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画?看得这么入神?”

听到谢安澜的声音,欢颜抬起头来看他,嘴角带着浅笑,“你的画像。”

谢安澜走过去看了一眼,“这个不就是挂在我原来的房间的吗?你怎么把它给拿过来了?”

“我是好奇,奕世子为何会这么自恋,竟然把自己的画像挂在房间里,日日观赏。”

其实她心里清楚,谢安澜并非是一个自恋之人,他之所以将这幅画挂在自己房间里,无非就是因为这幅画是自己亲手画的。

以前她不晓得,不过现在却想明白了。以及,当初他为什么那么执着地问自己,究竟他和齐云舒还有裴风胥谁长得最好看,她如今也都明白了。

不过还有一点是欢颜不知道的,谢安澜之所以将这幅画挂在自己房间里,并不仅仅是因为这幅画是她亲手画的,更是因为那上头她的题字。

“还能是因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这画是你亲手画的。”

欢颜闻言一笑,“说起来,当年似乎也有人送了我一幅,他亲手画的我的画像,不过被你给毁掉的。”

当时还没想到,如今再回过头来一想,他八成是故意的。

“你这语气听起来好像很遗憾。”

“是有些遗憾,毕竟是第一次有人送他亲手画的我的画像给我。”

“你想要,我给你画就是了,画多少都行。”

这家伙……欢颜含笑摇头,“这时候的我,已经不是那时候的我了,画出来也不一样。”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眼见着,谢安澜说完这话就跑了出去,欢颜忙问道:“你去哪儿?”

然而却并未听到谢安澜的回答。

欢颜失笑摇头,将手中的画像收好,缓缓坐了下来。以前的很多事情,如今再回忆起来,欢颜才知道,原来有些事情是早有苗头的,只是那个时候的自己也不知是把心思全放在了别的事情上,还是真的是迟钝,竟然一点儿都没察觉。

未几,谢安澜回来,手里拿着几卷画轴,走到书桌前一一摊开,并且唤欢颜道:“你过来看看。”

欢颜过去一看,却原来那几幅画上画的都是自己,有的穿着夏衫,有的穿着冬服,不过显然都是在衡华苑的时候。

“画得挺好的。”欢颜点头道。

“就这么一句?”

欢颜闻言失笑,“要不然你还想让我说什么呢?”

“安澜,我看我们的书架挺乱的,你有空的时候,整理一下吧。”我都已经提示你了,谢安澜你要是自己懒得动手,看不到我想让你看的东西,到时候你可别怪我。

谢安澜此时哪里顾得上书架的事儿,自己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为何欢颜还是不懂?

此时的谢安澜哪里会知道欢颜这是懂也装不懂。

奕世子平安归来,有关于欢颜的那些议论自然而然地也就消失了。

谢安澜还要进宫跟皇上复命,一连几天都日日进宫,到了很晚才回来,自然没有功夫去整理书架。

“我这几天大约都是没空的,整理的书架的事儿可能得等等了。”

琼儿在一旁听了,忙道:“整理书架的事儿,还是奴婢来吧。”琼儿不知欢颜的意图,心想着整理书架本就是下人的事情,哪里能让世子亲自动手。


od286.dzhhyy.com  3eo.dzhhyy.com  taygu.dzhhyy.com  h3k.dzhhyy.com  wwoka.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fhld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