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南损失的不仅是一台价值一百多万的豪车,更是被我当众打脸,这种屈辱感,甚至比杀了孟南还要让他难以承受,毕竟他可是一枚富二代,而且还是嚣张惯了,从来没栽过跟头的富二代!

可孟南又能把我怎么样?

阻止我?他知道,他根本打不过我!

叫人来?他叫过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叫的人还没来!

用钱砸?不好意思,张儒摆明了就是要为我出头,孟南就算再无脑,也不敢和张儒比钱多!

足足砸了半个小时我才停手,心中的这口恶气出完了,仿佛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我扔下了铁锹,走到了孟南的身前,冷冷的说道:“你可以对我出言不逊,但若是牵扯到我的父母,不好意思,我会杀了你!”

虽然我现在并不知道我此时的眼神是什么样子,但我从孟南那惊恐的表情,便能猜到几分,一定很恐怖!

“砸了你的车,算是你向我道过歉了,如果再有下一次,小爷就砸碎你的脑袋!”说完,我径直的走进了醉仙居。

而孟南则是呆若木鸡的跪在地上,他应该是在想,他究极怎么得罪我了,竟然需要付出一辆一百多万的豪车来道歉?

孟南想不明白,他也不想去想这些事,当然了,若是此刻他能想通,以后也就不会将整个孟家都搭进来了!

“孟家那边,我会摆平的。”张儒见我走进来,一边笑着,一边迎上了我。

我朝着张儒点了点头,正色的说道:“我们还是先说说你的事情吧!”

“好!那就请楚先生和我走一趟吧!”张儒说完,对我作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也不废话,直接跟在了张儒的后面,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注视下,踏上了楼梯。

醉仙居,三楼最东侧的一间豪华套房里,古香古色的实木装修将这里衬托的无比庄重,正厅里,一张号称价值万金的金丝楠木茶台上,摆放着一套精致无比的茶具,翠绿色的香茗不断的从公道杯中,倒入我眼前的茶盏里。

张儒坐在我的对面,优雅的朝着我举起了茶盏,随后轻抿了一口晶莹的茶水,“楚先生,敬你。”

我看了眼桌上的茶盏,朝着张儒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们还是先说说你的事吧!”

张儒缓缓的将手中的茶盏放到了茶台上,旋即朝着身后的毒狼点了点头。

“最近几天,老板每天都会在深夜见到一个看不清样貌的白衣女人,那女人每次都想要掐死老板,起初,老板只是以为他太过劳累而产生幻觉,直到昨天夜里,老板却真的险些被那白衣女人掐死!”毒狼冰冷的脸上,难得产生了一丝惊惧的表情,“守在门外的我听到了房内的响动,便破开房门冲了进来,我亲眼见到了一个白衣女人这双手掐着老板的脖子!”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出现之后,那白衣女人竟然直接破窗而逃,老板这才保住了性命。”毒狼有些迟疑的说道。

破窗而逃?我有些傻眼了!这好像是蓄意谋杀的凶手,而不是索命的厉鬼吧?小爷还真没听说厉鬼还会破窗而逃的!

“那个……毒狼大哥,你说的应该是匪徒吧?厉鬼怎么可能会破窗而逃呢?就算是逃,也要飘出去啊,根本就不用破窗……”

“昨天夜里的白衣女人,不是鬼!”毒狼肯定的摇头说道:“但前几天,老板在睡觉的时候我都是守在门外的,屋内一有响动,我就会第一时间冲进来,而前几天的情景……”

毒狼顿了顿,好像是在整理思绪,“前几天,当我冲进老板房内的时候,只是看到老板脸色铁青,自己在床上不断的挣扎,整个房内都没有第二个人存在,直到我进入房间之后,老板那种窒息的感觉才会消失,用老板的话说就是,一旦我离开,他的眼前便还会出现那种诡异的场景!”

毒狼这么一解释,我顿时就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从几天之前开始,毒狼看不见的邪物盯上了张儒,每天夜里都会来掐张儒的脖子,直到昨天夜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真的想要杀张儒的“人”!

这么说,张儒遇到的,应该是两个白衣女人,不对,应该说是一个白衣女人,和一个白衣女鬼,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醉仙居外和张儒的眉心处会有鬼气了!

“张总,带我去你睡觉的地方看一看,也许我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说完,我便站起了身,准备离开套房,不过,张儒却是笑着朝我摆了摆手,道:“这里就是我见鬼和遇袭的地方,我每天都在这里睡觉。”


cvht.dzhhyy.com  yw2.dzhhyy.com  ow20b.dzhhyy.com  9pwn.dzhhyy.com  547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uvqc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