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糕吃不完,几个幼稚鬼就开始用奶油恶作剧。今天的寿星成了主要攻击目标,被涂得满脸都是。再然后战火烧至老金和大俊身上,两人开始在包厢打追逐战。

平常总在池暮面前战战兢兢的小八,在酒精的作用下胆子渐肥。他环视一圈,正好看见池暮起给季闫倒椰奶,脑子一抽,往他脸上抹了点奶油,然后恶作剧般大笑起来。

池暮看着他,简直有些苦笑不得。

“看见了吧,这群人喝醉后都是什么德行。你现在不会喝酒挺好的,以后也尽量少碰。”他无奈地笑了笑,一边拿纸巾擦脸,一边对季闫开玩笑。

季闫没说话,默默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

池暮挑眉:“怎么了?”

不知是受到周围环境影响,还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季闫的胆子也愈发大了一些。

他余光扫见其他人还在打闹,招手示意池暮把脸靠过来。

难得季闫主动一次,池暮心猿意马,低下了头。

季闫换了张干净的纸巾,又在他白净的侧脸上认认真真擦了一遍,把余下的那点奶油擦拭干净,才轻声说道:“好了。”

短暂的亲密接触,令池暮食髓知味。

不想放过他,池暮故意问道:“真的好了?”

季闫:“嗯……”

“我怎么感觉脸上还有点痒?你是不是没擦干净?”

男人的呼吸近在咫尺,季闫觉得自己心跳骤然加快。

为了掩饰紧张,他拿起桌上的椰奶灌了一口。

“好喝吗?”趁老金他们都在打闹,没人看向这边,池暮又开始光明正大耍流氓,“下次有机会给你尝尝我的?”

季闫的注意力都在靠近的呼吸上,连他问了什么都没听清,只管点头。

池暮这下是真憋不住了,胸腔震动,闷闷笑起来。

直到他离开包厢去外面结账,季闫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而自己又是怎么回答的……

一张白皙的俊脸顿时烧了起来。

第二天因为宿醉 ,大家都起得比平时晚。

池暮下楼的时候大俊和小八都还没到。

老金在厕所和人打电话。

偌大一个前厅,只有季闫一人坐在电脑前在单排,黑轴键盘的声音清脆悦耳。

池暮走到季闫身后,看了会儿对局,记下几个失误点,打算游戏结束后告诉季闫。

“什么??可是您当时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不能再商量商量吗……好吧,我考虑一下……”

老金挂了电话,从厕所出来。

池暮见他脸色不太好,问道:“出什么事了?”

老金尴尬地咳了一嗓子:“就是……昨天跟你们说的赞助的事情……那个赞助商旗下还有另一支战队,说是这个周末举行了一场友谊赛……”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wdjvx.dzhhyy.com

w39.dzhhyy.com  tpm2.dzhhyy.com  psv84.dzhhyy.com  xn8c4.dzhhyy.com  gjs9.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