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额图对此乐见其成,他巴不得太子不喜欢太子妃,不看重瓜尔佳氏呢,要不是害怕康熙有什么想法,他立马能从赫舍里家挑出一个各方面都符合胤礽审美的女孩子送到毓庆宫。他甚至琢磨着,日后胤礽登基,这个太子妃完全就可以找个借口废了,或者让她做个有名无实的皇后,赫舍里家的女孩可以进宫,做个皇贵妃嘛,最好下下代的皇帝还有赫舍里家的血脉,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但是索额图的所有打算,在康熙宣布班师回朝的时候,算是彻底破产了。索额图很是惶恐,他那些小动作是瞒不过康熙的,他必须要自救,而能够救他的只有太子。

索额图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跑到了毓庆宫,避重就轻地表示陕西那边因为风暴的缘故,所以粮草延迟了几天到达,他担心康熙那边产生什么误会。

胤礽对索额图这个叔外祖,一向是极为尊敬,极为信赖的,索额图这么说,他起码信了七分。毕竟要是这位真是故意的,粮草就不是延迟,而是根本就不会到了。胤礽高估了索额图的本事,索额图要不是他这个出身,光凭着他自己的才干,根本走不到他这个位置。好谋无断,色厉胆薄,其实也可以来形容他,他这人很多时候,缺少那种决断能力,也没什么赌博精神,是典型的保守派,这也是他为什么从平定三藩开始,就总是跟康熙唱反调的缘故,他是真没有多少冒险精神。不明白什么叫做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既然索额图说他不是故意的,那么胤礽直接表示,他会在康熙那里帮他解释的,胤礽这么一说,索额图心里就放下了一半的心,他还是相信康熙对胤礽的感情的,然后又开始琢磨起来如何帮着胤礽打击异己了。

胤礽其实自身素质还算是可以,悲哀的是,索额图这些人全是一帮猪队友,胤礽从小被康熙宠大的,就像是后世那些被父母宠爱的孩子一样,他们其实不太能够体谅父母的心思,某些时候,比较自我。

这也导致了胤礽跑去迎驾的时候,表现得不够担心康熙,又被康熙记了一笔。

当然,康熙面上是什么也没说的,他照旧慈爱地跟胤礽拉着家常,胤礽也没感觉到康熙情绪上头有什么变化,还在那里帮着索额图解释,然后,康熙慈爱的外表下,内心深处已经开始熊熊燃烧了,你老子我鬼门关上走了一趟,你不知道多关心一下,居然去关心索额图那个差点想要将我饿死在草原上的乱臣贼子?你到底是我儿子,还是他儿子?

当然,以康熙的城府,他是不会做出这么暴躁的反问的,他很是慢条斯理,几乎是云淡风轻地表示,他会去调查情况,具体怎么回事,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康熙憋了一肚子的气,但是,他没有别的办法,谁让这是他心爱的儿子呢,哪怕伤了自己的心,但是还是可以原谅的。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内心深处,曾经纯粹到几乎不讲道理的慈爱与袒护,终究是有了变化的。

胤禛这些日子一直像个透明人一样,之前的事情,虽说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出了个大风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胤禛这般,要是太显摆了,回头真要被人套麻袋甚至敲闷棍怎么办!

但是,他却是敏锐地发现,康熙对太子的态度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最重要的是,他开始怀疑太子。

如果说在这之前,胤禛最大的理想也不过就是如同那几个旗主一样,混个铁帽子王,让自己这一脉平平安安地传承下去的话,如今他忽然发现,太子地位出现了不稳当的趋势,那么,为什么他不能更进一步呢?

做皇子的,一般不可能没有野心,但是正常情况下,是外面的情况不允许你有野心,当情况允许的时候,大家的野心自然也如同关在笼子里头的猛虎一样被放出来了。

像是现在,胤禛就是想到,是啊,都是一个爹生的,凭什么他可以,而我不行呢?太子就真的比我强到哪里去了吗?

