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个时候,郑月林还没有发现这些,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还在自己跟自己纠结着,根本就没有发现,整个凌风剑宗已经暗流涌动了。

郑月林这个人,就是太过于矫情了,他总是有一些放不下的东西,总是认为自己是一宗之主,就这么投降了,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但是他却没有看到,天下大势,汹汹而来,他要是不顺着大势而走,自然就会被大势所吞没。

现在他就是这样,他因为一直在纠结这件事情,而没有想到,现在凌风剑宗里面已经有一些不稳了,他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儿。

这天郑月林正在自己的书房里坐着,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道:“郑月林,你出来!”

郑月林一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一愣,因为这个声音他知道,正是他们宗门的一位长老的声音,不过这位长老以前见到他,都是叫他宗主的,今天竟然敢直呼他的名字,这让郑月林的脸色不由得一沉。

郑月林推开房门走了出来,一看到外面的情况,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因为他发现,他们宗门里所有长老级的人物,全都到了,一个个全都冷冷的看着,这让郑月林心里有了一丝不妙的想法了。

郑月林看着那些长老,沉声道:“你们有什么事吗?”他的声音还是很平静,但是他心里不好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了,他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因为那些长老看他的眼神,都十分的不善。

一位年纪看起来不小的长老,站了出来,看着郑月林道:“宗主,我们今天聚在这里,主要就是想问一下宗主,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现在我们平场每天有超过一百位弟子战死,而我们的宗门的各种物资,就算是省得着,最多也就只能支持三个月了,这还是在外门弟子全都不发放物资的情况下,不知道宗主对这种情况有什么想法?”

郑月林看着那个长老,沉声道:“现在是困难时期,所有宗门都十分的困难,除了那些大宗门之外,怕是没有一个宗门,会不缺物资,在自由贸易区那里,我们都买不到物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困难早晚是会过去的。”

“宗主,我们不想听这样的空话,我们只想知道,我们要如何能渡过这一次的困难,总要有一个具体的办法吧?自由贸易区那里我们是买不到东西,但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东西吗?他们好像只是不把东西卖给我们吧?不知道宗主要如何的解决这种情况?”

郑月林一皱眉头,沉声道:“杜长老,你是在质问我吗?”

“不错,我就是在质问你,我想问一问宗主,你为何不同意我们凌风剑宗加入探海宗?我还想问宗主,兽潮发生这么长时间了,各宗门都已经有了应对之法了,为什么我们凌风剑宗没有,到现在我们凌风剑宗,每天都在死人,物资还在一天天的减少,这种情况要如何解决?如果宗主你连这个都解决不了的话,那你也不配当一个宗主。”

“放肆!你在跟谁说话,我是凌风剑宗的宗主,我的决定还论不到你来管。”

“如果你的决定正确,我们自然不会管,也不敢管,但是你在这样下去,我们凌风剑宗就要完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不能不管,我等身为凌风剑宗的长老,我们必须要为整个凌风剑宗着想,为凌风剑宗的道统着想,为凌风剑宗的传承着想,为凌风剑宗的弟子着想。”

“你们想要干什么?现在困难是有的,但是总是会有过去的一天,难道像你们现在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吗?”

“宗主,你不要忘了,宗门给我们的权力,只要有八层以上的长老同意,我们就可以废去你这个宗主,因为宗主无德无才,不足以担此大任,现在我们就想知道,宗主你要如何的解决我们凌风剑宗的困境,在这样下去,我们凌风剑宗就要散了,现在已经出现了弟子逃亡的现象,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但是现在却出现了,要是在这样下去,我们凌风剑宗就完了。”

一听到杜长老这么说,郑月林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看着杜长老道:“弟子逃亡?怎么回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他这话一说话,却发现杜长老他人,全都有一种厌恶的眼神看着他,杜长老更是开口道:“宗主,我看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十天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了,我们凌风剑宗现在出现过弟子逃亡的情况,当时你说你知道了,你会处理,可是现在你却好像一点也不知道的样子,敢问宗主,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凌风剑宗的事情放在心上,如你这般,你怎么配当一宗之主?”

一听杜长老这么说,郑月林就感觉自己的脑袋翁了一下,他知道这一下麻烦了,他还真的没有想到,杜长老竟然早就把这件事情告诉过他,而他却一点印象也没有,这件事情确实是他的错,要知道弟子逃亡,在任何一个宗门,可都不是小事儿,而他之前竟然因为一直纠结于自己的情绪,而把宗门的事情弃之不顾,这确实不像是一宗之主应该干的事情,也难怪这些长老今天会对他发难。

第六百二十九章 罢免宗主

郑月林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他看了杜长老他们一眼,接着开口道:“杜长老,那你们现在是什么意思?”

杜长老看着郑月林,他发现现在的郑月林好像是恢复了一些,不像前几天那样,浑浑噩噩的了,但是现在他才反应过来,是不是有点儿晚了?

杜长老沉声道:“经过我们所有长老商量之后决定,免去你宗主之位,由谭长老暂代宗主之位,启动与探海宗的谈叛,争取能早日并入到探海宗里。”

郑月林一听杜长老这么说,就感觉到全身一松,好像他的力气一下就消失了,但是好像他身上的压力也一下就消失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前所未有的轻松,接着他沉声道:“好,我同意,各位,我也希望凌风剑宗越来越好,我说的是真的。”

说完郑月林转身直接就离开了,现在他已经不是宗主了,他自然不能在进宗主那个书房了,所以他直接就离开了,像他这样被罢免的宗主,以前还真的没有出现过,所以大家都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对待他,但是相应的礼遇还是要给的,所以也不有人拦着他。

而这时从长老群中,走出了一个人,这个看起来四十多岁,圆脸,身材有些胖,整个人给人一种十分圆滑的感觉。

事实上他也真的是这样的一个人,这位就是谭长老,他是凌风剑宗里,所有长老之中,人缘儿最好的一个。

而这一次之所以要选他代理凌风剑宗的宗主,就是因为他这个人比较圆滑,他可以把事情处理的十分的圆满,而且就算是他受了气,他也不会有什么太激烈的反应。凌风剑宗的人知道,他们之前因为郑月林的关系,跟探海宗弄的比较僵,在这种情况下。要是在派一个强硬的人去跟探海宗谈叛,那弄不好会起到反效果,所以他们选了谭长老这个比较圆滑的人,这样的人去跟探海宗谈叛。可能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谭长老走到了书房的门前,转头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各位看得起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现在我们凌风剑宗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地步了。所以也容不得我推脱了,我也不就摆那些样子了,各位,我现在这里只想说两件事情,第一,郑月林前宗主,现在虽然不是宗主了,但是他依然是我们凌风剑宗的长老,请各位一定要明白,不可对他无理。这么多年来,郑长老为了宗主,也是呕心沥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请大家不要怪罪于他。”

众人一听他这么说,都点了点头,对于谭长老这样的安排,他们其实还是很高兴的,要是谭长老上来就要处理郑月林的话,那就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毕竟郑月林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也没有太大的错误。


qfw66.dzhhyy.com  mm2d.dzhhyy.com  xx7c.dzhhyy.com  n820.dzhhyy.com  1ov2.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xkvmb.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