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两个人就读过的私立高中,经过多年的变化,虽然名校率和一本率还是排的上号的,但因为根据实时策略学费必须减少,教育补贴又跟不上之后,硬件设施渐渐的就落后了。

不过当初从学校走出去的学生,功成名就之后,看着母校渐渐没落,大多都会尽所能及的赞助。

江殊也是不例外,暑假的时候以他和凌舜的名义给学校建了一座天文馆,把宿舍楼重新翻修了一遍,除此之外还捐了一笔钱,作为高考后考上本科的贫困生的资助基金。

八月底是新一度的开学典礼。

两个人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回母校看看。

多年定居在南方沿海的城市,除了过年,很少回过首都。

首都的夏天还是和以前一样热。

走在以前上学的必经之路上,桂花甜腻腻的香气混合着蝉鸣,瞬间就回到十几岁的年纪,穿着校服背着双肩书包,忐忑不安思考着今天上课老师又会讲什么新知识。\

只不过今天,两个身上穿的都是整齐的西装。

这么多年,江殊从当初那个嚣张无度的不良少年,变得斯文了不少。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有些胡茬没彻底剃干净,反倒是增添了几分中年人特有的韵味。

凌舜不一样。

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气质还是和当初念书的时候一样,干干净净的。那种青涩感哪怕到了中年,也很难消退。

穿上西装踏进校门的时候,和当初回来参加毕业典礼的少年如出一辙。

“待会儿签完捐款协议之后让你上台讲话,可别傻愣愣的说你以前天天逃课打架吸烟喝酒。”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凌舜还是跟关怀智障似的叮嘱了一句。

“我哪儿会这么傻,编也得把我的个人经历编的励志点。”

进了校门之后,江殊负责签署各类文件和验收天文馆以及宿舍楼。

凌舜因为学生年代成绩优异,又被保送过,被学校安排着和成绩好的学生单独交流。

说是传授给学弟学妹们一些学习经验。

学习经验这种事儿,很难传授。

其实就是坐在一间教室里,大家随意唠唠嗑。

“听说当初江先生去环游世界做义工,是真的吗?”

“是啊。主要是做特殊教育,有的地方特别不安定,还在打仗。他还和我说他挨过好几次槍,回来的时候有的弹片都长在皮肉里,通过手术才取出来。”

“对了凌先生,您今年多大了?”

“我?按周岁算,今年四十整。”凌舜回答道。

“哇!真的假的?”

“我爸今年也四十,看起来比凌先生年长的多!”

凌舜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真的啊。”

又闲聊了一会儿,这些学生才被老师叫回教室上课。

凌舜把教室里凌乱的桌椅摆摆好,刚没掏出手机,就听见门口传来一声咳嗽。

夏日的阳光有点刺眼,可落在面容上,整个人都显得柔和了不少,凌舜抬头,正好看见了江殊,日光散在肩头,半个身子落在阴影里。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83q.dzhhyy.com  x17f.dzhhyy.com  a9k9.dzhhyy.com  a72np.dzhhyy.com  who7.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