当然,虽说生出了野心,但是胤禛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对待胤礽依旧如同从前一般尊敬,胤禛觉得,自己要学的地方还多着呢,他得好好揣摩康熙的想法,因为他发现,什么名分都是假的,唯有康熙的想法和做法,才是真的。

从行宫回京的路上非常顺利,并没有发生什么其他事情,这一次的亲征,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失败的,但是呢,康熙已经不想要在噶尔丹身上浪费时间了,他已经看到了另外一条路。因此,康熙回朝之后,对于功臣大加封赏,至于之前出现的那些不和谐的事情,他是只字不提,就像是从来没发生过一般。

一些人因此松了一口气,而另外一些人却知道,这个时候不提,等到回头再翻出来的时候,可就不是罚酒三杯能够解决的了,何况,这件事本来就非常严重,严重到可以算到弑君篡位上头去。

几个跟随出征的皇子都没有受到什么封赏,大家待在自个府里,一个个安静如鸡。

胤禛也是如此,他看过了大格格之后,就住进了正院,陪着舒云看书,绘图,坐得累了,就去专门开辟的菜田里头干点农活。舒云从那些商人那里弄到了一些来自西洋的种子,其中居然还有西红柿,她直接叫人育苗,然后在菜地里头移栽了不少,又搭建了架子,种上了一些瓜果。胤禛他们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秋天了,那些瓜果蔬菜大多数都收获了,舒云干脆该种了一些青菜白菜还有油菜之类的。

说是他们夫妻两个亲自耕种,实际上呢,他们也就是在屋子里面待得烦了,出来拿个瓢浇点水,至于其他的,那都是那些太监还有粗使的丫头在做。

胤禛闲着没事,还画了几幅田园图,做了几首田园诗,看上去简直像是提前进入了老年退休生活。

胤禛在等待,等着康熙将毛纺的事情宣布出来,他刚回来的时候,康熙就叫人到府里带走了图纸,还有接管了舒云用来安置那些纺织机器的庄子,当然,康熙顺手又将另外几个占地更大,位置更好的皇庄赏给了舒云,没错,赏给了舒云,不是给胤禛的。

胤禛还安慰舒云:“汗阿玛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回头,定然还会有别的补偿的!”

舒云斜了胤禛一眼:“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眼皮子浅的人吗?既然这个的确利国利民,那么自然是该献给汗阿玛的,至于补偿什么的,我其实不缺钱!”

胤禛听着,不由笑了起来。他是真的觉得舒云很好,原本大家都觉得,康熙偏爱太子,所以给太子选的太子妃几乎是尽善尽美,但是,胤禛见过那位瓜尔佳氏,然后,他就意识到,这样尽善尽美的贵女,可以做太子妃,甚至可以直接做一个合格的皇后,但是,她是真的不适合做一个有血有肉的妻子。

舒云很多时候显得有些不通世故,她对于他这个丈夫并没有多少敬畏之心,反而将他放在了一个平等的地位上。不过,大家对此都能够理解,舒云在自个的领域,能够吊打天下男子,她的才学,能够改变这个天下,那么,她恃才傲物一些又有什么呢?总比那些自恃自己的美貌还有无病呻吟的才学,就眼高于顶的女人强。

男人很多时候也是非常实际的,一个能帮得上他的妻子,自然要比完全依附他,崇拜他的菟丝子来得重要。胤禛这样的出身,见过的美人多了,大多数美人就是空有一副美丽的皮囊,内里却是空虚的,那么,她们能吸引得了人一时,却不会一直吸引下去,这也就是所谓的以色事人者,色衰则爱弛。

舒云呢,有本事,性格上头有些小缺陷,她固然不善于什么内宅交际,但是,对于一个皇子来说,内宅交际真的很重要吗?他又不是下面那些官员,需要搞什么夫人外交。对于胤禛和舒云来说,地位对等的,不会因为内宅的事情撕破脸,而地位不对等的,只有巴结舒云的份。至于宫里头的事情,舒云既然表现出了足够的价值,就算是有些事情上头不那么妥当,康熙也会帮忙兜着。而事实上,内宅交际中的人情往来,根本就可以按照旧例走,又有经验丰富的嬷嬷帮忙,所以,根本不会出什么明显的差错。而舒云呢,之前教导胤禟的事情,也让她在下面那些小阿哥那里树立了威信,那么,其他的事情,其实也就无关紧要了。

而管家理事什么的,舒云直接搞出了一整套严密的规矩,按照这个规矩走,只要不傻,谁都能将事情管得妥妥当当。既然如此,这个妻子那真是没什么值得挑剔的地方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phb52.dzhhyy.com  7d1e.dzhhyy.com  ljqq.dzhhyy.com  uxh1.dzhhyy.com  4og.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