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柯寻想了想,“我们上午的时候从这些房子里搜了一些书出来,你帮着检查检查,看看能不能从书里找到点儿线索吧。”

房子里搜出的书有很多,大概有个数百本的样子,昨天大家搜索房中线索的时候虽然发现了这些书,但时间有限,只大致看了一下书名,并没有来得及细找,这一次大家把所有的书都搬到了外面,准备花去一个下午的时间赌一赌,看看这些书里能不能找到与签名有关的蛛丝马迹。

柯寻搬了几十本书过来,放到田扬身边,另又给他盛了一杯植物汁水:“有问题就招呼我们。”

其余人则聚在离他并不算太远的地方,也都坐在遮阳棚下,每人身前一大摞书,开始抓紧时间翻看。

这些书种类繁杂,有中文书籍也有外文书籍,有大家看过的知道的,也有从来没听说过的。

这是一项十分耗时耗精力的工作,但大家谁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秦赐卫东和罗勏准备再次进入森林去取含水植物和陷阱里的猎物,柯寻则把手上的书往旁边一扔,给剩下的人开会。

“离天黑没有多长时间了,”他说,“咱们现在需要准备一下今晚的应对方法。我想了想,还是待在房子里相对比外面好一点,如果咱们在外面,那些人皮和血没有阻挡,无论咱们跑到哪儿都有可能被包围和淹没。咱们需要找一个比较密闭的房间,然后把门窗的缝隙堵一堵。”

“你说,咱们能站到房顶上去吗?”吴悠指着旁边的房子,“你看,这些房顶都是斜的,血再怎么多也不可能漫上去。”

“但你要考虑到那些人皮和不明物质,”柯寻道,“血虽然堆聚不起来,但那些不明物质可以,如果它们在房子的四周越堆越高,一样可以上到房顶。”

“有道理,”吴悠点头,“那就……那就还在房子里吧。”

昨晚那可怕的情形,其实让所有人都已经对房子里的密闭房间产生了极深的心理阴影和抗拒排斥。

“我记得那边那所房子,里面有个房间还算干净。”邵陵指着某所房子道,“鉴于昨夜渗入屋中的血量,我觉得咱们可以准备几张高桌,然后摞起来,所有人待在上面。”

“边干边琢磨吧。”柯寻站起身,看了眼躺在方菲旁边的何棠,“她怎么样了?”

方菲微微摇头:“烧得厉害,现在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过去了,情况有点儿像昨天的肖凯。”

众人一时都有些沉默,柯寻转头去看不远处的田扬,见他也早躺在了地上,头下面却枕着几本书,面色苍白,仍在挣扎着翻看剩下的书。

“有点奇怪,”朱浩文道,“何棠并没有沾到血,为什么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说其实和血没有太大关系的话,那我们可能要重新考量死亡的筛选条件了。”

众人将何棠留在原地,一起去了邵陵指出的那所房子,又从其他房子里搬了数张高桌进去,差不多铺满了整个房间。

朱浩文还搜集了好几件雨衣分发给众人:“保险起见。”

这四个字所包含的意义大家都心知肚明,虽然听起来很残忍,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柯寻看见雨衣,倒是有了个主意,找到锤子钉子透明胶等物,把雨衣糊在窗户外面,密密实实地钉住,又在窗户里面钉了一层。

“剩下的等天黑前大家都进了屋,把门也封上,能挡多少挡多少。”柯寻道。

差不多准备妥当,众人才又从房子里出来,却见何棠依然昏睡,田扬捂着头蜷缩着。

“田扬,”柯寻走过去,“你怎么样?”

心里面却知道,问也是白问,无论他现在怎么样,谁也没有办法帮到他。

“疼……”田扬从手臂间抬起脸,脸色白得吓人,和昨天的肖凯一个模样。

“哪儿疼?”柯寻问。

“眼……眼球后面……疼得要死……”田扬痛苦地呻吟。

“别再管这些书了,”柯寻探下腰,“你要是同意,我把你弄晕,也许能好过些。”

田扬却摇了摇头:“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不想死,柯儿,我怕死……我特别怕……你不知道,你体会不到我现在的感觉……我,我多希望我能多活一会儿……柯儿,别弄晕我,我就只剩下这么一丁点儿活着的时间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psowu.dzhhyy.com

6h7e.dzhhyy.com  1mr62.dzhhyy.com  enha.dzhhyy.com  tfhn5.dzhhyy.com  p1io.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