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宗房有些急不可待,没等李意那边写信回来说同意还是不同意,就强行和李端家分了宗。

大家都觉得李家宗房有点急,但李家宗房放了话出来,说李端家这一房违背了祖训,又不愿意受宗房节制,与其这样大家闹得不愉快,不如彼此分开,各过各的好。

李家因为求婚不成绑架了郁棠,家仆还擅作主张指使流民杀人的事又被临安城的人翻出来议论起来。

说什么的都有。

但总的来说,还是觉得林氏做事太狠毒,李家家风不行。

李端急得嘴角冒泡。

林氏在家里大发雷霆“这都是哪些人在嚼舌根?阿端,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原来我们是顾及到宗房那边,谁知道我们让了步,他们还不领情。分了宗也好,你们兄弟两人好好读书,不过几年光景,说不定能成第二个裴家。”

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李端不好在母亲面前诉苦,正要笑着应诺,就听见有男子用促狭的口吻道“姑母这是在发什么脾气呢?亏得表弟孝顺,事事都顺着您。要是我,早和我娘顶起嘴来。”

第七十七章 秘密

母子俩回头,看见个穿着紫红色鎏银团花锦衣的英俊男子笑盈盈地走了进来。

“阿觉!”林氏高兴地大声道,扶着身边丫鬟的手就要站起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好让你表弟去接你。”

来人正是林氏娘家的侄儿林觉。

他是林氏胞兄的长子,从小就长得漂亮又能说会道,是最讨林氏喜欢的侄儿。

林觉没等她站起来就快步上前,赶在小丫鬟伸手之前扶住了林氏。

“姑母!”他亲亲热热地喊了林氏一声,笑道,“您这里又不是别的地儿,我这不是想给您一个惊喜吗?没想到惊喜变成惊吓了!”他说着,若有所思地瞥了李端一眼,继续对林氏道:“我没有吓着您吧?早知道这样我就该让小厮提前来通禀一声了。”

他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后悔之意,让林氏听着心疼不已,忙道:“你姑母是这么胆小的人吗?再说了,别的我不敢夸嘴,这管家的本事你姑母可是数一数二的。能不声不响地跑到我屋里来的,不是你们这几个常来常往的还能是谁?”

这点林觉倒不否认。

和李端打了声招呼,表兄弟两人就扶着林氏在外间的圆桌前坐下。

丫鬟上了茶点。

林氏问林觉:“这次来是路过还是准备住几天?淮安那边的事都处理得怎样了?家里的生意还好吧?你父亲的身体可还好?”

林觉笑道:“父亲的身体挺好的,家里的生意这些年得姑父援手,也一切都顺利。我这次来,也是因为淮安那边的生意都办妥了,一是来给姑母说一声,免得您担心。二来也是想谢谢您,要不是姑父帮着出面,这次只怕是要血本无归了。说起来,这家里还是得有个读书人啊!”

林氏不住地点头,道:“所以我督促你两个表弟要好好地读书。”

李意现在不过是个四品的知府就已经让林家的生意更上一层楼了,如果像裴家那样,岂不是银子像流水似地往家里灌?!

林氏想起了林觉刚刚出生的长子,道:“你那个媳妇儿娘家虽然富足,可底蕴到底差了些。以后等你大表弟成了亲,就把孩子接到这边来教养。不说读个进士举人的,怎么也得读个秀才出来。你看杭州城的那些大户人家,生意做到顶尖的,十之八、九都是秀才出身。只有这样,才能和那些做官的搭上话,出了事才能有人保着。”

林觉深以为然,连连点头,提前向林氏和李端道谢。然后说起来意来:“正巧这段时间没什么事,来陪陪您,也和表弟说说话。若是能见一见裴家三老爷那就更好了。”

最后一句才是主要的吧?

林氏想着,但侄儿话说得漂亮,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行!你就在这里多住几天。临安城别的不行,风景倒还雅致,你每次来都行色匆匆的,这次就在这里多住几天,让你表弟带着到处走走看看。闲着无聊了,搭个船,去杭州城当天就可以往返。”

林觉立刻起身道谢,陪着林氏又闲聊了一会儿,见林氏面带几分倦色,这才和李端一起告辞,由李端陪着去了休息的客房。

不过,林觉一进门就把身边整理箱笼和李家派过来打扫房舍的仆从都赶了出去,关上了门,从随身的一个箱笼里翻出一个画轴来笑着递给了李端:“怎么样?我说你们那法子行不通吧?最终还是得看我的。喏,鲁信的‘遗物’,你看看是不是你家在找的那幅舆图。”


uc5f.dzhhyy.com  1p3l.dzhhyy.com  idxoj.dzhhyy.com  oq3pm.dzhhyy.com  e6xt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qsykz.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