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长老也沉声道:“圣主,现在看起来,想要在短时间内解决掉探海宗,已经不可能了。他的意见也跟青龙长老是一样的,先守好。然后在慢慢的积累实力,到时候就可以对付他们了。”

白虎长老也点了点头道:“不错,圣主,既然不能短时间解决掉对方,那么我们就要想别的办法了,同时也要做好长远的打算。”

圣主点了点头道:“你们都这么说,看来也只能这么做了,好,那就这么办吧,传令,在狼牙山脉那里,建起狼牙防线,记住了,这条防线一定要能挡住探海宗的进攻,要是在挡不住他们的进攻,那我们就真的完了,到时候我们圣门就真的要去跟探海宗拼命了。”

青龙长老他们都齐齐的应了一声,他们都明白圣主的意思,因为他们也知道情况是什么样的,狼牙山脉那里真的是他们最后的防线了,要是让敌人过了狼牙山脉,那么就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到那个时候,他们在与探海宗对战,就更加的吃亏了,这也是为什么圣主说,到那个时候,他们就要全都跟探海宗去拼命的原因。

圣主探了口气道:“除了在狼牙山脉那里建立防线之外,还有一件事情也要抓紧,就是如何的攻破探海宗的结界,直接杀到剑灵界那里去,只要我们能攻破探海宗的结界,直接就杀到探海宗里去,那么探海宗的人,自然就会退下去了,甚至我们可以把战火,一直烧到探海宗里那里,到时候我们才能算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探海宗的事情。”

青龙长老他们都应了一声,圣主接着摆了摆手道:“好了,就这样吧,你们下去吧,对了,传令下去,从下面的弟子之中,在选出一些人,补充进各主力战队,近卫军人数,扩张到四千年,这些年,我们圣门也存在了不少的家底了,是时候拿出来用了,要是在不拿出来的话,那么我们圣门就真的危险了。”

青龙长老他们一听圣主这么说,都沉声的应了一声,他们也知道,现在圣门确实是到了十分危险了地步了,要是不能挡住探海宗,或是把探海宗给打出妖灵界的话,那他们圣门就有可能面临着灭亡的危险了。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要知道圣门现在可不只是探海宗这一个敌人,还有意门这下敌人呢,要是意门的人真的跟探海宗一起来攻击他们,那他们的麻烦就大了。

虽然说他们与意门之间,有那个停战的协议,但是那东西,就是一张纸,双方虽然都会有一定的默契,十几年之内不会发生什么大战,但是那只是一种默契,或是一种不成文的约定,那东西的约束力可是十分有限的,就连写在纸上的约定,他们都不会尊守,就更不要说这种不成文的约定了,他们更加的不会尊守了,只要让意门的人看到了好机会,他们一定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到现在为止,圣门的人,也没有想过要与意门的人合作,事实上他们要合作,也是十分困难的,他们是属于那种理念的不同,有的时候,理念不同,比种族不同,更加的可怕,理念是一种思想上的不同,而种族不同,只是种族,如果两个智慧种族,他们的理念是一样的,那是可以成为朋友的,但是理念不同的两个同族人,却很难成为朋友。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圣门的人感觉到了危险,他们感觉到,事情已经在往对他们不利的方向发展了,所以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做准备了,老本也开始拿出来了。

圣主还是一个很有决断的人,圣门也确实是积累了不少的好东西,这些东西,他们就算是与意门大战的时候,都没有拿出来过,因为圣主十分的清楚,他们就算是把这些东西拿出来,也不可能消灭意门,但是现在他却拿了出来,因为他知道,现在要是不拿出来,那以后在拿出来,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青龙长老他们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并没有反对圣主的话,跟圣主商量好了之后,他们就离开了,随后就开始动手,选人加入到主力战队,同时鼓励育,普通战队,也开始加强训练了,最主要的是,狼牙山脉防线,也正式的开始建立了。

他们现在建的狼牙山脉防线,与鸡心岭防线那里是完全不同的,鸡心岭防线那里,就像是长城一样,是一条完整的防线,而狼牙山脉防线这里,他们是打算,以那些分堂为主,建立起一个防线,这就相当于是,一个以一些城市为点,建起来的防线,这些分堂之间相互联系,但是他们中间会有一些空白区域,只不过这些空白区域里,也是有人看守的,但是不会像鸡心岭防线那里那样,没有一点的空白区域,是连在一起的。

而圣门这样的动作,自然也不可能瞒得过赵海,赵海也很快就发现了,他发现,那些圣门的一些小分堂,都已经撤走了,就算是没有撤走的,留下来的弟子也十分的少,到是来了不少的人族奴隶,这些人族奴隶就在鸡心岭防线背面这片区域里耕种,而圣门的弟子,却是十分的少,圣门的大军更是不见了。

