要求太后娘娘交出皇后凤印和六宫掌事牌子,太后娘娘不从,大骂公主不孝,身为异姓,觊觎宫内权柄,狼子野心,顺便还指责了卫国公一家有不臣之心。

朝臣们都知道镇国公长公主霸道彪悍又胆大包天,可谁也没想到她胆大到这个地步。根据宫里传来的消息,长公主派人直接将皇太后抬了起来,一路架着她挪去了宁寿宫。

这还不算完,长公主还下令说太后娘娘年迈,犯了老糊涂,因此拨了许多侍卫在宁寿宫帮忙看顾太后娘娘,防止她“失智走失”,而太后娘娘以前身边的宫人,几乎被公主遣散赶走,就留下了大宫女茹影。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朝臣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就算镇国长公主想要夺权,软禁太后,但找理由好歹也得走点心吧?!在宫里那么多宫人婢女伺候着,上哪去“走失”啊?!

但这位公主就是这么霸王,把太后娘娘关去宁寿宫还不算,又直接带人将凤栖宫搜了个底朝天,最后直接抄出了皇后玉玺和后宫掌事牌子,心满意足的回她的怡心苑了。

自此,后宫权柄完全落入异姓公主顾望春手中,前朝大臣得到这个消息几乎傻眼,弹劾奏章像是雪片一样往穆熙敬的御案上飞。

连带着一直老老实实当差的卫国公一家都受了牵连,不少人都觉得镇国长公主如此大张旗鼓的后宫夺权,是卫国公一家的指使。

朝臣们都快磨破了嘴皮子,皇上就是压着不理,最后新任宰相看皇上实在没反应,只好领着朝臣在朝堂上跪着集体抗议,皇上也只是轻飘飘的补了一句:“朕尚未娶妻,小妹帮着管家有何不对?”

“陛下!”户部尚书一脸大义凛然:“顾望春并非先皇亲生,被封为公主,完全是皇恩浩荡,但她却不知感激,反而对太后大不敬。身为异姓公主,本不该插手圣上家事,她却大张旗鼓后宫揽权,是何居心?”

“哦?”穆熙敬瞥了户部尚书一眼,不咸不淡地答道:“爱卿也知道,这是朕的家事?既是家事,那就让朕家里人处理,旁人无需多言。”

异姓公主飞扬跋扈,皇上又惯着不管,就算那些自诩清高的朝臣急的跳脚,成天上表弹劾,但一时半刻还真的拿钱浅没什么办法,于是他们转了个圈,开始对另外两件事下功夫。

一是弹劾卫国公一家大不敬,存在不臣之心,二是,催着穆熙敬赶紧娶妻。

朝臣们的逻辑其实也说得通,镇国长公主如此正大光明的后宫夺权,不就是仗着皇上宠着,再加上家中背景强大嘛!如果卫国公府倒了,这公主的靠山倒了一半,自然消停些。另外,公主能在后宫夺权,无非是因为皇上后宫空虚,没有皇后管着。如果皇上娶妻了,正大光明掌管后宫的应该是皇后,没公主什么事儿了。

于是穆熙敬的御案又被雪片一样的奏章淹没了,这一次是弹劾奏章和催婚奏章对半开,不过穆熙敬的态度似乎没什么改善,还是一模一样置之不理。

穆熙敬无所谓,其实钱浅也无所谓,但是顾凭澜和顾将军都烦透了,忍了又忍之后,顾凭澜终于撑不住开始抱怨:“为什么这些事总要公主出面?次次都是公主做恶人,眼下外面那些传言简直不能听,这样下去可怎么好?”

“阿满是朕的妹妹,跋扈些又怎样,谁还能欺负她不成?”穆熙敬轻飘飘的白了顾凭澜一眼,浑然不在意。

“话不能这么说!”顾凭澜终于忍不住对着皇上跳脚了:“我们公主很快就要及笄了,再过几年就要议亲,名声差到这个地步,要怎样议亲啊?!我们公主明明就是那么可爱的小姑娘,被坑成这样冤不冤啊!”

“急什么。”穆熙敬还是毫不在意的模样:“嫁人又不急,朕还想多留阿满几年。再说,阿满是镇国长公主,只有她嫌弃旁人的份儿,我看谁敢来嫌弃她!莫不是长了十颗胆子!”

唉!顾凭澜一脸心塞地看着不开窍的皇帝,成亲是两情相悦的事儿诶……拿权利压人算怎么回事嘛!

第1194章:皇上,请您尽快回宫(41)

后宫权柄收拢,穆熙敬似乎也没啥太烦心的事,唯一惦记的就是秦霆煜的态度了。让他松口气的是,秦霆煜并没有立刻在外拥兵谋反,在锦阳城滞留了一段时间之后还是奉旨回京了。

但剧情线并没有歪,秦霆煜还是决心要为父母报仇,走上谋反之路了。只是谋反并不是一蹴而就,不是他停留在锦阳城振臂一呼起兵谋反就可以的。

为了保险起见,秦霆煜决定还是奉诏回京,先将京中势力慢慢收拢之后再做打算。当然了,他也不是没防着穆熙敬赶尽杀绝,从进京之后,他就开始在靖国公府称病,不进宫、不上朝。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nf6t.dzhhyy.com  j5r.dzhhyy.com  4dc8.dzhhyy.com  h1clh.dzhhyy.com  6yb3.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