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简单,狼子野心他妈的连扶着自己站起来的大哥都能拿来换钱!”刀疤的一个兄弟吧唧吧唧嘴说道。

“妈的,这种人我看着恶心!”另一个兄弟扭头往地上吐了一口痰骂道。

另外一头两个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马龙住院的医院外面。

“之前我跟勇哥也是这样,那个时候还在老家,我们两个人啊出来办事!”刘凯笑呵呵的对着虎三子说。

“邵勇是个好痒的,不为别的就那一次在仓库我们那么多人给他干的弹尽粮绝还不服的这个劲,我就佩服他!”虎三子也由衷的钦佩邵勇。

“三哥,你在外面等着我!”刘凯晃悠了一下脖子直接走进了医院。

病房里马龙浑身都是绷带的躺着,一个兄弟正在给他喂水,刘凯在走廊里来来回回了两三次之后确认没有人在蹲点之后走进了马龙的病房!

“呵呵,身体怎么样龙哥?”刘凯进屋朝着马龙问了一句。

“我艹!”

“扑棱扑棱”

陪护椅上,床边,还有喂水的马龙兄弟们瞬间站了起来看着刘凯。

“都别紧张,我就是过来看看龙哥!”

“你弄啥勒?”马龙看着刘凯莫名的紧张了,一着急家乡话都干出来了!

“龙哥,我没别的意思,实在是找不到王峰了,他躲的比谁都快,那我就把我的心里话跟你说说吧!”刘凯很稳走到床边伸手扒拉开一个马龙的兄弟。

“”马龙苍白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刘凯,等待着他的下文。

“给宋哥和老蔫放了,我知道你们的利益诉求是什么,我都给你们!我服了!”刘凯面无表情的对着马龙说完转身就走!

“你拿我们当小孩忽悠呢?”马龙用力对着刘凯的背影喊了一句。

“呵呵”刘凯笑了一声之后走出了医院。

虎三子把车停在刘凯的身边,刘凯上车两个人快速离开。

刘凯在车上舔着嘴唇拿出了电话把铃声音量开到最大扔在车的操控台上一动不动的看着手机。

“你露面了,话也给到了,下一步你觉得他们能相信你是真的服了么?”

“他们不一定能相信我服了,但是他们一定相信我有鱼死网破的想法,而且这一帮鬼,都是饿死鬼,我不相信他们能团结一致的就跟我死磕到底!”刘凯肯定的说道。

王峰接到马龙的通知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的去找刀疤商量,反而叫齐了自己手下的兄弟们吩咐了起来。

刘凯等了一天都没有接到王峰联系自己的电话,随后失望的对虎三子说“三哥,找地方吃口饭吧,看来这一次钓不到鱼了!”

“怎么说?”虎三子费解的问了一句,

“如果是他们后面的人安排好了这一环又一环的,那我前脚去医院后脚就应该出结果怎么往下进行,现在一天过去了王峰都没有消息,说明是他自己想要跟我掰掰手腕,他太小心了,换句话说他胆子太小,还想要拿大份额。”刘凯解释了一句。

“你把什么都看透了?”

“人心没看透!”

“人心没看头你还敢赌?”

“看透了,赌就没意思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7lmis.dzhhyy.com  bifh.dzhhyy.com  0pkdb.dzhhyy.com  rsn.dzhhyy.com  xdpps.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