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蕴:“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见一面吧!”

褚铭:“我可不凶顾大xiao jie,等下又被说成有所预谋,我可是挺冤的。”

顾蕴想到她第一次见褚铭的情景,觉得一阵尴尬和脸热。

顾蕴:“咳咳,次的事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我给你道歉。”

褚铭:“如果我跟你没有其他关系,你会跟我道歉吗?还是横冲直撞的喷我一顿之后让当做没发生这件事,让我自己去消化?”

顾蕴仔细想了想褚铭所说的情况,她的脾气在工作场合与其他场合都控制得不错,不会随随便便的去指责别人。

褚铭还是第一个。

顾蕴:“我这话虽然说的挺伤人,但你是第一个承受我太多这么差的人。”

褚铭:“我是不是得跪下来谢恩?”

顾蕴:“这倒不用。等你有空的时候,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褚铭在键盘打字的手顿了顿,看着顾蕴给他发的最后一句话。

这位大xiao jie还真是能屈能伸。

褚铭:“等我有空,会联系你。”

顾蕴看到这个万金油似的回答,心里闪过烦躁的情绪,但这股烦躁也没有持续多久。

褚铭能给她这个回复已经不错了。

她总不能指望褚铭是个没有脾气的泥人吧。

要是她被人那么讽刺过,那人回头又腆着脸回来找她,她直接一脚踹了或当没看见。

像褚铭这样还跟她小聊几句的,已经算是脾气很好了。

李蕴:“我等你的信息。”

褚铭扫了一眼,把手机关机,扔到床,全身心的忙手头的论。

博士论的难度是目前他见过难度最大的一项工作。

博之前他觉得他自己的姿势储备和见识算是挺丰富的,博之后,他觉得他自己是个盲了。

除了做他的本职工作之外,还要尽所有时间去做课题研究与导师满世界走,或是一头扎进深山老林里。

在国内的深山老林还好,心里有个危险程度的评估,另外也在自己的国家更安心一些,遇到什么事心里也有个底。

跑到国外的深山老林里算没出什么事,他的心也始终提着。

白天做考察和工作,晚的时间则用来看以及搜集资料。

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的,连厕所的时间都算了进去。

只有按照他目前的进展速度,他也不一定能如实地完成他的毕业论。

另外,完成不代表能通过。

因此,褚铭最近简直跟打鸡血没什么两样,除了工作之外所有的社交与应酬都省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qmish.dzhhyy.com

tfg0.dzhhyy.com  sqvnp.dzhhyy.com  3d2.dzhhyy.com  nf71.dzhhyy.com  fv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