为了了解圣门的动作,赵海特意的派出了一些,以前投降了探海宗的圣门弟子,让他们去侦察一下,看看情况怎么样。

那些投降了探海宗的圣门弟子,现在已经不想在回到圣门去了,因为探海宗对他们真的很好,把他们当成普通的人族弟子一样的看待,他们的实力在加入了探海宗之后,都得到了提升,现在就算是让他们回圣门他们都不会回去。

赵海十分的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妖修他也是修士,不管是人族修士还是妖修,他都是修士,只要是修士,就没有不想走的更远的,就没有不想追求长生大道的,那些圣门的弟子,在探海宗这里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他们走的更远的希望,他们自然不想在回去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赵海对于这些人还是十分放心的,而那些人也没有让他失望,那些人潜入到了鸡心岭防线以北的地方,很快不打听到了消息,然后回到了鸡心岭防线这里。

赵海一听说他们回来了,马上就把他们叫到了自己的书房里,随后看着他们开口道:“侦察的怎么样?都说说吧。”

领头的是一个狐族人,他叫胡静风,他冲着赵海一抱拳道:“宗主,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圣门的人,应该在短时间内不会在进攻我们了,他们在狼牙山脉那里,又建起了一道防线,同时,把鸡心岭以北,狼牙山脉以前的一片区域里的圣门分堂里的人,大部分全都调走了,只剩下了很少的一部分人,然后留了大批的人族奴隶,就是为了在那里耕种,为圣门提供物资。”

赵海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这么说,圣门的人是想固守了,跟我们长期的对峙了?”

胡静风沉声道:“是,看样子是这样的,宗主,狼牙山脉那里,与鸡心岭不同,鸡心岭的海拔并不是很高,而且地势相对来说,也要平缓一些,但是狼牙山脉那里却不一样,狼牙山脉那里,海拔很高,最高峰狼牙峰,海拔超过六千米,地势十分的险峻,在加上那里的主要山头,全都有圣门的分堂,那些分堂,还都是圣门的一些主要分堂,所以他们要是真的在那里建起防线来,只会更加的麻烦。”(未完待续,!

第七百七十一章 真正的狼牙山脉

赵海点了点头,他对于狼牙山脉还是有一些了解的,这狼牙山脉的地形他十分的清楚,他之前用流银针在妖灵界这里侦察可不是随便侦察的,最起码这里了地形,他们还是知道的十分清楚的。

不过他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赵海沉声道:“狼牙山脉那里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那里只要没有禁空法阵,那对付起来,其实还是很容易的。”

胡静风一听赵海这么说,马上就明白了赵海的意思,他马上道:“宗主,绝对不可掉以轻心啊,狼牙山脉那里,远不是那么简单的,那里不只是海拔高,在狼牙山脉顶上,还有一种罡风,这种罡风十分的霸道,几乎没有人能挡得住这种罡风,就算是有,也是太上长老级的高手,普通的法器的修士,要是遇到了这种罡风,只有一死的份,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狼牙山脉的顶上,几乎是禁区,所有生物的禁区,只有狼牙山脉的几个山谷,才能安全的通过,其它的地方都不可以。”

一听胡静风这么说,赵海到是一愣,这个消息他还真的不知道,他有些不解的对胡静风道:“有罡风?怎么回事儿,仔细的说说?”

胡静风点了点头道:“是,宗主,这狼牙山脉,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狼牙山脉的虽然被称为是一个山脉,其实他却是像一棵大树一样的,主山脉就是树的主干,在这主山脉的旁边,还有无数的小山脉,这些小山脉合起来,组成了整个狼牙山脉,而狼牙山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在狼牙山脉最高峰在往上五十米左右,就是一片罡风区,那罡风一年四季就没有停的时候,而且十分的霸道,无形无影,但是却可以听到声音。如刀划破空气一样的声音,任何的法器,还有实力不够的修士,只要碰到了这罡风,都会被瞬间划个粉碎,就像被人乱刀给砍开一样。”

说到这里胡静风停了一下,接着开口道:“当初圣门的人,也是牺牲了很多人,才了解到的这个特点。那罡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只知道以前是没有的,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了,而且还这么的霸道,后来圣门发出了这一点之后,就在狼牙山脉的主峰那里和其它的山峰那里,都建立了分堂,把那里当成了圣主最重要的一处地方看守了起来。而他们这些分堂建立的地点,就是在狼牙山的几处可以安全通过的山谷旁边。所以想要安全的通过狼牙山脉,除了走那几条山谷之外,就只能从山上挖洞过去了,但是这狼牙山这里,石头十分的坚硬,而且术法对那些石头没有用。所以想挖洞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我们想要从狼牙山那里安全通过的话,只能从那几条山谷过去,这样一来。我们就必须要打下圣门的那些分堂才行。”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ocks.dzhhyy.com  irdly.dzhhyy.com  tr7.dzhhyy.com  kflq.dzhhyy.com  j583.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